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老婆拒毛泽东特赦 称蒋介石是真汉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汪精卫与陈璧君


提到汪伪政权,人们就会想起汪精卫。在汪精卫的政治生涯中,他的妻子陈璧君也曾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中共建政初期,宋庆龄与何香凝曾找到毛泽东、周恩来替陈璧君说情。毛泽东应允只要陈璧君写个认罪声明,就将她释放。但陈璧君却拒绝了宋庆龄与何香凝的好意。


与汪精卫一见钟情


陈璧君1891年生于马来西亚槟城一个华侨富商家庭。她15岁时在当地华侨小学毕业,随后进入当地的璧如女校读书。这年,孙中山由日本来到马来西亚槟城,在槟城建立了同盟会分会。


陈璧君积极参加同盟会的活动,成为最年轻的会员。陈璧君的父亲陈耕基是当地有名的富商,他的妻子、陈璧君的母亲卫月朗后来也加入了同盟会。


还在读书时,陈璧君就经常在报上看到叫“精卫”的人写的文章,陈璧君非常佩服作者的洞察力,陈璧君萌生了想见一见他的念头。汪精卫当时正准备寻找机会行刺清政要员,就邀陈璧君加入,她非常高兴。但因保密工作没做好,行刺活动以失败告终,汪精卫被清兵抓走。汪精卫被捕后,关在北京北郊的监狱里。陈璧君四处奔波,设法营救。1911年10月汪精卫释放出狱,汪陈两人1912年初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陈璧君是一个参政欲、权力欲很强的女人,连蒋介石都怕她三分。嫁给汪精卫后,积极为汪精卫出谋划策。


抗日战争爆发后,汪精卫一直想派人与日本人先行接触,求其支持,必要时与蒋介石决裂。这次,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陈璧君。陈听说后,非常支持,并催促赶快行动。于是汪精卫与日本人签订了议和“密约”,终于迈出他投降日本帝国主义的第一步。


被蒋介石诱捕


汪精卫伪政府1940年3月在南京成立。汪精卫任伪国民政府主席,陈璧君当上了“第一夫人”。在汪伪政府中,陈璧君任中央监察委员。


汪精卫1944年11月在日本病死。办完丧事,陈璧君带着一群亲信,回到广东。日本天皇1945年8月14日下诏,宣布无条件投降。陈璧君躲在广州家里,度日如年。


就在陈璧君陷入绝望之时,一位不速之客郑介民(国民党军统局广州站主任)敲响了褚公馆的大门,称是奉戴笠之命迎接汪夫人。不料却中了戴笠的圈套。陈璧君被押往南京看守所,开始了她的囚徒生活。


陈璧君拒不认罪:蒋介石卖国


据《江门日报》刊载的《陈璧君末日的故事》,1945年12月6日,国民政府颁布了《惩治汉奸条例》,明令由各省区高等法院或其分院审理汉奸案件。条例规定,凡犯了通谋敌国十二项罪行中的一项者,处死刑或无期徒刑。1946年2月16日,徐文祺对陈璧君说:“汪夫人,请您预作准备,明天上午9时离开南京去苏州。”


第二天上午,陈璧君及褚民谊、陈公博乘囚车去火车站转乘火车到苏州,被押人江苏高等法院看守所。


江苏高等法院检察官经多次侦查,以汉奸罪对陈璧君提出检控,列举她五大罪状。


1946年4月16日,江苏高等法院公审陈璧君,由于她是汪伪第一夫人的特殊身份,苏州市民倾城而出。正如《申报》报道:高等法院满坑满谷,争看头号女汉奸。


审判长孙鸿霖、检察官韦维清、推事石美瑜与陆家瑞、书记官秦道立等入庭开座。陈璧君在法警挟护下,由候审室进入法庭。读完起诉书,审判长问:“被告有无答辩?”


陈璧君拒不认罪,与检察官展开针锋相对的舌战,矛头不时指向蒋介石。


检察官问:“汪逆与日媾和,你赞成吗?”陈璧君答:“汪先生的主张,我绝对赞成。”


检察官问:“中央在南京决定抗战大计,汪逆也参与决策,为什么会变了呢?”陈璧君答:“蒋介石明里言战,暗里也在乞和,同意德国大使陶德曼调停一事,足可佐证。”


检察官问:“汪逆欲与日媾和,为何不向中央建议,而私自逃离重庆呢?”陈璧君答:“蒋介石屈从英美压力,又害怕打不过日本,出尔反尔,时而言战,时而谋和,汪先生认为不足与谋。”


4月22日下午,审判长在法庭上宣读对陈璧君的判决书,当读至“处无期徒刑”一句时,陈璧君说:“我有枪毙的勇气,无坐牢的耐心!”最后,审判长说:“被告对本判决如是不服,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诉。”


陈璧君高声说:“我当然不服,但我绝对不会提出上诉。判我无期徒刑,是最高当局早就决定了的,不过借你的嘴巴宣布而已。即使上诉,绝无可能更改。这一点,我比你们更清楚。”


宋庆龄与何香凝替陈璧君说情


蒋介石在1949年败走台湾,7月1日,陈璧君被转移到上海提篮桥监狱继续服刑。据王政所著的《历史的棱角》记载,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举行,会上,宋庆龄与何香凝找到毛泽东、周恩来陈璧君说情。她们与陈璧君私交很深,1912年汪精卫和陈璧君结婚时,何香凝还曾做过陈璧君的伴娘。何香凝对毛泽东说:“汪精卫叛国投敌,陈璧君也跟着一起跑,当了汉奸。但毕竟她是参与者,不是决策者。能不能够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对她进行特赦。” 毛泽东应允只要陈璧君写个认罪声明,政府就下个特赦令,将她释放。


当天晚上,宋庆龄与何香凝便给陈璧君写了一封信:


陈璧君先生大鉴:


我们曾经在国父孙先生身边相处共事多年,彼此都很了解。你是位倔强能干的女性,我们十分尊重你。对你抗战胜利后的痛苦处境,一直持同情态度。过去,因为我们与蒋先生领导的政权势不两立,不可能为你进言。现在,时代不同了。今天上午,我们晋见共产党的两位领袖。他们明确表示,只要陈先生发个简短的悔过声明,马上恢复你的自由。我们知道你的性格,一定难于接受。能屈能伸大丈夫,恳望你接受我们意见,好姐妹殷切期待你早日在上海庆龄寓所、在北京香凝寓所畅叙离别之情。


谨此敬颂大安


庆龄(执笔)何香凝 1949年9月25日夜于北京


信很快送到了陈璧君手里。


据说,陈璧君接到信后,沉默多时,最后表示拒绝。她提笔给宋庆龄、何香凝写了回信:


共党要我悔过,无非还是持蒋政权的老观点,认为我是汉奸。汪先生和我都没有卖国,真正的卖国贼是蒋介石。这不用我历数事实,二位先生心中有数,共党心中有数。正由于二位知道我的性格,我愿意在监狱里送走我的最后岁月。衷心感谢你们对我的关心和爱护。


1957年以后,陈璧君的身体每况愈下,她除患有心脏病、高血压外,还因痔疮、颈部淋巴炎、肺炎等住过医院,每次住院,短则个把月,长则近一年,她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医院度过的。1959年5月2日,陈璧君突然咳嗽、气喘,心跳加快,被再次送进医院。


1959年6月17日,陈璧君死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时年68岁。第二年,陈璧君的骨灰由其子女撒入香港附近的大海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