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碗病号饭真正能有多补?这个问题很难作答。它可能只是一碗米粥,也可能只是一碗鸡蛋面条。但是在军中各种各样的饭里,没有其他饭可以像病号饭一样,从形式到内容都附着那么多的意义。军队是钢铁的集体。当兵的日子里每天都挥洒着男子汉的豪情,高强度的训练场上充斥着阳刚,这个熔炉里锻造出一批批中华民族的汉子。铁骨铮铮的军人生病了,用一碗病号饭盛满着组织的关怀、集体的爱心端到了床前,一瞬间撕裂所有的刚强,将那浓浓的温情直送到心坎上,让钢筋铁骨的汉子心里暖暖的。说病号饭最具温情意味,一点都不过。一碗病号饭的意义,在于情,它的价值来源于人民军队特有的文化基因。病号饭是做给生病的人吃的,生病的人心里最是脆弱,此时此刻最需要的就是组织的关怀和集体的温暖。把这样的爱心以病号饭的形式送给生病的战友,吃病号饭的人心里会想:在这个大家庭里,我是不孤独的,我是被大家关心着的,我是受到重视的,病号饭在这一刻的意义已经远远大于了病号饭本身。病号饭是一份简单的关怀,它简单得朴素,简单得纯真。战士生病后,心里难免会勾起对远方家乡亲人的思念。病号饭的出现会让生病的战士心里有家的温暖和亲人的关怀,战友情、同志爱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在连队,新战士想家了,遇到困难挫折背思想包袱了,连队干部就用病号饭的简单关怀去解开他们心中的结。心与心的交融是最强的黏合剂。病号饭是心的载体,传载着革命军人之间的情与义。那些关于病号饭的故事和温情,会让当兵的人铭记一生。

病号饭的渊源无从考证,但一直都伴随着战争与和平。这里我们将5个年代的“病号饭”收集整理出来,将这些年代的记忆和特征进行还原。


长征年代


代表食品:青稞面


代表特质:生死相依


《长征》中有这样的镜头:战士们的干粮袋经雨水浸泡后,里面的青稞面早已结成一根硬棒棒。掰下一块青稞面疙瘩让周围的人看一看,再泡到野菜汤里。这样互相监督,限制干粮的消耗量,防止没走出草地就断了口粮。红军最艰难的时候,嚼腰带、挖草根、煮皮包,青稞面这种很基本的战士口粮就显得弥足珍贵,一小撮青稞面总要相互推让,有掉队的病号了,就有战友把青稞面让出来煮病号饭。将青稞面送到病号嘴里,喂饭的人和进食的人,心情同样沉重,沉重的是,吞咽一口青稞面,都似乎是在吞噬其他战友的生命,但心中那个活下去将革命进行到底直到最后胜利的念头始终不灭!我们不能也不会忘记过去,忘记等于背叛,青稞面在那个时候就是战友间生死相依的特殊符号。


抗日、解放战争年代


代表食品:缴获的罐头


代表特质:鞭策


激励《亮剑》中团长李云龙看望受伤的政委赵刚时,叫警卫员“和尚”把缴获的罐头拿出来,并兴奋地大喊“老赵,看我带什么看你来了”。那种打了胜仗扬眉吐气的神态让人看得大呼过瘾。抗日、解放战争时期,军队吃饭睡觉都搂着枪,谁生病、负伤了,炊事班也没有那个条件好好地做一顿病号饭,缴获的罐头就成为战友恢复体力的速食,在战场上受伤是光荣的,所以就有了吃西洋罐头的特权,伤员、病号可以好好地打打“牙祭”,对战士无形中就是一种鞭策激励。


建国初期


代表食品:白面馒头、咸菜稀饭


代表特质:战友情深


刚建国的时候,伙食标准很低,一个连队每月只有少量的白面和大米,其余的供应高粱面。每顿饭每个战士可以分到一个2两的小馒头,如不够可以吃煎饼。只有星期天改善生活时每人才可吃到一碗大米饭。这时候的白面馒头以及榨菜稀饭都属于细粮的范畴了,建国初期的大练兵、大比武活动比较多,所以炊事班对待病号饭也采用了“实惠”的体贴,蒸上点白面馒头,热点稀饭就点咸菜,也算是对病号同志的“温暖”,军人之间良好的品德是谦让,有好东西总是先想着战友,然后再考虑自己。


