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猎人 第二章 遭遇“僵尸” 第一节 深山大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


车子在山里转来转去,常青觉得转得都恶心了,天快黑的时候才在一个看着很破落的大院子前停住了,没错,这里是一处相当隐蔽的营房,不太注意的话,根本看不出。

有一个上等兵带着两个列兵站在门前的岗楼里,远远看过去,就是三个黑蛋。

大门都已经生锈了,好像很久没有打开过,只有一个侧门还有点车轮的痕迹。

三个黑蛋好像很多年没见过军官似的,可能被遗弃得太久了,这下像是看见姥姥家来人了一样,赶紧出来敬礼。

敬完礼,三个黑蛋还傻傻地站着,激动得不知怎样好。

少校骂了一句:“妈的,让我们就在外面待着啊!开门!”

上等兵反应得稍微快一点,一个侧步就过去开门。“呼啦”一摸,钥匙不在身上。

“妈的,钥匙呢!”上等兵扭头就冲俩列兵嚷。

列兵:“我,我……一直你拿的啊。”

上等兵:“哦,想起来了,我去拿。”边说边飞跑进去了。

少校不耐烦了,抱歉地对方秘书说:“临时接待站,每年就用这么一个月,就在这测试个体能什么的。”

方秘书:“这里环境好。”

少校:“也能把人住得疯了。”

方秘书笑笑:“那是。这些小兵不容易。”

少校:“够他娘的舒服了,一个个吃得吹了气似的,放在主营区我能把他们整成猴子一样。”

方秘书:“太狠了点吧。”

少校:“这样能出战斗力,要不这些王八蛋打仗时候跑都跑不动。”

方秘书:“也有道理。”

上等兵一阵风似的又飞过来了,翘着个屁股在那开锁。

“长官,锈住了……”上等兵满脸是汗地回过头。

“你他娘的,滚开。”少校走过去一脚蹬在他屁股上,上等兵一溜烟闪旁边去了。

少校看看锁,锈得锁眼都堵死了:“拿锤来!”

上等兵又一溜烟飞进去。

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把锤子。

少校手起锤落,“咔嚓”,连锁带环一块儿下来了。

方秘书唬了一下:“特种部队啊,就是厉害!”

少校:“这算什么,以后有机会看我们的表演科目,玩命的。”

方秘书:“好,好,有机会一定看。”

少校:“说好了,到时候我邀请你。”

方秘书:“好啊,好啊。”

常青站在一边皱着眉头看着这些,他有点不好的预感……

列兵使劲地把大门打开,迎面是一排旗杆。

常青走在后面,手里拎着背囊,接着就看见院子里用沙砾石块铺成的跑道。楼房显得很破,满目疮痍,其中的一栋楼连一块完整的玻璃都没有,横着的木条上还挂着一个床单子。另外有3名士兵显然正在捣鼓吃的,弄得灰头土脸的,都站在那边不知怎么才好。

楼梯上一阵响动,跑下一名少尉军官,估计是这里的负责人。

少尉头发蓬乱,显然刚起床,是上等兵拿钥匙时通了信的。

少尉跑到楼下一个立正,对着六名士兵:“稍息,立正……少校同志,看守排正在执行看守任务,请指示!”

少校摆摆手:“过来过来,你他娘的跑哪儿去了,跑被窝里执行任务了?”

少尉为难:“我,我……感冒了……”

少校没再理会他:“收拾一下,今晚在这住一夜。”

少尉又一个立正:“是!”又回头安排士兵,“做饭,收拾房间,分头行动!”

少校和方秘书向着跑道那边走过去,把常青撇下来了。

常青的心就低落了,觉得出国也不好。

奥尔特加招手唤狗一样,马上那个上等兵跑过来了:“长官……”

奥尔特加撇了一下嘴角:“把他送到二楼去安排个地方,先住一夜。”

常青想:幸好一夜,要是在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待上一年,那不疯了才怪。

上等兵“噔噔”地蹿上二楼,常青拎着个大包跟在后面。

上等兵掏出一串钥匙拣了一把打开一个房间:“喏,你就住这儿吧,反正就一夜。”

常青说:“哦。”就进去了。

上等兵说:“自己收拾,不要乱动里面的物品。”

常青上火:“怎么看人呢?你有什么东西值得我看上眼?”

上等兵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话挺多!”

常青:“怎么了?”

上等兵:“你刚来的……”

常青接过去说:“刚来的怎么了,刚来的欠你钱呢?熊新兵蛋子牛皮轰轰的!”

上等兵:“你骂我?”

常青:“要是在别的地方我还揍你呢。”

上等兵上前了一步,看看常青大块肌肉的块头,又退了一步,四下看了一眼,把行军床上的一个皮垫子拿走了:“你就睡床板吧,睡不着可以看公路,窗外山崖下就是基多到瓦尔基的高速公路,你晚上可以一直欣赏。”

常青咧着嘴瞟他一下:“就这点出息。”

常青转了一圈,他觉得来之前,营长最后说的几句话是忽悠他了。哪有什么单人房间,还洗澡什么的?以后不被整死算是好的了。他看了看,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把破旧发潮的褥子铺得平整了些,就走到窗前。

窗前车行如流。

常青把营长给他的资料又拿出来对照了一下,他判断,远处的应该是安第斯山脉第一雪峰多巴克斯。

一阵吉普车发动的声音。

常青向后窗走过去。

方秘书正钻进车里,吉普车转了个圈,开走了。

一会儿,少校和上等兵走了上来,阴沉着脸,好像谁欠了他的半吊子钱。

“你小子好运,明天还会有一只小动物来陪你,也是个中国的海军。”他站在门口背着手对常青说。

“奶奶的,以后和你狗日的算账!”常青小声骂了一句。

“哦,他怎么没和我一起来报到?”在宣读名单时常青明明没听到过还有谁要来的啊,便问道。

少校:“这个情况我不清楚,你们大使馆也是刚接到通知的。”

常青希望也是海军特种部队的就好了,问道:“没说是哪个部队的?”

少校知道常青的心思:“问他是不是特种部队的吧?放心,这一名肯定比你强些,他已经在苏丹维和两年了,马上就过来了,你们就有两个了,两个比一个好。”

“在床上啊!两个是比一个好。”常青嘟囔了一句。

“你说什么?”少校听到了,也听懂了。

常青觉得不能太软弱:“我什么都没说。”

少校盯着他,突然改变了语气:“你也就今天还能这样和我说话,因为如果你今天死了,我要负责任。从明天起就不用了,那时你的死亡可能是随时的,而且和我是无关的,因为,你不再有自己的名字,也随即被取消军衔,你只有一个编号,也只是一个编号。”

少校墨镜后面的眼神里透出一丝阴冷的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