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军团联赛]南疆那缕不散的军魂

公交车上的电视突然转换到了直播某省的什么奥运安保大阅兵的画面。我就傻傻的坐在车的最后一排静静的看着屏幕上的武警们列队在操场上哼哼哈嘿的走队列喊口号,很安静的在看,不知道自己想些什么,脑子当时应该是空白的,然后很凄惨的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了,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了,耳朵里塞着耳机放着音乐;“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对了,然后就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同样是操场...我和我的兄弟们横十五纵二十肩枪持枪齐步变正步番号震天尘土飞扬;“哈!”响彻天地我们面目狰狞,300多人一跃而起,将自己年轻的身躯抛向空中舒展开一个完美的“大”字,再狠狠的将自己年轻的身躯砸向地面;寒光四射我们眼神凌厉,将自己手中的匕首划出最完美的弧线,伴随着弧线的,是神佛皆惧的死神召唤“杀!杀!杀!”..“我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忠于职守,努力工作,苦练杀敌本领,坚决完成任务,在任何情况下,绝不背叛祖国,绝不叛离军队!”铁骨铮铮的誓言从我们年轻稚嫩的口中吼出...似乎没有哭,因为我从来不会哭。但是,真的是有哭的感觉的。想念那支横十五纵二十的队伍,那支方阵,共和国最精锐的方阵。现在呢?十年了,十年过去了,曾经在一起持枪肩枪的人,还剩不到一百五了...心,狠狠的痛了...马上就是八一建军节了,也马上就是姨夫的忌日了,很想念他,也很想念我的那些兄弟,在天堂的兄弟,还有姐姐,妹妹。你们在新的一年的建军节都还好吗?



烈士陵园,这片阳光晒到身上,都觉得有些寒冷的世界里,风中传来的是长眠在这的英雄们的叹息,云中翻滚的是英雄们纵死无悔的热血忠魂,就是在这片肃穆的大地中,英雄正在松柏的环绕中,静静看着他们脚下的苍桑红尘。我站在姨夫的墓前。想起了伯伯说过的事情:姨夫的婚礼,是在特种大队的礼堂内举行的。姨夫喝醉了,瞪着迷离的醒眼,拍着桌子拨开了拉他的政委,蹒跚着单膝跪地,眼泪硬生生挤出眼眶:“兄弟!天上的兄弟!二连长..你他妈的看见了没有..哈哈...老子娶到老婆了,你呢?不是打赌说谁娶不到老婆谁请吃饭么!!..你人呢?你输了你知道吗?.你..你要请客的啊...你人呢?..人呢..给老子滚出来啊!..你不是男人!...你..你说话不算啊你..好..不算就不算了...今天我请..我请你喝酒!..喝最好的酒..”说完,一瓶最香最醇的中国茅台酒,从他手中倾倒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晶莹的银线,狠狠坠落到这片军人的热土之上:“兄弟们,今天请你们喝酒了!...天上的,你们看到了吗?..看..看到了吗?..我 ***今天结婚了,今天..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可是我知道..我他妈的比谁都清楚..没有你们..没有你.. 我不会有今天不会有不会...”说着说着就睡过去了...然后就是政委向军官和兵们下达的命令:“今天晚上,让他好好的休息,谁闹,我收拾谁!”





政委的话还没有说完,姨夫又扶着凳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伯伯(时任是我姨夫所在部队的首长)面前,瞪着红红的眼睛,右手狠狠的划到太阳穴前,军帽早不知道扔哪去了...粗犷的声音伴随着粗犷的泪水狠狠的砸到地面:“*军第*侦察大队*连连长***向首长同志报告,我连已经成功完成上级交付任务,应到七十四人,实到二人,请指示!”伯伯愣了,他知道姨夫醉了,回应着:“你们辛苦了!你们已成功完成任务,我军以你们为荣!”眼泪也生生挤出了眼眶,伯伯也永远不能忘记那场未载入战史的侦察兵突围,连建制被取消,全连战士除姨夫和另一人之外全部阵亡..“首长,他们不该啊..不该..全连..那是一个连的人啊...”现在我知道,姨夫当时是在醉酒中,回到了,回到了承载了他们的火热,他们的青春,他们的无悔,他们的骄傲的战场上...那出征前通讯员口琴吹奏的国歌...麻栗坡墓碑上一张张年轻的脸...以及那场在枪林弹雨中玩闹的“猪八戒背媳妇”,那个叫茗的可爱的女孩...



壮岁从戎千里路,红旗远上冰河戍。夜半狼声喧裂谷,人未怵,此心只愿金汤固。

却问木棉开几度,连营梦断伤迟暮。洲上闲吟雄鹰怒,谁肯顾?忠魂荡过晴川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