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压上去,压上去!1营、支援连全部压上去。”萧扬看着由WZ0002-ZC型8×8轮式装甲侦察车发送回来的战场态势,审时度势的投入了最为有力的攻击力量“侧翼迂回的两个连给我狠狠插入到敌师指挥部的位置,找到它、捣毁它!”萧扬补充说到。

整个南定城外已经打得如同开了锅的稀饭样,到处都在翻腾着。炮弹、炸弹不断掀起阵阵的冲天火柱,飙舞着的热浪咆哮着势无可挡的翻滚着。一辆辆被击毁的战车的残骸还在熊熊燃烧着大火,七零八落的碎片纷纷扬的散落在遍地的尸骸之中。狂暴如雨的子弹如同捅了窝的马蜂样,嗡鸣着从人们的耳边飞过,-咻咻-而下的炮弹在天空中拉开一道又一道弧线。

在飞机的狂轰滥炸和猛烈的炮火轰击下,所谓的集群冲锋最终成为了一场集体葬礼。许多‘越人阵’士兵连中国人的身影都没有瞧见,便被从天而下的炮弹和炸得血肉横飞。

αx2 =βy2,纯粹人海冲锋式样的‘兰切斯特定律’最终在钢铁力量之下土崩瓦解,‘越人阵’第11师的溃败几成定局。右翼位置上的第31步兵团率先垮了线,在第253机动团2营、反坦克连那如同暴风骤雨样的火力打击和飙风样的冲击下,第31步兵团全线崩溃。

南线,疯狂冲击南定城的第33步兵团、第32步兵团,在碰了个头破血流之后,不得不放弃继续攻击南定的作战计划,因为事实上这两个团已经是损失惨重了。那满地的车辆残骸,还有血肉模糊、残存不全的尸首无时无刻不在让依然活着的人心惊胆颤,而垂死者的呻吟、哀嚎,更是让包括欧洲军事顾问在内的所有人悚然变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中国军队的打击却达到了高峰。十余辆BK1070型8×8轮式120毫米自行突击炮齐射的火力让一辆辆轻装甲的‘越人阵’战车被打得火光四起、烈焰冲天,伴随着凄厉的金属贯甲声,法制装甲战车的合金外壳被撕开一个又一个狰狞的弹洞,猛然爆裂的火球则整个地将战车如同熟透了的石榴样绽放而开,伴随着巨大爆炸声,整台车四散五分。

接连的火力打击下,游走在外线的105毫米8×8轮式火力支援车保持着自己的射程优势,利用105毫米杀爆榴弹一次又一次猛烈轰击着零星抵抗着的越南人的火力点。而如同干瘪的癞蛤蟆的‘东风铁甲’则就如同雨季里的蛤蟆一样,漫天遍野,反坦克型、武装活力型,本就和‘悍马’没什么区别的‘东风铁甲’也将自己搞成了完整的车系。

数架战斗机尖啸着从冲击的中国军队的头顶划过,又开始对‘越人阵’第11师进行猛烈的钢铁洗礼。几十辆WZ0001型8×8轮式步兵战车、WZ0002型8×8轮式装甲运输车从远处的地平线处冒了出来,绵密成了一道黑压压的装甲锋线。放下的尾舱门处,冲出车舱的中国数字化步兵抵枪而行,稀稀拉拉的排成一条疏松的散兵线。进攻开始了。

“自东汉马援平安南以来,我天朝之军从未真正在这片土地上获得过胜利,即便是成组时期,最为鼎盛的明王朝亦是如此。熙宁战争,越人侵入,连破钦、廉、邕三州,屠宋朝军民十余万,此等国耻家仇我们能忘记吗?越南战争,我中国人民节衣缩食,支持他们抗法抗美,我们的高射炮兵甚至为了这些狗娘养的血洒异国他乡,可是换回来的是什么,换来的是这些狗日的杂种吃着中国大米,拿着中国制造,来打咱们中国人,抢咱们中国领土,狼心狗肺之徒,占我南沙、西沙诸岛,无耻之极,甚至狂妄叫嚣要与我中华一战,此等贼子不灭,我们还算是中国军人吗?”萧扬的慷慨在通讯频道里激昂。

一门门高昂起炮管来的PLL-05型120毫米6×6轮式迫榴炮再次同声发出了怒吼,炮弹掀起的火海热浪还没有散尽,新一轮的炮火又一次从天而降,炸起冲天的烟火。

“准备,准备!”望着那些越来越近的中国战车和步兵,混乱着组成抵抗的越南人在军官们的口令声中,嘈杂着架起自己的武器。反坦克导弹也被架设了起来。

猛然之间,无数的流星从天空中陨落而下,一整排的火光顿时将那些尚有一丝抵抗之心的‘越人阵’士兵的意志给彻底瓦解了,火海熊熊燃烧成了一片,到处都是如同火山样喷发的热浪。