七八十年代


代表食品:鸡蛋面


代表特质:传统延伸云南个旧有位28年前入伍的老兵在回忆录上说,最难忘是当年的病号饭。当时部队的伙食标准每天仅仅4角7分钱,每星期只能吃上一餐仅有几片肉的荤菜,而主食45斤的定量仍然是玉米面为主粮。一些战友累倒或生病了,能吃上一碗病号饭,竟然成了指战员们羡慕不已的事,当时的病号饭不过一碗面条,用大葱或蕃茄炒一个鸡蛋倒在上面罢了。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竟没有人假装生病而享受吃病号饭的待遇。那个时候的病号饭吃得不容易,如果真有装病蒙混过关的人,是要受到良心和道德双重谴责的。这样,鸡蛋面条成了一个时期的流行经典,也成为检验假丑恶的代表食品。直到现在,好多人看到鸡蛋面,都会不约而同地想到“病号饭”。鸡蛋面成为病号饭的代名词,更是战友间相亲相爱这个光荣传统的延伸。


九十年代之后


代表食品: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鸡蛋面成为病号饭的经典。总的来讲,病号饭的内容与形式不拘一格,“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可以说是荤素斋皆有,色香味俱全。


代表特质:和谐友爱


军队的伙食现在实现自助之后,大鱼大肉已经变得不再稀罕,战士们不仅仅需要填饱肚皮,营养健康正在被逐渐看重。当食物的可供选择程度达到眼花缭乱的时候,就只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病号饭做得好不好是能力问题,给不给病号用心做饭是态度问题。现在的士兵考虑更多的不是到底病号饭吃什么,而是生病以后是否能得到连队、上级的关怀。这就给带兵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病号饭的质量也有了更新的标准。病号饭如何发扬光大呢?和平年代没有战争的炮火、血泪、硝烟的洗礼考验,更多是具体的、细致的、贴切的关怀照顾,只有和谐友爱才能使军队这个大集体更加温暖,才能使更多的病号恢复健康、热情地生活在生机勃勃的绿色军营里。


病号饭关键人搜索


病号饭,从开始“酝酿”到最终执行,通常要经历N个环节,同时还牵扯到不同的“关键人”,可谓“一人得病,全连总动员”。一碗病号饭,吃到嘴里谈何容易?可谓人人参与,人人奉献。这其中除了浓缩的营养和精华之外,更多的是聚集了一份份爱心、关心和诚心。


班长


在单位组织的一些事迹报告中,作为听众的你常常会听到班长如何关爱生病战士之类的故事:轻轻抚摸着你微微发烫的额头,再端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递一杯热茶,一个个老套的情节不停地重复,也许甚至是同一个版本的内容。班长,军中之母。绝非浪得虚名。从你入伍的第一天起,就开始与他一起“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所以,你一个忧郁的眼神、一脸淡淡的惆怅、一声有气无力的话语,班长就已知道你是否进入了“病发期”。与其说班长的“嗅觉”如何灵敏,倒不如说其凭着过硬的责任心,这才使你的“病情报告”向上传达得如此神速。


连队干部

至于能否享受得上“病号饭”,还得连队干部发号施令,连队干部通常会“明察秋毫”,一看二问三观察是必经的步骤。病重的,饭里多加个鸡蛋、菜里多放些香油也顺理成章,如果再特许来个小炒之类的,心里温暖,病也会好上一半。病轻的,一般不会征求其意见,通常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就可以了,但质量一点也不低。不过一旦发现无病呻吟混吃“病号饭”者,那对不起,饭“免谈”。事罢,指导员还会“盯”上你,思想不“纯洁”,教育不能少。


连队值班员


日常工作中,连队除了连首长外,权力最大的莫过于此人了。连队值班员,负责协调全连的工作,掌握正常的一日生活制度节奏,做到上传下达。对于“病号饭”命令的传达,当然也含糊不得,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熟记“病号饭”的内容,包括饭种、饭量、做饭时间,传达对象也要准确,以司务长或炊事班长为宜,或者托付给炊事班里一位责任心强的老兵。最后进一步细化要求,色香味俱全的同时,由炊事技术较高的同志掌勺,这样“病号饭”的质量就有了保障,连队值班员也就忠实履行了“使者”职责。


司务长


司务长在接到要做病号饭的“口谕”的同时,就开始琢磨“病号饭”的材料。一般采取“现场办公”,监督与指导并举的方法进行,比如做鸡蛋面,就会挑出几个新鲜个大的西红柿;炒米饭,会把火候控制得恰到好处;熬稀饭时,多放一把糖??在确保营养第一位的前提下,开始操刀。无论红烧肉还是炒米饭,都会让你胃口大开。毕竟,品种的更换丝毫影响不了佳肴的质量。司务长早已在心里牢牢地记住一点:做好饭才是硬道理!


