武警名医 武警名医 第03章 踏上新途

程栋·符 收藏 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size][/URL] “这个可以搬到车厢里,对,要放在中间,别占了同学的座位。” “先放行李,人先下来,装好行李人再上去。喂,喂……你们挤什么,人人都有位置。” “这个这么大,放到车尾箱里,别挤,慢慢来……” “老师,我这个木箱子放不进去!” “天啊,你当学校是你家了啊,弄个这么大的箱子做什么……” “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0/


“这个可以搬到车厢里,对,要放在中间,别占了同学的座位。”

“先放行李,人先下来,装好行李人再上去。喂,喂……你们挤什么,人人都有位置。”

“这个这么大,放到车尾箱里,别挤,慢慢来……”

“老师,我这个木箱子放不进去!”

“天啊,你当学校是你家了啊,弄个这么大的箱子做什么……”

“装衣服吖。”

“那你旁边的几个箱子又是干什么的?”

“装衣服吖。”

“……”

礼拜天,本应寂静的校园里,却人山人海,围着几排大巴车,喧哗,吵闹,一点也不下于菜市场。

医学院与护理学院一年一度的实习日到了,实习生去哪个医院全由学校安排,全部都有专车接送去医院,由于同时去实习的学生太多,虽然学校安排的车辆单装人是措措有余,但每个人像搬家似的都带着不少行李,有的人把在学校的全部家当都打包起来,几个大包一并丢在车上,至少占了一个人的位置,原有50个位置的大巴里,稀稀落落空着被烈日普照到的几个位置,看着拥挤的学生们,那些维护秩序的老师在旁指挥着,不停的喊道。

“哇,好多人。”

作为一年级生的李雪君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手上甩着个小包,她夸张的叫了起来。

“宝贝,我都说了,我们还是自己坐车去吧,几百公里而已,反正也不是很远。”符飞身上背着一个大包,左手提着两个行李包,右手拉着个超大号的密码箱,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他哭丧着脸向身旁的刘佳欣道。

刘佳欣脸色也不是很好,对符飞这话深有同感,以前她是见过前几届的学长去实习的场景,看似人不少,但最后都高高兴兴地坐车走了,以为不会很拥挤,可现在作为当事人的她,看到这样的场景,粉脸不由得煞白了,心里也暗暗后悔了。

符飞在选择实习医院的时候,出于某些原因,他选择去南海武警总医院实习,然后很庄重的告诉两女他的选择,并要求刘佳欣也一并去那实习,两人在一起好有个照应。(作者:此人龌龊的想法,谁不知道,找借口也没用……符飞:……)南海武警总医院毕竟也是个三甲医院,在南海省口碑很不错的,不过听说里面全是一些当兵的,刘佳欣欣然同意,却因南海武警总医院在南海大学要的实习生名额有限,她们班级没南海武警总医院的名额,她本人在校几年行事都非常低调,没像别人那样给老师、领导送礼来达到自己想去的好医院,最后她选择了南海武警总医院同市的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

选了就选了,没必要找校长那老鬼改了,见到老鬼就没什么好事,符飞心有些不甘,但还是接受了这样的事实,连忙上网打开南海市的地图,地图上两个医院一南一北。符飞飞快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尺,小心量了两个医院的距离,然后根据地图给出的地图与现实的比例,得出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离南海武警总医院大约是50公里,他很不爽的骂到,哪些无聊人士没事做,把南海市建得这么大做什么,他妈的,这么远,坐公交车至少要一个钟头以上,那个钟头怎么过呀,难解对宝贝的相思……

符飞提议刘佳欣不要坐学校的专车了,两人坐火车去,刘佳欣以为有学校安排了,自己就不用自己去买票那样麻烦了,而且两人的家境也不怎么好,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但现在,就知道后悔都来不及了,没定火车票啊。

“是啊,这么挤,不如你们打的去好了,反正飞哥哥什么都没有,就是嫌钱多没地方花。”李雪君担心自己的飞哥哥也和那些学长一样,为了一个座位大打出手,闹出人命可不是好事,她很好心的提议两人打的去……

