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二卷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不祥的预兆

李伟新 收藏 2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size][/URL] [内容简介] 目光对碰了一下,龚破夭即从尉迟风的目光里,读到了一种严峻。 “喝酒、喝酒,我们两兄弟还没有好好喝过一场哩。”尉迟风像要回避什么似的,主动地要和龚破夭喝酒。 一看这阵势,龚破夭的心已经明白了七八。 这酒不是兄弟相聚的欢庆之酒,而是送行的壮烈之酒。 在尉迟风爽朗的话语里,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美军汤姆斯少将一看,方明白杜军长并非吹牛,马上转尴尬为笑容,朝龚破夭他们伸出拇指,“中国特种兵,神、神、神。”

但目光落在中国特工队员身上,却仍然充满着一种疑惑。在他汤姆斯的眼里,特工队员不是瘦得如竹,矮得如鼠,就是肥得流油,当中几个还文文气气的,如同书生。看得两眼的,只有万全策和赵卓宾。比起他们牛一样健壮的特种兵,简直是天和地之比。

杜军长拍拍汤姆斯的肩膀,“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人不可貌相。”

“是的、是的。”汤姆斯毕竟是半个中国通,点了则明。

晚上,空军基地特地设宴,招待杜军长一行和中美特种兵。

入席的时候,杜军长特地朝尉迟风和龚破夭招手,要他俩坐到他们那席上,还要一左一右坐在他身边。

杜军长拉起龚破夭的手,望了一眼戴安澜师长,笑问,“如果我没猜错,他就是你戴师长手下的爱将龚破夭,并且还敢抗令的。”

戴安澜点了点头,却道,“他不仅仅是我们师的战将,也是新五军骄傲。”

一下被自己的师长提升到军的高度,龚破夭心里虽然感到自豪,却也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便故意地问,“戴师长,我们什么时候归队,去参加长沙战役?”

戴安澜看了看杜军长,欲言又止。

杜军长乐道,“戴师长,你瞧瞧,一表扬他,他就急了。”

戴安澜笑了笑,然后对龚破夭道,“你们一直都没离队嘛。郑师长、邱师长,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两位师长都答。

李绍嘉那一掌劈石,就很为他郑洞国长面子。李绍嘉毕竟是来自他们荣誉第一师。

倒是邱清泉师长心里有点怅然。虽说郭超常出自他们新编第二十二师,可在200师的特工队员面前,却显得势单力薄。忍不住,便回头叫郭超常,“小郭,你过来一下。”

郭超常马上飘到邱清泉身边,“啪”的一个敬礼,“有何指示,请师长发令。”

“哈哈,免礼免礼。”邱清泉笑道,然后脸色一转,严肃地道,“你今晚的任务,就是要敬我们杜军长三大碗酒。”

“是,师长。”郭超常一副坚决执行命令的样子。

邱清泉开了头,郑洞国岂甘落后?即刻就招来李绍嘉,下达要敬军长一碗酒,敬戴安澜和邱清泉六碗酒。

“坚决执行。”李绍嘉爽快地答。

杜军长却摇了摇头,笑道,“我们怎么能打内战呢?得一致对外。”

三位师长一听,马上醒悟过来,“对对对,一致对外,一致对外。杜军长的酒,让他们心里先敬着。”

这外,自然就是美军特种兵了。

上桌的是茅台酒。

酒瓶一开,满屋皆香。

望着茅台酒哗啦啦地入碗,美国大兵都禁不住发出“哇哇”、“咦咦”的赞叹声。

汤姆斯便对杜军长笑说,“你们中国人喝酒啊就像喝水,是不是太浪费了?”

“李白斗酒诗百篇,哪一首诗不顶千斗万斗酒啊?”杜军长借题发挥地道,“我们中国人要爱的,就爱得热烈,不会假装斯文。”

言外之意,当然是指洋人喝酒的慢吮慢抿,一杯酒喝上半个时辰。

好像是事前安排好了似的,国军的特工队员都分坐到美国大兵中间,以一对二。连杜丝丝和郑得泉都不例外。

基地司令先以主人的身份致了开酒词。

酒过三巡,便自由发挥了。

开始的时候,汤姆斯望着自己的大兵一碗一碗地与国军特工喝得豪爽,脸上便春风。心想演习输了,这酒席上定会争回点面子。

然而,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十几碗酒之后,他手下的特种兵已喝趴了大半,而国军特工似乎才刚刚有了一些酒意。

整晚,都是喝酒、谈些家常,半句也没有涉及紧张的战事。

但透过表象,龚破夭仍然感觉到,杜军长他们不过是内紧外松,人在这西南,心却在长沙那边。而且,入秋之后,日军为封锁中国后方,阻止中国取道越南运送物资,同时积极准备发动桂南战役,以侵占中国通往西南大后方的沿海交通线。11月15日,日军集结10余万人,由北部湾开拔,向广东北海(今广西壮族自治区)大举进犯。日军第五师团及台湾旅团主力在海、空军掩护下,在钦州湾登陆。11月16日登陆日军占领防城,17日占领钦州。两相比较,长沙保卫战虽然也很重要,但重中之重,似乎在桂南这边。新五军是国军第一支机械化装甲部队,极有可能从长沙抽调到桂南作战。说不定,杜军长已经接到了这个命令。

再者,他们原计划的三个月特训,一个半月就结束了。

尉迟风应该知道这些情况,可这家伙守口如瓶,半点风声也没向他龚破夭透露。

看到美军特种兵喝趴了大半,杜军长他们就开心地离席了。尉迟风跟了出去。

等尉迟风回来,龚破夭便悄声地问,“杜军长他们要赶回去?”

尉迟风点了点头。

目光对碰了一下,龚破夭即从尉迟风的目光里,读到了一种严峻。

“喝酒、喝酒,我们两兄弟还没有好好喝过一场哩。”尉迟风像要回避什么似的,主动地要和龚破夭喝酒。

一看这阵势,龚破夭的心已经明白了七八。

这酒不是兄弟相聚的欢庆之酒,而是送行的壮烈之酒。

在尉迟风爽朗的话语里,龚破夭分明听到了一种替他忧心的关切。杜丝丝过来敬酒的时候,眼里就几乎是闪着泪光,仿佛这一场酒之后,就是永别。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