炊事员


这是掌勺者,“病号饭”从他手中诞生。 “病号饭”作为小灶出炉的产品之一,色、香、味肯定要跟上,而这一切都要取决于“操刀手”——炊事员,毕竟“一把刀”也不是好当的。通常炊事员都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怀着十二分的诚心,用心烧出一顿可口美味且质量上乘的“病号饭”。做任何一种“病号饭”,“操刀”的炊事员绝对是100%的用心,100%的真心,100%的专心!


指导员


指导员也许是第一个将香喷喷的“病号饭”送到你床前的人。俗话说:“好伙食顶得上半个指导员。”所以,经验老道的指导员早已禅透其“玄机”,成为送“病号饭”第一人也就不足为怪了,当指导员小心翼翼地把热腾腾的“病号饭”端到你的面前,你接过后,除了用心卖力吃外,别无选择,因为感动进行时。正好,你平常也没机会和指导员“亲密接触”,这会好好汇报一下思想,“苦水”、“酸汤”、“咸菜”全都一股脑地涌出来。就这样,指导员把你思想上的“病因”也借机彻底根治了,可见“随机教育”随机得恰到好处。


同班战友

这是你忠实的陪护人员。从你得病开始,你同班的战友就眼巴巴地看着你,插不上手,分担不了,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你祝福。这下,看着你把饭吃完,手急眼快的顿时忙起来,乐呵呵地当起饭碗清洁员,那认真劲甭提了!口才好的不忘讲个笑话,更有甚者扮个小丑,想着法子逗你乐。气氛活跃了,感情更浓了。如果你的病情较重,哪位仁兄有幸陪护,那他会感谢你得痛哭流涕,他会信誓旦旦地保证当一名合格的陪护人员,因为能够有充足的理由不参加训练总是快乐的。但对外美其名曰战友之间情深深意浓浓!一次病号饭的感受,就是这样的痛并快乐着!

我们时代的病号饭价值观




军人坚强阳刚,但就如张飞这般勇武威猛之士也害怕一个“病”字,铁打的汉子也难脱离它的困扰。在问到是否有吃病号饭的经历时,65.74%的兵们都选择了“有”。战士们并非生长着传说中的钢筋铁骨,所以病号饭在军中是普遍的,也就无怪乎能够形成一个传统,代代相传。


在要求列举连队常见的病号饭时,真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经过统计,鸡蛋面、蛋炒饭、米粥位列前3名。在所有接受调查的单位中,鸡蛋面备受青睐,演绎成病号饭的主流,而我们在一些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发现病号饭也往往定格于鸡蛋面,它是历经千锤百炼后留存的病号饭经典。


连队对生病的战士是有特殊关照的,所以病号饭往往也都是使用小灶烹制,有71.01%的战士觉得病号饭吃起来非常可口。有25.51%的战士觉得口味一般,仅有3.48%的战士说“看着就不想吃了”。我们时代的病号饭主流是没有变质的,因为连队对战士的关怀和友爱没有变质。


在“你最想吃哪种风格的病号饭”一栏里,8.86%的战士选择了“大鱼大肉”,60.43%的战士选择了“清淡可口”,另有30.71%选择了“水果点心”。生病的人,吃清淡可口的食物和一些水果最有利于身体恢复健康,从医学的角度讲也是这样子,我们时代的病号饭是科学的。


生病了,你有选择自己喜欢的病号饭的权利吗?74.71%的人有,只有4.86%的人没有,剩下20.43%看情况不能确定。但经过调查,86.71%的连队能随时保证有病号饭,95.86%的连队干部给战士送过病号饭,90.59%的连队里,干部和战士的病号饭是没有区别的。


和谐社会讲求“以人为本”,那什么是“以人为本”呢?人性化的弹性管理体制。当然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能满意,大部分人满意就代表了集体的意志,代表了主流的发展方向。人民军队不是军阀作风,没那么残酷,没那么没人情味儿。教育战士们要“以连为家”,那么连队就要让战士们感到家的温暖。积极构建“和谐”军营,不是一句空话,要用实际行动来具体体现。我们的战士们做到了,干部做到了,连队也做到了。


