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窦娥冤》:有日月朝暮悬,有鬼神掌著生死权。天地也只合把清浊分辨,可怎生糊突了盗跖颜渊: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天地也,做得个怕硬欺软,却元来也这般顺水推船。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哎,只落得两泪涟涟。


这篇文,先以两条新闻的标题和部分内容作为开头:

“温爷爷努力保持中国的世界形象”

中国领导层做出了反映:总理温(家宝)像一个消防队员一样急切地赶往地震灾区,在急需帮助的人们面前扮演“爷爷”。共产党想要利用这次灾难的危机处理——也为了结束在西藏危机之后的国际孤立。

……

这些扣人心弦的电视画面恰好来自于两个月前已经举世关注的地区:西藏少数民族的骚乱就是在这中国的西部发生的。当时世界经历了另一个中国:北京用铁腕镇压了抗议示威并把西方记者关在了危机地区之外。


中国黑客大规模入侵德政府

8月26日,据德国情报单位透露,来自中国的黑客近来利用木马程序,大规模入侵德国政府的电脑,意图窃取机密。这项消息传出后在德国造成震撼,但并未对德国总理即将访问中国的计划造成影响。


以上只是截取了部分随便在网上搜来的某报刊的消息,但是相信对于长久以来一直关心时事的大家来说,这样的两份内容并不陌生,没错,这是刊登在德国《明镜周刊》上关于中国的新闻。如果说前面一条只是掺进了他们私人色彩的新闻,后面一条,则恐怕只能说是毫无证据的杜撰了。

那么,《明镜周刊》又是什么呢?——德国最著名的周刊之一,每周的平均发行量近110万册。该杂志自称是“德国最重要的且在欧洲发行量最大的新闻周刊”。也在2006年度《世界品牌500强》排行榜中名列第三百九十一。

呵呵,还记得上中学时学习那首《窦娥冤》,当时的我听的特别认真。因为一直以来,“六月飞雪”这个表示天下奇冤的成语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我也因此,特别的想知道这个词语的全部典故。而到了现在,很多语句都已经忘记,唯独“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这句话一直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因为这句话在当时带给我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因为它悲愤至极的韵味,因为它绝望愤怒的情绪,更因为窦娥破口骂天地的疯癫,是的,一个封建社会,被压抑冤枉到极点的女人爆发出的愤怒和勇气,已经让她无所畏惧了,天地神佛,不能为人作主,却要助纣为虐,要你何用,又凭什么要敬你重你!

为什么把中国的《窦娥冤》和德国《明镜周刊》的内容放在一起,别误会,我并不是纯粹的要为我们自己叫屈,而是出于对作为一个国家的权威媒体,如此的颠倒是非黑白,错勘贤愚的不耻。为何如此?贴一段我在一本书中看到的话:

几年以前,根据德国《明镜周刊》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孟加拉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而美国等发达国家却处于落后地位,韩国则名列第23位。

这本书叫做《雨啊,请你到非洲》,它不是中国人写的,却是一个叫做金惠子的韩国女人写的。而这个韩国人写的,也不是关于本国人的事,却是关于非洲的事。她是韩国的一位明星,因为自己有些知名度,便数次前往非洲,救助那里的孩子。每次从非洲回到韩国,就像是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的过程。而每次她回来之后,又以莫大的勇气,带着她在韩国筹集到的善款,再次回到非洲那个地狱去,尽量的救助那里需要帮助的人们。最后,她根据自己这些年来的经历,写成了这本书。而对于非洲的苦难充分了解的她,对于亚洲地区的贫困疾苦,也有着很多的了解,并把这一切,都记录在了书里。

说了这么多,无非是想解释一下我看到的这段消息的来历,以证明它的可信性。那么,被我们的《明镜周刊》称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所在的国家,又是个什么状况呢?

