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军团联赛]指尖...抚过他的胸膛 她的心

三棱军刺刀 收藏 21 161
导读: 军医小月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蓝豹,心里疼的...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低头擦拭着自己的泪水。蓝豹还处在昏迷当中,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肩膀上也有绷带,胸前点点的红斑...左手中死死的捏着一沓纸,信纸..还处在昏迷当中的他依然死死的攥着,死死的,那样的用力...也许他并不知道那些纸张早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红,血一样的鲜红,红的像春天的花儿一样...小月左手轻轻的抚过蓝豹那棱角分明的脸颊,轻轻的颤抖着,声音也同样颤抖着:“头儿,你啊,真是个傻瓜啊。看看,你现在还是不肯放开它,又没有人抢,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啊?你差

军医小月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蓝豹,心里疼的...恨不得躺在床上的是自己.低头擦拭着自己的泪水。蓝豹还处在昏迷当中,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肩膀上也有绷带,胸前点点的红斑...左手中死死的捏着一沓纸,信纸..还处在昏迷当中的他依然死死的攥着,死死的,那样的用力...也许他并不知道那些纸张早已被自己的鲜血染红,血一样的鲜红,红的像春天的花儿一样...小月左手轻轻的抚过蓝豹那棱角分明的脸颊,轻轻的颤抖着,声音也同样颤抖着:“头儿,你啊,真是个傻瓜啊。看看,你现在还是不肯放开它,又没有人抢,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啊?你差点死了知道吗?”泪水落到蓝豹的脸上,小月慌慌张张的用手指擦拭着,手指温柔的滑过蓝豹的下颌,柔软细密的胡茬感受着指尖的温度:“瞧你,还这么年轻,就那么冲动。哪点像当年冷静的你了?”小月痴痴的看着蓝豹,想起当年冷静的年轻的不得了的蓝豹,傻乎乎的,小月破涕为笑,痴痴的笑,笑很多年前的回忆,很多年前的往事..清澈的像水一样的眼神,伟岸的像山一样的背影...小月死死的咬住自己的唇,咬出了血,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泪水早已肆虐的流下,流的撕心裂肺,流的稀里哗啦。同时,她的心也在流血,火一样的血,青春的血爱的血。而这血和泪的味道又有谁知道?谁知道呢?蓝豹知道吗?首长知道吗?女孩又知道吗?不知道,没有人知道,只有她自己知道,那味道是苦的,黄连一样的苦,胆汁一样的苦...

轻轻的把头靠在蓝豹的胸膛上,抽泣着.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小护士,端着托盘:"小月姐姐,换药了.还有晚饭."小月慌张的爬起来.擦干眼泪,有些尴尬:"知道了,你放着我自己来吧."护士笑了,全部门或者说国际特工界都知道蓝豹和女孩的爱情,而小月喜欢蓝豹在部门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好了,还是我给你换吧,看看你自己的伤,自己怎么换药那,呵呵..."护士还是笑,拿着咬来到了小月的身边."我们换个房间换好不好啊?这不方便啊.."小月回头看看蓝豹,不好意思的说."行了吧啊,你以为他会突然醒过来啊?再说了...你..还不是希望他醒过来啊.."护士坏笑.小月的脸更红了.自己到是愿意,可是人家呢?除了那个女孩,他的心里哪还放的下别的女人啊...伤感至深啊...小月退下自己的军官常服和衬衣,还算美丽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小月打了一个冷战...

肩膀处的绷带被小护士揭开,"丫"型的伤口暴露.那吧黝黑锋利的三棱刺刀还死死的握在蓝豹的手中.护士小心翼翼的换药.疼痛使的小月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她幽怨的看着昏迷中的蓝豹,泪水夺眶而出..."你怎么就那么狠呢?就这么狠狠的噔着血红的双眼狠狠的将刺刀狠狠的贯穿了小月的左手,还嫌不够,还要反扭360'再钉入小月的肩膀?你可曾知道?这双手救过你的命?你知道吗?小月救过你的命?不.你什么都不知道了,你只知道,有人要抢走你的她你的梦,于是,你就会和面前的人刺刀见红!!这.就是小月爱你的地方,女孩爱你的地方吧(护士出去了...)....

白皙的手指放在蓝豹宽厚的胸膛上,感受着他的阳刚,他的结实和强壮,泪水不断的滴落在她的手背,他的胸膛上。对于小月来说,这个胸膛可以给她安全,给她温暖,给她幸福给她一切,甚至她在奢望着,这个怀抱就是她的家,家......奢望始终是奢望,小月清楚的知道:这个怀抱,这个世界上最优秀,最出色的军人男人的宽厚温暖的怀抱,永远也不会属于他,永远不会!他只属于那个女孩,那个远方的活泼可爱的女孩,谁也抢不走,谁也分不开。永远永远...小月看到了蓝豹左肩头长约寸许的伤疤,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数十天前,自己亲手用手术刀从他的肩头挑出一枚青黑的带毒素的弹头,弹头狰狞的笑,在嘲笑着她..她难道不知道子弹是蓝豹是为女孩挨的吗?她知道,她心碎,她感动...感动着蓝豹的执著,为女孩的一次次付出,一次次放弃...他难道不知道蓝豹的心已被女孩占据吗?她知道,她心碎,她无奈。小月哭,哭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只是往事,只是回忆,只是那份不属于自己的爱。

依昔记得:菊花厅中,蓝豹红着眼睛,举枪指着将军的头嘶吼:“我就是爱她!!怎么着?”那时的他,忘记了自己的头被更多的枪指着;忘记了在一边哭泣的冰儿和自己:他只记得,自己爱女孩,想和女孩在一起,永远...

依昔记得:丛林中,昏迷的蓝豹闪电般抽回捏着女孩来信的左手,右手刺刀已经贯穿小月的左手钉到小月的肩膀上,血溅红了蓝豹的眼睛,他嘶吼:“谁也别想拿走它,拿走我的梦..”那时的他,忘记了自己面前的是军医,是朋友不是敌人;忘记了自己重伤的后脑和冒血的伤口;他只记得,女孩的信是他的唯一,谁也抢不走,我管你是谁,老子一样刺刀见红!

依昔记得:战友首长都在的时候,蓝豹兴奋的像小孩一样在纸的正反面写下自己和女孩的名字,嚷嚷的全楼都能听见:“看见没?谁能分开它?谁能分开我们?她是我的女人!谁能分开?”那时的他,忘记了战友首长间传递着暧昧的坏笑;忘记了女孩知道后会害羞的脸红像熟透的苹果。他只记得,他和女孩就像纸张的正反面一样谁都分不开,碎也要碎在一起,女孩是他的骄傲是他的全部,他骄傲的要让全世界知道他爱她,她爱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