紧接着又是一片流星之雨迎面而来,更为凶狠的杀手来了。数十架武装直升机杀气腾腾地从第253机动团的冲击阵线后爬升出来,组成令人窒息的‘空中铁骑锋线’。

随着新一轮炮击的结束,悬停在远处用反坦克导弹点杀为数不多的装甲目标的武装直升机群突然的冲了过来。微微下点的机首下,30毫米链式机炮开始猛烈扫射着地面。

最为第27空突集团军的第3支旅级战斗群,第81空中机动旅并没有和第79、80旅那样前往府里、宁平,而是被投入到了南定的作战方向。虽说是啃不到有着‘西贡卫队师’之称的第1师那样的硬骨头,但逮上第11师来开刀也算是不错。至少不用两个旅去互争一块骨头。

可是谁想到,当第81空中机动旅匆匆赶到战区的时候,近卫集团军-第85机动步兵师的253团已经抢先动手了,以一团之力,硬是撼动‘越人阵’第11师这棵大树。这也难怪,谁让这棵大树的根基太不稳了呢。整个战区早已经打得开了窝,炮兵、空军都掺和了进来,匆匆而来的第81空中机动旅意识到,自己再不放快一点动作,恐怕这骨头汤都喝不到了。

一上来就是狠手连连的第81空中机动旅丝毫不顾及什么战俘、缴枪不杀这样的废话,在骄傲的空中骑兵们看来,老子我是打机动作战的,打完了就撒丫子跑路,哪里还带他妈的俘虏,再说了,即便想带,你总不能让狗崽子们也跟着做直升机离去吧。罗马人和迦太基人的坎尼之战,不就是后面的俘虏和前面的迦太基大军同时发难,才造成罗马历史上的大惨败的。

不过不要俘虏也不是指枪杀、坑杀战俘这样的烂事,高傲的中国军队是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的。最大火力杀伤,空中突击部队讲求的是这个概念,至于存活下来的战俘,能够交给地面推进部队的就交给地面部队,不能交给的就地遣散,反正是失魂落魄回去的战俘同样是种心理战,让这些幸运的倒霉蛋回去,只会带给其他敌人心理上的震撼。

一方面是由于活着回去的战俘只会给同伴们带去战斗时的那种惨烈之景的描叙,只会两眼发呆的讲述空中骑兵们那铺天盖地而下的钢铁洗礼,那如同火海一样的战地;

另一方面,活着回来的战俘会让敌方士兵们觉得中国人是优待战俘的,他们不会对被俘产生恐惧,而这种思想会使得他们不会去做那样拼死一搏样的困兽之斗,而杀戮战俘只会让敌方士兵产生战死也是死,被俘后遭虐杀也是死,两种死法还不如选前者呢。这样一来,部队在以后的作战中,所遭到的抵抗只会更加的顽强,中国不是有句俗话“能打的也怕拼命的”吗?

越过第253团攻击锋线上空的第81空中机动旅开始了他们如同表演样的攻击,一架架掠过‘越人阵’第11师队伍上空的武装直升机群用铺天盖地而下的火箭弹雨和那如同火链样扫过的30毫米机炮火力,同时在混乱不知所以的越南人的车队、人群中破散开纷飞的腥风血雨。到处都是那在火光中乱舞的残肢断臂,以及那飞溅着的淋漓碎肉。

十余架‘直-16’运输直升机搅起强劲的气流,悬停在低空,滑降而下的机降部队迅速完成与防守在南定城北郊的253团3营的会合。‘运直-17’型倾转旋翼机的腹肚中,吐出一辆辆轻型突击车,机载的7.62毫米6管机枪用最为狂热的弹雨扫射在远方。

“我靠,一到关键时刻,就有抢桃子的来了!”萧扬哼哼地说着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

“各营、连迅速向心攻击,以最快速度解决战斗!”萧扬对着送话器恶狠狠的吼道。

飞掠过空中的武装直升机群不断将死亡和钢铁热焰降临下来。成群的运输直升机从火光之上飞过,放下一对对机降步兵,战斗已然迸发到了最为激烈的高峰。

一群群炮弹接连从天空中呼啸而下,冲天而起的火柱涌动着,舔舐着。咆哮着的装甲战车碾压过死伤叠野的‘越人阵’第11师-第31步兵团的阵地,继续向前冲击。伴随作战的机动步兵紧随而后,协同作战,手雷、轻重机枪火力,如同开锅的沸水样,爆炸声接连不断。

“看来,这个第11师是宣告结束了。”看着显示屏幕上,成群降下步兵的直升机群,雷石将军笑着对身边的蔡兴宇将军说到“你的这左右两把菜刀砍得够狠、够毒辣啊!”

蔡兴宇将军哈哈笑着“第85机动师是卫国战争的功勋部队,这第27空突集团军嘛,且不说是老甲等了,单是着全军第一空突力量的名号就是够响亮的了。”蔡兴宇将军笑着说到“这杀鸡用了牛刀,胜之也不武啊。不过话说回来,不用牛刀安显我中华之威!”

“好一个‘不用牛刀安显我中华之威’!”雷石将军抚手大笑到“这开山第一刀砍了下去,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们也该是活动活动筋骨了!”说着雷石将军走出作战室,门外一片阳光灿烂。耀眼的金色迷离让人感到那份夺目的绚眼。中秋的阳光总是这样温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