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军团联赛]桃之夭夭

我很另类。用北北的话来说,我是一个怪人。因为我把自己的心事总是对着门口外的那棵桃树说出来,而不是用笔记下来。我每天习惯性的对着我家门前的围墙边的那棵桃树讲话,就像别的女生写日记一样。

事实上,我只是偏执的认为,如果对北北的喜欢和想念对着这样一株有生命力的植物说出来的的话,我对北北的爱也会随着它的生长一点一点慢慢的长大。

我们家门前是一片桃园,当我跟北北还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搬来了这里,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桃树有种偏执的喜欢,本来要在门口弄个小花园的爸爸妈妈,在我的苦苦哀求下,种植了这片桃园,从此,它就成了我一个人的秘密基地。这片美丽的桃园伴着我和北北的成长一天一天的茂盛起来。

北北跟我不一样,他是天之骄子,爸爸妈妈眼里的好儿子,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别人口中夸奖的对象。而我,只是一只孤独的丑小鸭。每到周末,爸爸妈妈都会带北北出门,那是他们全部的骄傲。每次出门,我都装作熟睡的样子,北北总是边关门边给我喊:夭夭,饭给你在餐桌上放着,起来了记得热一热再吃,乖乖等我回来,不要乱跑。

我从来都只装作听不见。没有人知道,在他们走后我总是光着脚丫子,跳下床,跑向外面的桃园。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总是喜欢光着脚丫子四处乱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泥土有种说不出的亲近。妈妈在家的时候总是大声呵斥我,淑女是不会光着脚丫子到处乱跑,所以,为了做一个讨人喜欢的淑女,我不得不委屈自己的脚丫,把它装进那瘦瘦细细的高跟鞋里。

他们不知道,每次他们出门,我就会对着门口的那棵桃树说上一整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它可以听得懂我的话,我不快乐的时候,我仿佛可以看得到树干上那个大大的哭脸。有好几次我真的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可是又像是真的,我很迷惑。我很想告诉北北,可是我又怕他会笑我,是个可怜的傻姑娘,一个人独自幻想。

今天,爸爸妈妈又像往常一样带着北北出门了,我后脚就跟着溜进了桃园。昨天晚上我把妈妈最心爱的花瓶打碎了,虽然妈妈没有说什么,可是她不屑一顾的眼神却深深的刺痛了我。我对着桃树哭诉自己的委屈,哭着哭着,我听到有人在叫我,夭夭,夭夭。环顾四周,关门闭户的,怎么可能有人呢。继续哭,然后还是听到那个声音说,夭夭,夭夭是笨蛋。我火了,谁笨啊,谁笨?出来,你丫给我死出来!

大概有二十秒的间隔,我面前的桃树变成一个调皮的笑脸,冲我眨了眨眼睛。于是,我就咋呼开了,啊呀,你会说话,你真的会说话?

当时我的反应呆呆的,带着近似于崇拜的感觉。桃树说,吼什么吼呀,不就是说话吗,只要愿意我还能唱歌呢。我擦干眼泪凝视了他三秒钟,真的是你在说话?桃树给了我一个大白眼,天哪,这个世界疯了,一棵桃树竟然会翻白眼。是哦,不过只有你看的到,而且不能告诉别人,以后我还继续陪你玩。我小鸡啄米般的直点头,不说不说。

可是等到北北晚上回来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对他说了,他摸了摸我的额头,夭夭,你是不是一个人太孤独了,所以编个故事来哄自己玩?

猪头北北,像我这么冰雪可人的小姑娘,怎么会孤独?谁都可以孤独,唯独我,绝对不会的。

自从跟那棵桃树说话之后,我就发现我越发的短路了,脑子像锈了一样。

例如:我对着桃树讲日记的时候,我看到树干在对着我笑,而那些被风吹落得树叶一瞬间就让我觉得是眼泪。听到小猫小狗的叫声也渐渐觉得他们是在说,夭夭你该回家了,这不是废话吗?我不回家难道还跟北北私奔不成?

临睡前北北跑到我的床前跟我说:“夭夭,过两天是拉拉的生日,她邀请我去她家,你说我应该穿什么衣服呢?”什么什么,这么快就要见家长了?

