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六章血红的汉江 第八节绝命狙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伪军的坦克连几乎全部不能动,步兵营只好带着自己的武器向前冲击,几挺重机枪架在距离志愿军阵地五百多米的地方,几门迫击炮架在距离阵地六百多米远的地方,伪军的机枪布置好了以后就像志愿军的阵地打了过来,半履带车也停到机枪阵地附近,车上机枪手用重机枪压制志愿军的火力,许多志愿军步枪手无法击中四百米外的敌人,他们只能蹲在战壕里看着泥土被重机枪打得乱飞。

“好猛的火力呀。”DP机枪的射手急忙端着枪缩或战壕里,把配发的苏制钢盔戴在头上,然后继续架好机枪向冲锋的伪军扫射,张学义伸出脑袋一看敌人的步兵才冲到离阵地三百多米的地方,他带着波波沙冲锋枪根本用不上,他把枪放到一边,看到一名步兵团的战士抱着支看上去很新的三八大盖,张学义跟战士说:“你怎么不出去打?”

“距离太远了,我们新兵为了节约子弹只能向二百米内的敌人开火。”战士现在不打是为节约子弹,新兵的确很少有枪法好的,张学义说:“我可以打中四百米外的敌人,能把枪借给我使一下么?”

警卫员一看营长要用枪,看看自己带的冲锋枪,感觉出来时候没拿对武器呀,以为美军能冲到鼻子底下呢,俩警卫员一商量先回去一个拿两支步枪,另一个留下来保护营长。步兵班的班长看看一脸胡子的张学义,他感觉这个老同志像个战场上历练出来的,就把自己的一支三八大盖递了过去,“用我的这支吧,这支枪有准头。”

“谢谢了。”张学义接过枪把子弹就顶上膛,然后他单手拿枪侧身探头往战壕外看,看了不到一秒就把脑袋缩了回来,外边几发子弹打到战壕边上,还有几发机枪子弹穿过战壕边的泥土掉落在战壕里,张学义抓过地上的两发子弹,他发现有一枚十二点七毫米的机枪子弹,其他的都是七点六二毫米机枪子弹,他看着大口径机枪子弹,跟身边的战士说:“就先打重机枪手。”说完他迅速站起来举枪瞄准六百米外的一台半履带车,车上的机枪手正用M2机枪向他所在的阵地开火,张学义从阵地里露出脑袋和枪,端枪就扣扳机,给人的感觉就是冒一头瞎打一枪,几挺机枪对着他就打,子弹打飞的泥土飞溅到很多蹲在战壕的战士头上,可大家没见到重机枪子弹。

正拿着望远镜观察敌人的步兵连连长看到一台半履带车上的机枪手仰面就倒在后边,机枪后边马上就没人了,副射手也躲了起来,一挺很威风的重机枪一下就不打了,连长正愁没人对付重机枪,他打阻击就怕敌人的炮和机枪,自己没那么大口径的机枪,人家打你一点那机动到那都够得着,因为机枪射程远威力大,就靠连部的九二式根本敌不住好几辆半履带车上的重机枪,七点六二毫米的勃郎宁机枪架在车上也是威力巨大,半履带车那是铁壳的,子弹打不坏的。

重机枪手被击毙之后连长大声喊:“谁打掉的六百米外的重机枪,怎么打这么准,咱们连有这样的人我怎么不知道?”连部警卫员马上指了一下张学义,“连长,是团部抽调来的那些友军里的一个营长打的,他刚才跟咱们连借步枪,他自己带的是苏制冲锋枪。”

“是么,我带兵这么多年可没见过几个神枪手,一起过去看看。”连长把望远镜挂脖子上大步走到张学义跟前,“你打死的敌人重机枪手呀,真是好枪法,请问你是张营长么?”

“是呀。”

“我可是第一次见你,平时开会的时候听团长没少说你,我们团的美式武器基本都是你带来的,马云那小子靠着你可发了横财,他的部队都好几天不去后勤那领炒面去。”连长见到了一位英雄心里十分高兴。

“连长,咱们呆会聊,远处还有好几个半履带车呢,先干掉他们再说。” 张学义提着枪重新选了一个射击地点,他先偷偷的往外看,看准了就又移动了几步,他站在战壕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气呼出去,之后有是敏捷的举枪、瞄准、击发动作,三八枪清脆的枪声混在战壕里那么多三八枪的射击声中一点也不引人注意,露出望远镜观察敌人的连长就见半履带车上机枪手歪着倒下去。