李雪君边说边在心里默默计算着,打的从学校到南海市应该要花几百块钱吧,够符飞心痛的了。

“小雪聪明,飞哥哥奖励你,过来亲亲。”符飞露出无赖色狼模样,慢慢向李雪君靠过去。

“不要……”李雪君连忙躲倒刘佳欣的后面,现在这么多人,两个校花同时出现,早引起一些狼们的注意了,光看那些频频投射过来的眼光,就知道他们三人现在多受关注了,要是这时被符飞亲到了,李雪君想都不想后果会怎么样,她都先羞死人了。

“你们两个别闹了,阿飞,打的很贵的,不如我们去汽车站看看吧。”刘佳欣慵懒的捋了捋她披肩的头发,眼神稍带责怪的看着两人。

刘佳欣却不知道她很自然的动作引来无数赞叹,随便一个动作都那么风情万千,至使看到她那个动作的男人都唾涎三尺,爱不释目……

符飞在很快从失神中醒过来,唉,大宝贝越来越有魅力了,就连他这个天天看,甚至已抚遍全身的男朋友加老公,也有那么一秒钟的失神。

殊不知这个也就是他所造成了,昨晚,以要暂时分开了,不知何年何月才可以见面为理由,符飞溜进刘佳欣的房间求欢,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刘佳欣半推半拒下,经符飞魔手挑逗,一时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云雨之情,呻吟之音布满整个闺房。符飞不知是不是因修了那功夫,还是天生就是耐力超强,直把刘佳欣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直至刘佳欣最后半晕迷求饶了他才停止。也以至今早刘佳欣都觉得双腿发软,走路毫无着力之处,正因如此,符飞这个罪魁祸首就挂着大包小包出现在学校了,而刘佳欣则是两手空空,没力提嘛!

当然不能再做学校的专车了,看别人看刘佳欣的露出色狼样,符飞大为吃醋,这么漂亮的老婆,只能自己享用了,看那些色狼,如果有可能,早就扑过来了,如果刘佳欣再上那车,还得了,人这么挤,他们不借机揩油才怪,符飞望向那些人的眼神怪怪的,不能怪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商讨再三,符飞曰为刘佳欣好,就这么决定了,打的不就是多几个钱嘛,反正他就是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没地方花,打地又快又舒服,路途上还可以享受两人世界呢。

和班主任打了个招呼,说他们自己坐车走,然后招来一辆的士,司机是一位中年大叔,问小伙子,准备去哪,符飞说了南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问要多少钱?司机大叔伸出一个四个手指,符飞大叫宰人啊,钱财乃身外物,虽然他不在意这些钱,但他可不想花得不明不白。

经过符飞大喷涎沫半小时,司机大叔就要被三人的口水淹死前,忍痛割爱伸出了三个手指,心里大呼,倒霉,几百公里啊,还不知道三个手指够不够油钱呢,要不是看在两个漂亮MM面子上,我才不拉你这吝啬鬼呢,想当年大叔我多风光,在南海市开车哪个客人不是大手大手的把整百整百的甩下来,说句不用找了,人家多大方,你这小吝啬鬼怎么还会有两个这么漂亮的MM跟着呢,奇怪,难道现在的PPMM不爱象我这样的帅哥了,专爱庸俗的吝啬鬼。唉,当年我也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帅哥啊,现在……司机大叔对着的士的镜子,摸着下颌稀稀渣渣的短须,自言自语的。

分别总有一些伤感,符飞把李雪君拉进的士里,亲了一顿,才恋恋不舍的告别了红潮未褪的李雪君,车开始缓缓的行去,默然回首,只见滴着泪痕的李雪君在挥手。“你要回来看我哦……”

从车的倒后镜司机大叔看完了整个过程,看得司机大叔感慨万千,想当年我追我老婆的时候,在没人的时候也不过那么牵几下手,唉,世风话下,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也不顾他这个司机还车前呢,直看得司机大叔摇着有点秃的头,好象年轻了十岁,回到了当年那初恋的时光……

“宝贝,你干吗呢,不过是暂时分开而已……”见着刘佳欣也红着眼,符飞温柔的把她揽入怀里,轻轻的为她擦拭着通红的眼睛。

不管司机大叔异样的眼神,刘佳欣虚弱的倒进了符飞的怀里,有点咽噎的说道:“人家舍不得小雪嘛。”