它是世界上五个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它是水的国度,拥有众多河流,每当喜马拉雅山冰雪融化,它的境内总会暴发洪水,甚至是可怕的海啸,正因如此,它的地图每年都会发生变化;由于连年的自然灾害、疾病和腐败等原因,人们能有口气活着也就谢天谢地了。这个国家就是孟加拉。大街上,衣不蔽体的孩子数不胜数;路边卖甜苔麸汁的碗里,自然而然地围着成群的苍蝇;凡是带轮子能移动的物体上面,都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图画。据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孟加拉湾的海面正在以每年10毫米的速度上升,这就是说,早晚有一天,孟加拉国土面积的10%将完全沉入海底。对于这种可以预知的灾难,孟加拉政府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尽管国际社会试图帮助孟加拉,却又因为政府的腐败而未能发挥作用。从1971年到现在,孟加拉从国际援助机构获得了360亿美元的救助金,然而其中80%左右都流进了政府腐败官员的腰包。1998年的孟加拉水灾被称为20世纪规模最大的洪灾,孟加拉全境都受到洪水的侵害,造成千余人失去了宝贵的生命,3000多万人成为灾民。孟加拉的国土面积虽然只有韩国的2/3,却居住着1.3亿人口,人口密度高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该国5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相当高,每10个孩子中就有七八个死亡,所以他们要在10岁左右才登记户口,因此很少有人知道自己的准确年龄。问他们多大,大部分都会回答20岁左右。每当发生痢疾,就会有一两万人眼睁睁地等死。这个国家太穷了,国家财政的50%需要依赖于他国的援助。很多丈夫在这个村庄和一个女人结婚,再到另一个村庄和别的女人结婚。如果丈夫亲口对妻子说出“离婚”达到3次,那么妻子就不再是这个家庭的成员了,而且必须独自抚养孩子。最后,一无所有、无依无靠的女人只能带着孩子流浪街头,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或是生病,或是因营养不良而死,却束手无策。

孟加拉实行“非常先进的民主制度”。他们的政府是由国民选举的,而由于孟加拉国的大多数人都不识字,文盲率高达70%,因此,他们的选举海报多数都是图画。候选人的照片下面不写名字和号码,而是画上菠萝、椅子和自行车等图案。他们就以这种方法选举候选人。

那么,为什么孟加拉会人会如此幸福呢?报告书这样解释——他们幸福的秘诀就是在贫穷中没有更高的奢望,满足于现状,会为一件小事而欣喜;另外,他们可以在家人、朋友和邻居之间的感情中感觉到安定,因而比发达国家的人更感到幸福。

而这份调查报告,还给孟加拉国带去了“无比荣耀”的影响——当外国人因贫困和腐败问题指责孟加拉政府和官员时,他们就反驳说,幸福指数这么高,还能有什么问题?不要烦扰我们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绝望也是一种幸福——因为不会去有什么奢望,也就不会有永无止境的欲望了。原来,麻木也是一种幸福——因为已经习惯了眼前,就不会去奢求改变。原来,无法解决的困境也是一种幸福——因为这样的困境使得人们必须互相扶持,从而得到了连生命都无法保障的“安定”!

像蝼蚁一样卑微的活着,就是幸福!

像牲畜一般没有尊严的活着,就是幸福!

这难道不是我们权威的品牌媒体——《明镜周刊》给与我们的解释吗?这样看来,把亲民说成作秀又算的了什么,把毫无证据的事情拿出大肆鼓吹,又算的了什么?连人类的幸福都可以如此定义,摸黑中国?不过小把戏,小CASE而已。套句马三立老师的话,这不过是“逗你玩”呢。

哈哈哈,我也要如窦娥一般疯癫狂笑了。以《明镜》为代表的一些新闻媒体如鬼神般掌握着舆论的生死权,孟加拉难道不俨然是“为善的受贫穷更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了吗?而对中国,怕硬欺软,你们却也做的这般顺水推船!纳粹曾经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当二战后德国努力悔过的行为已经为大家所认可的同时,这个周刊却以其独特的方式坚定不移的执行着纳粹的名言。

我又不禁要想,当今世界,大家都说要民主,民主何来?自然是靠监督。靠谁监督呢?议员?民众?还是媒体?!