“打得好,好枪法。”连长一喊指导员也过来看,张学义是越有人他打的越好,看的人越多他水平越能超常发挥,几台南朝鲜伪军的半履带车上已经没有机枪射手,一些副射手把机枪手的尸体拉到车下边,他们顶替机枪手操作机枪,可副射手都是些枪法很一般的人,他们从新操作机枪就打得不是很准,子弹最远的落在战壕外几十米的地方,根本伤不到战壕里的步兵。

连长一看离自己最远的机枪解决了马上说:“张营长,现在能不能把敌人固定的机枪阵地给打掉,那些机枪打得很准”,张学义把一排三八枪的子弹压进枪里,回去拿枪的警卫员这时候飞跑着进入战壕,“张营长,拿来咱们的枪了。”

张学义把枪交给战士,然后偷偷的向外看,外边的几挺M1919A4重机枪不停的发射子弹,战壕里很多战士被机枪打伤,他看着俩没事干的警卫员,就喊:“去后边拿几个沙袋过来。”

连长好奇的问:“张营长要沙袋干嘛?”

“敌人的机枪手已经知道我在打他们,你没看到半履带车上下来个小子跑到重机枪阵地那跟其他敌人说话么,一般敌人连续死掉两个机枪手,而且子弹命中的都很准的话他们就知道有狙击手,他们肯定要采取措施对付我,我可躲不开好几挺机枪的交叉火力,只能想办法挡住。”


“顾问,我们遇到狙击手,机枪手损失了好几个,你可以过来亲自看看一下么?”半履带车上的韩军营长用步话机喊自己营里的顾问,喊完之后一辆吉普车飞快的开到半履带车旁边,伯特上尉看着韩国军官,“我就在你们后边观战,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我知道这个家伙是谁,他是张学义,他过去是旧中国军队里的一级上将,现在是中国志愿军的营长,他打死了你的人,不信你让机枪阵地转移到七百米的位置,他照样可以把机枪手的脑袋打开花。”

“他这么厉害难道没有办法对付他?”

伯特说:“步兵团给你加强了一切107毫米迫击炮,你营里还掌握着八门迫击炮和无坐力炮,都集中起来一起向他所在的阵地开火,不要吝惜炮弹。”

“可都打完了炮弹我们拿什么掩护步兵进攻?”

“中国有句古话,是我在莱特岛跟张学义那学来的,叫火烧眉毛先顾眼前,你能少死几个人是最重要的,倘若你营里枪法好的机枪手都死了,你拿什么去掩护进攻的步兵?如果敌人里没有张学义,朝鲜半岛上的战争就等于结束了一半,麦克将军私下说了不止一次。”伯特坐在吉普车上跟半履带车驾驶室里的韩军营长讲道理。

“好吧,我只能这样。”韩军营长拿步话机喊:“机炮连,集中所有的炮火向敌人的战壕开火,打光所有的炮弹。”韩军营长也不顾自己的本钱,他打算一次拿下这片阵地,阵地上枪炮齐鸣。

张学义叫警卫员在战壕里用沙袋垒起一个全封闭的掩体,他本来想拿三个沙袋垒个简单的掩体,三个沙袋摆两层,他从底层的射击口里把枪架出去打敌人,可战士们一起动手立即弄来一大堆沙袋还有木头,战壕顶上被盖起个沙包的制成的加强掩体,沙包堆起来个像碉堡一样的掩体,这可比战壕的防御力强,掩体刚盖好敌人的炮弹就如雨点般的打过来,几乎全连的战士都立即藏进了防炮洞,进入这里他们就没法还击,只有呆在沙包垒成的掩体里的张学义正端着一支SVT-40半自动步枪往外看,张学义看着猖狂的敌人心里不痛快,嘴里骂着脏话就举枪瞄准,远出的四挺M1919A4重机枪正打的起劲,他端起枪挨个瞄准敌人的机枪手射击,枪声被炮声掩盖,敌人一点也没听到枪声。

四个重机枪射手依次头部中枪倒在地上,随后副射手拉开机枪手的尸体继续射击,张学义第二次的打击又到了,半自动枪连续响过四下之后重机枪阵地又安静下来,重机枪排的其他副射手刚补上去没开几枪又被击毙两个,之后几秒内在没子弹打过来,张学义抱着给自己帮大忙的SVT-40步枪正装子弹。

张学义装好子弹又看到另一支SKS步枪,他心说话这支也是好枪,也十发子弹,都给敌人用了吧,他端起手感更好的SKS半自动步枪,瞄准无坐力炮和炮击炮阵地,十几门炮正卖力气的打,他专瞄准手里拿炮弹的装弹手,SKS半自动步枪在他手里像狙击步枪一样,步枪连续响了十声,十门炮就立即停止了射击,炮排的士兵急忙把挨枪的装弹手抬到一边,然后重新准备射击,一个人几乎压制了一个机炮连。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