“傻瓜,以后想见她的时候可以回来嘛,又不是很远。”符飞轻轻的捏着刘佳欣琼瑶玉鼻,小心的呵护着。

“嗯,到时候你要陪我哦。”刘佳欣在符飞怀里不安分的摇动着,浑是撒娇的劲儿。

“当然是随传随到,你们都是我的宝贝嘛。”符飞已完全陷入了温柔乡里,手开始有点不安分了,他从一个司机大叔看不到的角度,深入刘佳欣的衣里……

“你说的哦,可不要反悔。”刘佳欣拍掉身上那只不安分的手,高兴的亲了符飞一下,哪还有刚才那善感的样子。

“呃……”符飞好象有点被刘佳欣算计了的感觉,看刘佳欣现在高兴的样子,有点奸计得逞的味道,没有责怪她,无论如何,宝贝高兴就好,符飞一生中就三句格言,其中之一就是:美女是要供起来细心呵护的。他可见不得美女哭鼻子的样子,那样他会很心痛。

“嚓……”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的士急停了下来,惯性的作用,没有系安全带的符飞与刘佳欣同时向前倾去,符飞眼明手快的扶助刘佳欣,自己撞上了前排的坐垫,好在都没事。

“干什么了。”符飞还以为是撞上了什么,往外一看,车正处在国道上,四周连只鸟都没有。

“没,没事,不小心踩上了刹车,你们都没事吧。”司机大叔慌乱的回过头,撞伤了顾客可是一大罪过啊,阿米豆腐,保佑两人都没事。

“宝贝,撞到了没?”符飞见刘佳欣肯定的摇头后,回头对司机大叔伸出了三个手指,道,“大叔,小心开车啊,我们可花了三百块的。”

“下次肯定不会了。”

司机大叔摆着笑脸赶紧道歉着,心里却无辜的想着: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还不是你害的,想当年大叔我也是风流倜傥,号称波澜街第一情圣,都没把过这么正点的MM,你这个吝啬鬼竟然能一箭双雕,刚上车就和一位可爱的小美女又亲又捏的,现在又和这个娇艳的大美女……不知道车里都有倒后镜吗,我,我不心跳加速才怪……哼,要不是看在两个美女的份上,那少少的三百块我还不放在眼里呢。

符飞极为不爽,没事你刹车做什么,肯定有鬼,想着想着,司机大叔脑子所想的东西竟然一股劲往符飞脑子传来。符飞吓了一跳,刚才是怎么回事,我能看穿别人的思想?邪门了,秘籍上没说学了武功就可以看穿别人的思想啊。

如此恐怖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再试试,看不是幻觉,咦?怎么都没有呀,满脑子就是自己的色情思想,别的根本没有,刚才肯定是幻觉了,符飞暗暗的想到,可总觉得不对劲,要是自己真的能看透别人的思想,哇,肯定是发达了,赶紧运功,试着再冥想,还是没有,再来,符飞使出吃奶的力气,把10多年修来的功力发挥到了极点,整张脸都涨得通红了,还是没效……唉,肯定是幻觉了,符飞泄气的想到,练这个功夫挺多能强身健体罢了,怎么可能会看透别人的思想。

“阿飞,你没事吧。”一直在注意着符飞的刘佳欣看着脸色变化莫测的符飞,一会红,一会绿的,她担心刚才是不是撞伤了符飞。

“没事,没事,你也知道你老公的身体是多么棒,刚才运功过量了。”看着宝贝担心的样子,符飞赶忙笑着打哈哈道。

“你没事运功做什么?”说着,刘佳欣看了眼司机大叔,怕他听到什么练功了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哈~哈!我只是试下看看功力怎么样了而已,没事,别担心。”符飞尴尬的挠着头,他可不能说他有可能透视别人的思想吧,说出来,不把他的宝贝吓坏才怪,见自己这个解释实在不怎么过关,于是他开始转移刘佳欣的注意力道,“你昨晚肯定很累了,到南海市还早呢,不如你休息下哟。”

“都是你害的。”听得刘佳欣脸一红,玉耦般得小臂伸到符飞的大上,大力一扭,直把个符飞拧得裂嘴撕耳,直呼宝贝饶命。其实这些小打小闹对练了武功之后,身体抵抗力超强的符飞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不过为了宝贝,轻碰下他都会大叫三分钟,嘿嘿,抓住宝贝的心理,这可让他无所不厉……

“知道了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感不感这样对我。”

刘佳欣似乎还不解气,一切还不是这个好色的家伙害的,小臂又要伸过去,在符飞的手臂上狠狠的拧了一把。

“嗯……啊!”一声闷哼声未完,又一声尖叫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