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 看看法国人如何埋怨欧洲唯一的核动力航母“戴高乐”号

法国《巴黎竞赛画报》2005年12月21日一期报道,题,法国“戴高乐”号航空母舰的情况一塌糊涂(记者 吉尔·马丹—肖菲耶)


原文题要:法国的第一艘核动力航空母舰“夏尔·戴高乐”号的“命运”颇为不济。该舰左舷的推进器螺旋桨叶片干脆就断裂了。当时该舰正在“热水海域”进行正式服役前的试航。该舰是1987年开始建造的,交货晚了四年。建造过程中就不断出现问题。先是不得不增厚两座核反应堆之间的封闭间隔,后来又要将起飞跑道延长4.5米,以便于E-2式雷达预警机降落。为了制止有关的流言,国防部长阿兰·里夏尔决定将有关技术调查于螺旋推进器质量的调查同时进行。


这艘航空母舰名叫“夏尔·戴高乐”,恕我直言,其实它不配用这个名字。不如叫它“居伊·摩勒”号(这是50年代英法与埃及进行“苏伊士运河战争”时的法国总理的名字)或者叫“阿尔贝-勒布伦”号(二战前的法国总统的名字)。它实在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它在海上航行总是落在后边,靠上码头又有毛病了。真叫人伤心。是不是厄运笼罩在它头上?可能。当初,也就是1986年,人们就谈论过它。它当时的名字叫“黎塞留”号。有一个任何一位水手都晓得的忌讳:绝不能给舰船改名字。可人们却把它的名字改了,很遗憾。如今,看到后果了吧?伟大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航行速度,最高时速只有二十三节,是世界上航行速度最慢的航空母舰。法国令人仰慕的“福煦”号和“克莱蒙梭”号两艘航母的巡航速度是每小时三十二节。美国核动力航空母舰“尼米兹”号的吨位比法国航母大三倍,但人家每小时的航速是三十节。此外,“夏尔.戴高乐”号的个头很小,它长仅261米,在法国不可能建造更大的了,法国最大的船坞也只有270米。但它确实很美,有将近两个凯旋门那么高。坦率地讲:如果说它在它那一类军舰中属次轻量约,可在法国海军中,它又是吨位最大的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巡航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朵法国舰队之花出现的严重灾难令参谋部沮丧:它损失了一个螺旋推进器。在什么地方损失的?让你猜一千次你也猜不到:在百慕大三角一带。在舰上,就连水兵们用的洗衣机也出了毛病。全速运转的所有鼓筒使整个舰体都感受到了难以忍受的震动。伟大的“戴高乐”号在发抖。要说美国杂技和电影喜剧演员马克斯兄弟造出了同样的场景,人们可能不信。可法国海军却干了出来,实在要潜法兰西感谢他们。其实这不过是小事一桩。每次出海,总是大吹大擂一番,但返航时却总是悄没声地溜回港口。1999年1月,舰上核反应堆的冷却系统出了毛病。3月,不得不把后舵板移开,以解决给舰体带来的难以控制的震动问题。10月份,又发现起飞跑道必须再加长。可最后,这个问题不了了之。这是一个代价高昂的恶性玩笑。先是舰上的舵,后来是电力系统、声学保护系统、跑道表面,现在是推进器出了问题……必须不断对法国的这一技术杰作进行修正。这让法国的邻人们耻笑。


最初是1986年,计划所需的费用本应是200亿法郎。这是海军要在十五年中拨出的款项。如果加上飞机,这个数字就猛涨到700亿法郎。但怎么没有加上呢?这不就等于标价一辆自行车,却不包括轮胎一样吗?没有人会这么考虑问题。法国军队是个例外。数十年来,它已习惯于分散、隐藏其经费,通过成千项预算,将它们分散在成千种名目之下。谁都知道此事,谁都为之惋惜,但大家又都装作没看见。国防是个无底洞,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全世界嘲笑的目光注视下,如果我们仅仅为了在水里转圈而耗尽资财,岂不是太不值得了吗?所以最近几周来,人们普遍表现出愤怒。那谁应承担罪责呢?当然没人承担罪责。谁应对此负责呢?这可不好说了。此事的唯一主角肯定就是他了:纳税人。首先──请不要笑──应从巴西赎回“福煦”号航母的推进器,这是法国前不久才卖给巴西的。这还没有完。有谣传说,核潜水艇“凯旋”号的推进器也是由大西洋铸造厂设计的,可能也带有同样的铸造缺陷。为什么大家只议论此场火灾很神秘,警方正在调查。但某些人已有了相当确切的看法。例如法国总工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联合会总书记让-路易.诺戴就认为:“大家都知道‘夏尔.戴高乐’号的推进器是有缺陷的。”


这个大家都是谁呢?无论如何不包括海军。“皇家”号军舰的通讯部门负责人奥利维埃.拉茹海军上校就明确地说:“知情人不在海军内部。”如果说他不在海军内部,那他在何处?“可能就在军备总代表团内部,或者在造船管理处内”。起码是在武器制造工业监督局内。各方都怀疑他人。匿名信和谣传满天飞,有关方面要求军备总工程师M.埃斯图内把全部事实确定下来。这件费力的事还没有完。这个问题涉及到法国的荣誉,海军是很敏感的。拉茹海军上校发脾气了:“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的海军能够用得起航空母舰?很少,只有美国海军和我们。真正的航空母舰要有舰载飞机的弹射器和阻拦臂等设备。我还没有说这种航空母舰是与众不同的。它要求士兵训练有素、需要意志和技术。水兵们满怀自豪期待着‘夏尔.戴高乐’号的到来。它的不幸却接踵而至,它在人们心中的形象越来越糟,因为法国人天生有开玩笑,爱嘲笑人。由于我们正在越来越多地使用这艘军舰,因而我们面对的是异乎寻常的挑战,与此相比,上面这些问题使我们感到非常不公平。工程师们感到苦涩是完全有理由的,因为‘戴高乐’号上各种各样的设备达两万个,这要花费无数工时才能造出来。有12000家中小企业参与了它的制造。在欧洲只有法国经得起这样的技术挑战。”


这位指挥官言之有理。“戴高乐”号已经有了50000海里的航行记录,并有1200架次的飞机起降。90%的装备都在运转。有朝一日,它会成为一个非同寻常的工具。何时才能成为这样一个工具?十五年前人们就开始为建造这艘军舰作准备了。通常法国军人作事并不那么拖拉,即使马奇诺防线建得都比这个快。不应该让造价这么高的军舰在大海上变成一艘有名无实的军舰。人们急切地希望能在大海上看到一艘能作战的“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但我们还要明确一点:这一冒险并不仅仅是一种无休止的玩笑。这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丑闻。法兰西的一种显示实力的工具变成了自己行政机构无能的象征。一些人犯了重大错误,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受到惩罚。这件作战用的大笨家伙正好让人嘲笑。我们希望:在形势需要时,它能重新有一个比较好的战斗状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