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7月30日一期报道】题:如何杜绝受贿(记者格奥尔基·佐托夫)

原文提要芬兰认为,不应提高部长们的工资,而应禁止送礼,推行电子政务和网络投诉,那么,20年后贿赂者必将绝迹……

“拿钱后也许扫雪都不要我”

我刚超速10公里,就被警察拦住。出示证件,下车,酒精测试,在完成例行的一套程序后,他不无同情地说,我必须跟他走一趟。我立即小声地说:“1000欧元。就现在,然后我们各奔东西。”他脸色变了,吃惊地问:“1000欧元?”“对,没人知道,这相当于您一半的工资,不是吗?”

接下来的对话是在警察局进行的。由于我是外国人,没好意思给我戴手铐,但笔录少不了。幸亏上级及时打来电话,解释这是《论据与事实》周报与芬兰警方联合进行的一个试验。那位警察向我道歉,送我到门口时他问:“您真的以为我会收钱吗?我可不是白痴,拿自己的工作冒险。拿钱后我可能就要去大街上扫雪了,也许连扫雪都不要我……”

连着一个星期,我在芬兰数个城市做着俄罗斯每天司空见惯的事:向交警行贿。试验都以我的失败告终:所有警察都拒绝受贿。2007年权威的非政府国际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公布的世界上腐败最少的国家调查显示:芬兰名列第一,该国几乎没有贿赂。俄罗斯排第143位,居印度尼西亚和安哥拉之间。

“投诉和举报轻而易举"

然而,芬兰上世纪70年代时情况还远非这样喜人:地铁建设过程中曾有官员“吃回扣”,警察局“要人”接受商人贿赂……

芬兰人何以能根除我们俄罗斯多年不治的“痼疾”?

警官帕西·肯帕伊宁告诉我:“我进入警察局上班时,已没有任何贿赂发生。负责内部安全的部门会认真审查报考警校的学生,我们只需要诚实的人。如果曾因超速、耍流氓或醉酒而被拘留,警校就会拒收。您想想,如果这个人曾违法过,又如何保证他不会受贿呢?这一政策已收到成效:现在94%的人信任警察,20年前只有不到一半的人信任我们的工作……”

他认为,另一种办法也确保贿赂无处藏身,即投诉和举报轻而易举。不用出家门,更用不着为见大领导而排几小时的队。只需发个电子邮件,描述一下事情经过,就可轻松完成投诉。如果情况严重,贿赂或索贿一般被认为属严重情况,警察就会被停职,接受调查。俄罗斯有许多人认为,只有用酷刑才能阻止受贿,但芬兰对腐败的惩处相当温和。平均会判两年监禁,外加一大笔罚款。但后果会非常严重。比如,受贿者会被开除公职,从此不能在国家机关中工作,继续就业将非常困难。在芬兰,因腐败被开除的官员往往很难找到好工作,这与俄罗斯不同。肯帕伊宁说:“雇主也不是傻瓜,出卖是很危险的一种行为:怎么能信任那种为钱而把你出卖给竞争对手的人呢?”

受贿的人因此越来越少。就算只收取一次贿赂,但如果被抓住,不良记录将终身跟随。你会不由地寻思:以身试法是否值得?

“税务部门跟踪记录官员收入”

芬兰公民养老金所的顾问彼得里·扬季对我说:“芬兰官员被禁止接受贵重礼品。因为这可能是一种变相贿赂。法律禁止收取任何礼物,其中包括高级餐厅的宴请。咖啡和三明治可以,再多就不允许了。比如,商人请自家官员打高尔夫,官员必须自己付费,否则可能被视为贿赂。”

“有没有这种情况,比如,官员盖了栋豪宅,然后说这用的不是我的钱,是母亲的积蓄或妻子赚的钱?”扬季的回答是:“不可能。芬兰税务部门跟踪记录官员家庭的收入和财产状况,所有人的大宗开支都是明摆着的。部长妻子建豪宅?值得怀疑,那就得原原本本地向政府交代,这么多钱从何而来,并要出示相关证明。如果官员日子过得明显与收入不符,这是受贿的首个迹象。”

相信“高薪未必养廉”

芬兰官员和警察算不上高薪一族,平均每月2500欧元收入。赫尔辛基消费水平很高,有轨电车票2欧元一张,餐馆随便吃顿饭大约50欧元,租房子要800欧元。但芬兰人不打算提高“人民公仆”的工资,因为他们相信:高薪未必养廉。

扬季说:“如果人已经腐败了,给他多发工资也无济于事。就算工资涨到100万,他也不会拒绝受贿,因为已经习惯了。我相信,只有国家机关完全透明,才能根除社会的腐败。每个公民都有机会检验官员的工作,不合格的就应开除。官僚制度过多只会增加收受贿赂的机会。推行电子政务,通过网络办公,这样就无法偷偷暗示完成托付有‘好处费’了。”

在芬兰,人们常说:俄罗斯人已习惯行贿,而芬兰人从不行贿。但前不久在南美,我发现情况并非完全如此。

当警察在关卡拦下我们的车时,和我同车的一名芬兰工程师立即塞给他5美元,我们马上被放行了。工程师解释说:“不想耽误时间,他会找理由勒索我,给他好了。二可见,关键不在人,而在于人所置身的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