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大学三人行

在大学这几年里,住过了不少的寝室。单间的、三人的、四人的还有八人的。最自在的是住单间,最热闹的是住八人间,最无聊的是住四人间,而最充实的,则是住三人间的日子。

当时我本来住的是单人间(学校安排的,因为只有那里有空,又没有其他学生和我一起住),但是由于学校有了新的安排,我被重新分配到5楼的一个寝室。这个寝室原本是个八人间,但是现在只有2个人——错了,加我就是3个了。第一次见到新室友,状况可不是太好。俩人,一个瘦瘦的,不高;另一个又高又壮,还蓄着跨脸胡子。我进去的时候两人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看书去了。楼管介绍我时他们就跟没听见似的,只是在最后“恩”了两声。看来,我的到来似乎不太受欢迎啊——我暗地里嘀咕。这次沉闷的见面结束后,我问楼管他们是哪个班的,楼管说是专升本的。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专升本”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呢。难道是因为看我比他们小所以小瞧我,懒得搭理我吗?以前关于专升本的一些传闻与偏见这时开始影响我的大脑了。但是我这个人在有的方面还是比较执着的:既然是室友,当然要搞好关系了,要不然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看来新的生活要从打点关系开始了。

搬寝室的前一天,我去他们寝室选床位。我选了一个不错的上铺,然后开始擦洗。弄了大半天,那俩人一直在床上看书,愣是一句话都没和我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也不好开口。末了,好不容易问了句“明天你们什么时候在啊?我趁有人的时候搬过来。”对方也只是看了我一眼,说了个时间就自顾自的看书去了。难道这俩人都是那种不善交际的人?这怎么办啊……

第二天,班上全体男生一起帮忙,把我的行李一次性抬到了新寝室。忙活了一上午,才总算基本搞定。正当我坐在床上,想中午吃什么的时候,大个子问小个子:“你们医院里有多少个科室啊?”我一看,机会来了,立马顺着搭了几句……就这样,凭借着这张嘴巴,我终于开始融入到这个寝室里了。聊了一会,发现他们其实不是那种不爱交流的人,甚至还蛮有意思的,只是一开始不太熟,不知道聊什么而已。而且也不是我先前想象中的专升本学生的样子,他们俩人都很好,除了大个子抽烟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坏习惯。要说的话他们倒是比很多本科生素质更高。慢慢的,我开始觉得能和他们住在一起真的是我的幸运。

小个子是搞内科的,带个眼镜,斯斯文文。说话也挺有意思的,口头禅是“缺钙啊”。东西忘了放在哪儿了,说“我缺钙啊”;人家闹了笑话说“你缺钙啊”;说别人坏话也说“他缺钙啊”……总之在他嘴里全世界都“缺钙”了。小个子学习特别认真,看书也很仔细。他们专科毕业的,比较侧重于实用,但是本科学习有很多是讲理论的。而理论恰好是我的强项,所以他经常凑过来问我问题。他的问题还真不省油,往往要把书看透了才能回答。小个子学习特别认真,认真到连做梦都在想学习的事,不是梦到急诊就是梦到接生。有一次他说梦到有个腹水的急诊要处理,医院里就他一个医生。而他自己怎么也想不起来要怎么办,打电话找主任又不记得号码,急得要死……最后还是手机的闹铃“救”了他。我开玩笑,说他太认真了,连做梦都在工作。他反而自嘲道:”就是因为平时没学好,才不知道怎么处理……”他果然是个认真的人啊。

大个子是搞外科的,人高马大,跨脸胡子。说话总喜欢在最后带个“球”字,又爱开玩笑,什么“笨球”、“傻球”常不离口 。大个子花心,到处泡MM。要说恋爱高手也不是没见过,但是像他这么厉害的还真是叫人佩服。某日,大个子在发短信,我随便问了句:发给老婆?答曰:群发,钓MM。我一笑了之。晚上,他突然说钓上了个MM,就是短信群发钓上的,真是让我等汗颜不已啊……那个MM来找过他好几次,后来据说到暗示结婚的地步了,这下大个子才有点慌了,赶紧和她断了。大个子花心不假,但对“老婆”还是言听计从的。本来大个子抽烟抽得凶,经过老婆电话里一通批评教育,每天的烟量竟然大大减少,真难为他了啊。这小两口每天都要通话1个多小时,那甜言蜜语……唉,太肉麻,不提了。大个子是我们三人中学习最强的人,号称“强人”。我们有不明白的问题都跑去问他。上个月碰到他(我们后来分开了),他说要去考助理医师执照了,希望他成功——不,他肯定能成功。

和他们俩住在一起,最大的收获就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他们虽然是专科生,但是都在医院里干过一段时间。论态度、论经验、论操作他们都比我要强很多。他们每天晚上看书都看得很晚,我说他们认真,他们却说这是现实所迫:干这一行,专科生出不了头。拜他们所赐,寝室里总是有一股浓烈的学习气息,就算是偶尔我想偷懒了,也会不自觉地受到影响,继续学习。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放下书本,对一些问题展开讨论。虽然有很多东西我还不懂,但是旁观者可不是我的立场。他们实践强,我理论好,相互讨论正好取长补短。这种讨论经常持续很久,我记得有一次讨论吻合器的问题,从中午开始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画的草图、示意图堆满了桌子。还有一次,我们学校遭到毒虫袭击,小个子深受其害,但是又苦于不知道那虫子是什么。于是,我们三人四处查资料、抓虫子,辛苦了好几天,最终彻底搞清楚了虫害的原因和治疗方法。老实说,这样的讨论对我来说比看书更辛苦,因为其中涉及到很多我尚未涉足的领域,我得不停地学习、理解、思考才能跟上他们的节奏。但是这样的讨论也很快乐,能将书上零散的知识集中起来,在具体实践中得到运用。每次讨论,都让我感觉到自己的能力又提升了一个水平,那种成就感至今仍让我激动不已。因为我还没有去医院做事的经验,所以他们两人经常为我传经授道,告诉我一些在医院里的规矩、经历和趣事,让我提前在思想上实习了一把,感觉真是过瘾!

我们三人住在一起,每天学习、讨论、开玩笑,日子过得既快活又充实。后来学校要搬新校区,我们因为不是一个年级,所以要分开了。虽然很舍不得,但是谁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我想那是因为我们都是向前看的人的缘故吧。现在在新的寝室里,已经没有当初三人挑灯夜战的壮景了,只有我一个人默默地看书。但是那场景、那氛围我一定会珍藏在心中,因为那里有我最美丽的青春、生活与追求。


本文内容于 2008-8-5 14:01:06 被S.T.R.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