我很想阻止北北的这次见面,可是我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应该希望北北幸福,我不忍心去破坏他的快乐。虽然这是我无比心痛的事情。我呆呆的看着北北,策划着周末的聚会。我心里酸酸的,眼泪要嘀嗒下来了,可是我转过身,没有让北北看到。我心里对自己说:笨蛋夭夭,你不是希望北北快乐吗?他现在这么快乐,你还哭什么呀?

拉拉生日那天,北北还是去她家了。虽然之前策划了无数阻止他的方案,偶遇或者故意,总之就是不让他出门。可是看到他穿戴整齐兴高采烈的样子,我还是乖乖的自动闪到一边,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脸,北北,记得回来给我买布丁吃,要桃子的。

把北北送出门后,我就跑到桃园里,对着那棵桃树哭起来。我是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怎么能阻止北北跟拉拉的见面呢?虽然我很不喜欢他们在一起,可是北北从来没有说过,他是我一个人的。我的眼泪又止不住的留下来了。夭夭,夭夭,夭夭是笨蛋,夭夭去把北北抢回来。这是,我又听到有人在说话。我抬起头,又看到桃树那张在我面前放大了的笑脸。

我气不打一处来,臭桃树,你在再敢给我说一句,我立马回家找把斧头砍了你,把你丢到炉里面当柴烧。说完我就哭了,我怎么能烧了桃树呢,要是没有了它,我连个说话的东西都没有了,而我,该是多么的寂寞。

今天又是周末,像往常一样,爸爸妈妈带着北北出了门。我又悄悄的跳下床,光着脚丫子溜去桃园里面玩。刚刚关上门,还没有来得及抬头,就撞上了厚厚的一堵墙,有点软软的墙,我一屁股蹲在地上。我破口大骂。哪个不长眼睛的走路不看路,挡了本小姐的道?

“夭夭,北北出门前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今天不在家,让我来照顾你。”

我抬起头,是星远。我一直逃避与星远的单独相处,因为我害怕我喜欢北北喜欢的不够坚定。我很明白的知道,如果不是北北,我会选择跟星远这样的男孩子交往。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星远喜欢我,就像我喜欢北北那样。我们都不说,只等对方一个点头。可是,那个站在对岸的人却迟迟不予以回应。

第一次跟星远如此的接近,第一次我细细打量这个站在我面前充满阳光的男孩子,才发现原来他长得真的很好看,笔挺的鼻梁。性感的嘴唇,还有他的眼神,像一潭深水,泛起阵阵涟漪,我几乎,几乎要陷进去。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星远应该是所有女孩子梦中的白马王子,他举手投足都那么的帅气,进退有理有度,跟其他男生不一样,或者说,要强过北北很多。可是,帅气抵不过温暖,就算是星远对我有一千一万个好,可是我喜欢的,还是北北。

猛然间打了个冷战,我又回到了眼前。恶狠狠的对他说,谁要你陪啊,玩你的去,不要打扰我。说完,自顾自的一个人走进了桃园。我故意忽略掉身后那个迟疑的背影。

桃树啊桃树,你不知道我今天有多开心,爸爸妈妈不在家,我又可以一个人跑出来跟你说话,一个人静静地不被打扰。可是我明明是很高兴,为什么眼里面却含着泪水?我抱着桃树泣不成声。

星远只是远远的站着看着我,看着他犹豫不决的样子,满脸心疼却又是满脸无奈。我不明白,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就这样的无法自拔?星远问我,夭夭,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能不能告诉我?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他,昨晚我无意中听到爸爸妈妈的谈话,虽然我早就知道我不是他们亲生的,我只是他们在经过一片桃园时捡到的一个孩子。可是昨天在他们口中得到了证实,我还是心痛不已。我应该高兴,因为我可以和北北正大光明的在一起,可是我又难过,原本以为,爸爸妈妈对北北的偏爱只是因为他的优秀,可现在,我知道了这一切,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真相。

那天星远陪我聊了很久很久,我突然发现,和北北以外的男孩子聊天原来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上,谁都可以被谁替代?就像星远可以客串北北的登场,而拉拉,也可以替代我一样?更何况,我不知道北北对于我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我对自己说,北北是离不开我的,就像我离不开桃树一样。可是我发现,这样的谎言很脆弱,经不起一点的琢磨。如果说北北以前围着我转,可是现在有了拉拉,我的存在忽然之间成了一种多余。