和谐的军营里,友爱的环境下,会不会滋生“不和谐”呢?所以我们调查了有多少人装病骗吃病号饭,只有0.7%的人有过,75.57%的人没有,23.73%的人有过这样的想法,真的希望这0.7%的战士们是抵挡不住病号饭的美味诱惑而装病。我们的战士们是朴实的,不利用战友情、同志爱来贪图小便宜,不去亵渎这么真挚的情谊。毕竟,我们一起来扛枪保家卫国,我们是战友,我们是兄弟。这次的调查结果让人欣慰。尽管,它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但是以小见大,我们能够从其中发掘出我们时代的病号饭价值观,能够看到现在军中主流的东西在哪里。


说说病号饭


病号饭,简言之,专为生病的人准备的饭菜。


话说这军中的病号饭,往往就是一碗面条两个鸡蛋外加三四根小青菜。这个组合从何时起始,无从考证,但是医学上说:染疾之身,精神不振,食欲不好,消化不强,宜吃“软食”。而军中病号饭的这个组合恰好符合这“软食”之三大标准:少渣、易咀嚼、好消化,于是这个组合就同部队的其他传统一样,兵虽换了一茬又一茬,约定俗成的规矩却从不走样。“有幸”享受一次病号饭的,人家背后称这是“高干待遇”。看来,这不起眼的病号饭,它的传统却是根深蒂固,这中间的学问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参悟透的。


我生平头一回吃病号饭的时候,看着班长端进门热乎乎的鸡蛋面,心情格外激动。当时拔了牙,嘴张不开,只能小心翼翼地一根根往嘴里唆着面条,尽管如此,我还是感到美味无比,认为天下间最好吃的莫过于此面条了,到如今仍能回味起那种味道,它是那样的好吃,好吃得让我浑身的汗毛孔都是那样的舒坦。


虽然是如此的美味佳肴,但是这病号饭也不是谁想吃就能够吃得到的。战士生病了,由班长向连队首长报告,是否做病号饭,决定权在首长手中,其他人不得擅自做主。闹情绪,无病呻吟,以身体不适为由,借故不出勤、不训练,压床板没病装病的,这是“毛病”;病情轻,小病大养装重病号的,这是“欠练”,以上两种都不够资格享受“高干待遇”。真正生病不能或者不便与大伙儿一同站队唱歌进食堂的,拿着团卫生队军医开回来,上面写着“休息一周,吃流食”的病假条的,才有专人派送病号饭,这“专人”同样得由首长指定。通常,第一次都是首长送,然后是本班班长,再然后是副班长。当然,这一切的前提得是你一定要有“病”。


病号饭是比较正规的说法,还有一种说法叫做“开小灶”。但后者多少都有点暧昧和贬义的味道,所以不常用。连队吃饭都是用大锅炒菜,说难听点,叫吃大锅饭,心里总觉得没多少油水,而开小灶就不一样了,在汤中就能看到油花花儿,让人吃得浑身冒汗,要多美就有多美,吃完齿间还留有淡淡的葱花儿香。这样特殊待遇的诱惑,勾引了多少“疑似病号”的人肚子里的馋虫,为了一饱口福而以身涉险,甚至前赴后继,百折不挠。因为连队有规定,什么情况才可以享受开小灶的待遇。你就是得了肺结核,不满足必要条件也不行,所以这病号饭就更加显得尤为珍贵。


珍贵归珍贵,小灶还得开。集体生活中的个体生病了,开个小灶做顿病号饭是最起码的关心。一碗病号饭看上去微不足道,要做也只是炊事员举手之劳,但要真正做出水平却不容易。战士们来自祖国的五湖四海,生活习惯不同,个人喜好有异:南方人爱吃米饭,北方人爱吃面食,四川人嗜吃麻辣,山东人钟爱大葱??为了让每个生病的战士都能吃到可口贴心的病号饭,一碗鸡蛋面加小青菜是无论如何也满足不了了,病号饭的花样得翻新。蛋炒饭、红烧肉、鲫鱼汤、八宝粥??相继列入了连队的病号饭食谱。我们倒不如说病号饭是一种载体,它承载了首长战友对你的一分情谊,体现了连队大家庭的温暖。


将心比心,用心尽心,能吃到连队首长亲自吩咐下去的病号饭,对于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的战士来说,病号饭这样的关怀可谓是恰到好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