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军团联赛]部队往事...

转眼又近初夏,虽然我换班到了办公室,但晚上还是少不了带新来的同事去熟悉一下巡逻的路线和几条捷径(方便处理突发事件而专门找出来的路线)在巡逻车上和同事聊天时,不经意提起的一些琐碎,让我想起了以前所发生的那件事.


他是一个身手不凡的人.


我提士官已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了,班副的工作总的来看还是不错,虽然说部队中有这样一句话,班副班副,菜地内务,但我们野战部队哪来的啥菜地?就算有,也有农场去处理,至于内务嘛,那也好办,班里的新兵都急于表现自己,所以就很少有内务不合格这一说了,班长在忙于报考军校,我呢,将班里的事物抓好之后,就开始琢磨起了练习搏击这一块了,部队里一般只交给我们军体拳,学习实战搏击之类的技能一般都是侦察连里的老兵们的事,那段时间的我,对搏击散打很感兴趣,不为别的,因为我的枪法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另一方面是连长找我谈话,不要太过于在枪械方面下功夫,会或多或少的给新兵增加压力,压力过多了反而不好,所以我就盯上了侦察连里面的那群老兵们.


只要一到周末,无论有事没事我总叫上几个侦察连的老兵去对外营业的食堂里面吃饭,叫上两瓶啤酒,点上几盘菜,一喝就喝几个小时,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相互熟悉了下来,一有工夫,他们几个就轮流交给我一些侦察兵学习的各种格斗技巧和一些野外生存经验等等,记的有位老兵,是个四级士官(现在已经调到了某特种大队去服役)曾提议我参加军属侦察连的选拔,但我没有同意,一方面是我们连长不愿意,毕竟走了一个和新兵熟悉的老兵就少了一个,所以我没有去参加选拔,但其实我们军属侦察连的战斗力一点也不比其他军的特种部队差,同是闪电利剑的臂章,只是番号不同,所针对的作战地形不同罢了,同是共和国国防力量,也没有什么先后之分.我还是很羡慕TZBD这个臂章的,每次和他们在操场切磋的时候,我总把他们的臂章借来带在手上,感觉很威武的样子,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也有了一个师傅,一个超期服役的老侦察兵,他教给了我许多,有的是在部队里学不到的,有的,则是侦察兵们的拿手好戏.


第一次和他切磋的时候,他给我一种平易无奇的感觉,看他走路四平八稳,一点气魄都没有,我认为我不出几下就能撂倒眼前这个老兵,可现实给我的打击总是无情的,我戴好了护具,他依旧是空手,只是将军靴换成了普通的解放鞋,和他交起手了,我每一记鞭腿几乎都用了全力,可往往要踢中他的时候,却总是被他轻易的躲过,我自己倒是被他给整了两个过肩摔(事后我才知道,他是蒙古族人,擅长摔交)他每一记出拳都显的那么漫不禁心,但往往我认为他要朝那个方向袭来的时候,他总是意外的掉转了拳锋,改用其他的手段教训我,终于,我和他角上了力,我用全力钳制住他的双手,想靠自己仅剩的蛮力将他举起来摔在地下,到最后,我倒在了地下,他一个由后擒敌,右脚空出,直接将我放倒在地,就这样,我输给了他.


事后,我回想起他的动作,每一下都是那么的敏捷,平凡但不失力道,出手便是杀招,虽然其中不乏漫不禁心的游走,但他本可以一脚将我揣翻的,或许是看我还是个他眼中的新兵,才手下留情,从此,他成了我的师傅,一有时间我就去请教他各种搏击技巧和保存体能的方法,他也时不时的交给我山地和从林的生存经验,我在全军比武上得了第六名,他非常高兴:"不愧是我徒弟"此后的日子里,他也成了和老陈一样对我很好的老兵之一.



我们不是对手,是战友


此后不久,在朱日和进行了一次对抗,XX师和我们师进行对抗演练,军属侦察连便入了XX师,几个回合下来,我们双方都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XX师的领导们火了,两个团级规模的装甲集群向我师防线围来,真正的杀招不是陆航的直升机,而是那个侦察连,我们团奉命保护师部,一层又一层的工事被就地建筑起来,高射机枪和肩扛火箭对着时有直升机进行骚扰的天空,外围,我们的装甲车密切注意着他们的行动,师部早已隐藏进了才构筑好的地下掩体,午饭过后,我们刚刚行进到换岗途中,雨点般的枪声在师部的方向响起,他们来了,我们营立刻后队变前队,回援师部,车载步兵拉开了散兵线朝着接火的方向逐步的收网,冲突逐渐胶着起来.


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句,是侦察连!我猛然一惊,果然,闪电利剑的臂章下面还有红军的臂章,几乎同时,我们操起了车载机炮,一个又一个的小土堆在他们的身边炸响,他们也逐步突入了师指挥部所在地,警卫连快吃不消了,团长通过无线电下达了攻击师部的命令,可就在我们准备朝师部开炮的那一瞬间,演习用手榴弹的黄烟围绕着整个师部升起,而我们的炮声也随之响起,虽然是激光引发,但大家都清楚的知道,师部完了,在组织几个团级规模的抵抗后,我们师被彻底判定输掉了演习,我们唯一的一批俘虏,就是侦察连还未"阵亡"的31个人,其中就有我的师傅.


师傅笑着对我说:"我们不是对手,是战友"早已控制不住情绪的我大哭起来,既然是战友,为什么你们要来突袭我们师指挥部,有什么冲我来,师傅啊,你叫我怎么下得去手!?纵然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可这样的命令,究竟能有几个人下得去手就不得而知了.




师傅,您走好!!!



很快,新兵又来了一批,带完新兵后不久,我接到了一条消息,师傅您明天就要复员回家了,第二天一早,我跑到了火车站,看着站台上的师傅还是那样憨厚的笑着,师傅,您教给了我许多,老陈说过,知恩图报,可我报答您的却是一发发无情的机枪弹,望着列车远去的身影,我发自内心的高声喊出了这辈子说的最痛快的话:"师傅,您走好!!!"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