这样的发现,让我再次心痛。

一连几天,我都不怎么跟北北说话,看到他那么快乐,我就有一种想要摔死人的冲动。显然,他跟拉拉的相处是快乐的,快乐到已经忽略了我的存在。下课后,我忍受不了他与拉拉在教室里面说说笑笑,就一个人跑到了楼顶的天台。

你怎么也来了?看到跑上来的我,星远问道。我呀,我出来透透气,你看这天好蓝啊,云好白啊,草地绿油油的,话没说完,我就“哇”的一声哭了。星远愣住了,什么也没有说,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下冲。我没有问他要带我去哪里,我只想让他,带我尽快的逃离这里,逃离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

一路上我都闭着眼,只有风从我耳旁呼呼刮过,这种感觉有种说不出的熟悉,可是,我又想不出来曾经什么时候经历过,一口气跑了很久。等我停下来,睁开眼,竟然是我最熟悉的那片桃园,竟然是我最爱的那棵桃树,可是,这次让我惊讶的是,桃树大大的笑脸对着的不是我,而是星远。

你告诉她吧,星远对着桃树说。

还是你告诉她吧,桃树又望着星远。

星远认得桃树,桃树竟然跟星远说话?我疯了吗,还是这个世界疯狂了。

夭夭,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看得到我而且听得到我的说话吗?我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是咱们桃之国的三公主,一日,你偷偷的跑下来人间游玩,遇到一位男子,便对他有了爱慕之心,可是我们只是一棵树,怎么能与人类成亲?你父王不答应,于是你便用绝食来抗议。三天三夜,滴水未进,奄奄一息,最后你母后不忍心,找来了法力最强的巫婆,要她把你幻化为人类的样子,来到凡间,与已重新投胎的男子相遇,就是现在的北北。可是,只有二十年的时间,二十年之后,你必须赶在你生日的那天回去,再去找那个巫婆,解除对你的法力,才能继续的做你的三公主,否则,你的生命便会枯竭而死,下辈子,连一棵桃树也做不成。而星远,是国王派来保护你的贴身侍卫,他是我们国家最年轻有为的少将军。你们已经早有婚约在身,你的父皇与母后商定,等你们回去以后就为你们举办盛大的婚礼。所以,我和星远正在商量,要怎么劝你回去。

我震惊了。

刹那间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原来我只是一棵桃树,我明白为什么我对桃树有种偏执的喜爱,我明白为什么我对泥土有种说不出的亲近,我明白为什么对星远我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我明白了一切的一切,这样的真相让我痛不欲生。

第一次,我毫无淑女形象的哭着跑回了家。

我哭了整整一夜,嗓子没有了声音,眼睛肿的像两颗熟透了的桃子一般。第二天,趁着爸爸妈妈没注意,我悄悄的溜出了家门。

星远好像早已预料到我要逃跑一样,靠在门口的桃树上等我。看到我红肿的双眼,他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我问他,星远,这不是巧合对不对?星远点了点头,夭夭,这是我的职责,我对国王起过誓,要不离不弃的照顾你,不能让人伤你分毫。我说,我看上去很糟,对不对?星远点了点头。

街道上四处灯火阑珊,我和星远走在人群中毫不起眼。茫茫的人海几乎要将我们淹没。我渐渐意识到,我不会属于他们,就像北北永远不会属于我一样。我的生活存在这样的场景可以是一天,一个月,甚至是一年,但却绝对不会是永远。

北北只有与拉拉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一对,而与我,一棵桃树,又像是什么样子。而星远,为了我,二十年来一直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在背后默默地保护我,从来没有太多的要求,我欠他的已经太多太多。所以,我需要以一个决绝的姿态说再见。我和星远商量再三,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消失不见,我害怕面对北北,我说不出“再见”二字。这样的再见是永不相见。

我是懦弱的,真的。

约好四点钟碰头,这样我就有足够长的时间来写一封信给北北。我写到,北北。对不起,原谅我不辞而别,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家人,原来我也有疼爱我的爸爸妈妈,有我的兄弟姐妹,还有一个会永远陪在我身边,不离不弃的星远少将军。我再也不必惧怕同学在背后说我是孤儿,原来我还是个尊贵的公主,桃之国最可爱的三公主,原来在那里,我也叫夭夭,他们叫我夭夭公主。我一直写,一直撕,信纸总被眼泪打湿,而我,希望最后一刻留给北北的,是快乐的夭夭。就这样,一本厚厚的信纸被我撕的只剩下了薄薄的几页,我的身体已经有一点点的虚弱,星远跑来催我,夭夭,快点,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而我,还想再看看这个我和北北共同生活了二十年的家,这个家,曾给予我无限温暖。