在中国,长久以来实行的一直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而很多国内外的人就因此而不满了,代表?谁愿意被代表了?谁允许你代表我了?因为这个,网上也有很多人变着花样的讽刺。为什么,人家外国人就没有被代表呀,总统,议员,都是自己亲自选出来的。而舆论也时刻在监督着这些人。

对,没错,这方面来说他们的确有比中国做的好的多的地方。可是我也要问一句,那么又是谁在代表着舆论的监督呢?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不可能每个人每天都冲着那些议员总统们发言,也不可能统一言论,自然而然的,实际上就是媒体,就是那些报刊杂志,电视网络在代表着民众实行舆论的监督。媒体上报导的消息,被民众接受,然后再把一些言论观点反馈到媒体上,形成舆论。所谓舆论的压力,其实不过是中国的一句古话——人言可畏。既然媒体实际上是代表着舆论监督的,那么我就要再问一句,谁来监督媒体?当一家媒体公布一个消息的时候,谁来保证它的真实性,当媒体发布某种观点的时候,谁又来保证这种舆论的正义性?人有言论自由,但是他难道因此就有说谎的自由,造谣的自由,诽谤的自由,无事生非,颠倒黑白的自由吗?而仅仅靠着保证新闻真实性的“职业道德”四个字,就可以保证一切吗?西方的民众不会轻易相信政府不贪污的承诺,却会去相信媒体不造假的诺言?

政府受到舆论监督,作为舆论载体的媒体,又有谁来监督?!民众麽?如果民众所得的消息大多是通过媒体得来的,他又怎么可能靠着从媒体得来的消息而有效的实现监督。于是,《明镜》肆无忌惮了,无所顾忌的行使着德国人民给与他们的代表舆论的权力,自由的翱翔在“言论自由”的广阔天地里而不必担心受到什么规则的限制。于是中国人喜欢的总理其实不过是虚伪的,中国的黑客是会危害到他们的国家利益的,孟加拉贫穷困苦的人们也是最幸福的?!

窦娥啊窦娥啊,若你活到今天,又会对此发出怎样的叹息?!

不知道《明镜周刊》的人是否知道这么一个故事:赫鲁晓夫在1956年访问英国的时候发表过一篇讲话,说他在车队行进的时候看到有几个人在抗议他的访问,尤其注意到了一个向他挥舞拳头的人。于是他边挥着拳头边对英国人说“一报还一报,我的回敬就是这样,我们彼此都明白。”听众笑了起来,赫鲁晓夫却转而平静地说“我要提醒那个人这么一个事实,过去曾有人多次试图用这种方式跟我们讲话,希特勒向我们挥舞过紧捏的拳头,他现在躺在坟墓里了。难道我们不该变得文明理智些而不相互挥舞拳头?我看该是时候了。”

《明镜》,只是一个代表,一直以来,很多国外的媒体都在这么做,可我也想提醒他们一个事实,过去也有很多人试图用这种方式跟我们讲话,向我们挥舞拳头的更不仅仅是希特勒而已,日本天皇裕仁,美国总统杜鲁门,甚至苏联的一些领导人,但是似乎也没有成功的例子。中国人不主动对你们挥舞拳头,是因为我们更加喜欢文明理智而不是野蛮暴戾。

中国有首有名的佛偈——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愿《明镜》真的可以懂得“明镜”的无尘境界吧。若是仍旧执迷不悟,那么再送你们一句佛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倘若你们当真认为贫苦的人幸福,富足的人却是悲苦,我想我们倒是也不会介意无畏的去承担这所有的不幸,做一个世界上最“不幸”的国家!也许孟加拉是今天的窦娥,但我们已不会去做窦娥之叹了。因为窦娥之叹是无奈的,窦娥之怨是无力的,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不分好歹的天地之上,不如自己,去决定自己的未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