临走前,我再次来到了北北的房间。第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一个男孩子房间。天蓝色的天花板,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当初哭着闹着要爸爸妈妈把北北的房间装饰成我最喜欢的样子,这样我就有理由每天赖在这里。粉红色壁灯,薄纱一般的窗帘。直到现在我不明白,对于我当时的无理取闹,为什么北北没有一点的反对。推开窗户,是我曾经最爱的那片桃园。窗前的书桌上,放的我和北北小时候的合影,照片中的我,偎依在北北怀里,笑得很灿烂。那时候的夭夭,天真烂漫,甜美可人。我的眼泪汹涌而至,我突然明白,我已经离不开这里,就算是死,也要死在这里。

亲爱的父王,母后,对不起,请再次原谅夭夭的任性。我知道留下来是死,就连下辈子,连棵桃树也做不成,可是,我真的已经无法舍弃,虽然曾经的我只是一棵桃树的生命,可是幻为人形那一刻开始,注定了我已经无法回头,我的心里面流淌的是人类的血液,我的生命中所经历的那些感情,已经根深蒂固。就算是回去,也终究是一棵树而已,而我,只想做个人类的样子,就算是只有短短的二十年,就算是现在要离他们而去,我也要以人类的方式,慢慢离去。我的双眼渐渐模糊,我的意识一点一点慢慢丧失……

朦胧中,我感觉自己被轻轻抱起,放在了床上,小心翼翼的,如同珍爱的宝贝一般。我看到了北北,那张急切的脸,还有那个我日夜思念的眼神。难道在冥冥中,神灵也在保佑我,让我再临死的这一刻,看到我想念的北北。看到这样的我,北北哽咽着说:夭夭,夭夭,听得见我的说话吗?我数一二三,夭夭就醒来好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会出门把你丢下了,以后我每天都陪你一起玩好不好?我再也不让别人欺负你了。然后北北开始数,可是一直没有数到三。他在二之后停顿了很久,然后就是二点一,二点二,二点三,北北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滚到了我的脸上,冰冰凉凉的,我的开始心急促的跳动着,我感觉仿佛已经抑制不住的要跳出我的胸膛。

北北的声音越发的哽咽了,北北知道夭夭的心思,北北懂得夭夭心里的想法,其实北北跟拉拉只是同学关系,只是最近拉拉有很多事情需要北北帮忙,所以北北忽略了夭夭,夭夭不要生气好不好。那天她生日,北北只是多喝了几杯而已,北北真的跟他没关系,北北已经拒绝了他。夭夭赶快醒来好不好,北北陪你一起去桃园玩,要不夭夭告诉北北,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可以数到三,夭夭就会醒来。

我想伸手安抚北北,告诉他,我就要离开了,以后再也不能和他一起上学,一起吃饭,再也不能和他一起做我们共同喜欢的事情,周末的时候,我不会再因为他的离去孤单不已,我想告诉他,代替我照顾好爸爸妈妈,虽然我不知道我的离去会不会让他们觉得难过,我感谢他们,曾经给与我的温暖和爱。可是,我的手上却一点力气也没有,。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魂不附体?我想告诉他,夭夭不会再醒过来了,夭夭只不过是一棵桃树而已,就算是醒来,也只是一棵桃树而已,不能像拉拉那样每天都再陪着他,夭夭不希望他守着一棵树哭泣,夭夭要他记得:曾经被一个女孩子这么真挚的喜欢过,夭夭要他记得她的好,他的笑,还有她骄纵撒泼的模样。

对不起,星远,请原谅我的自私,我不能跟你回去,那里已不是我能适应的地方。谢谢你这二十年来默默的陪伴,谢谢你对夭夭毫无保留的关怀,请代替夭夭照顾好父王和母后,欠你们的,夭夭已还不起。

对不起,北北,夭夭已无法再陪伴你,请你好好照顾自己。

这时,有一种冰凉冰凉的东西从我眼角滑落,这一刻,只有它是自由的,那是眼泪么?我好想努力的扯一扯嘴角,我想留给北北最甜美的一个微笑,可是我发现,这一切都是徒然。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好轻好轻,我看到远方的父皇母后在向我微笑,我飘向未知的远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