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患足癣被校医院当作性病医治

原本只是区区足癣,女大学生安逸(化名)到学校校医院看病,竟被医生告知得了性病!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让安逸连续几日茶饭不思,甚至想到退学!


近年来,国内高校校医院医疗事故频发:2004年,“清华校医院延误治疗导致学生死亡”、2006年11月,“北航校医院用错药致学生精神病”等等。这样重大医疗事故的发生,让人们对校医院医疗技术嗤之以鼻的同时,也为在校大学生的健康担忧。在接到部分同学的来电反映后,时报记者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深入调查,结果显示:校医院存在隐患多多,四成学生有病不愿到校医院看!


明明是足癣为何看成了性病?


女生安逸拿着大医院的诊断书回校医院开药时,校医仍未能对症下药,导致病情严重。


安逸(化名),广州大学城南区某高校的一名在校大学生,目前读大三。2006年9月的一天,对安逸来说,是个永生难忘的日子,当她从学校校医院的大门走出来时,校医那神秘的表情和刺耳的话语久久在她耳边回响:“怀疑性病……”,“这怎么可能?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染上性病”,安逸又好气又好笑,她下决心要去一家大医院进行复查。


几天后,当她拿到盖着广州某三甲级医院的诊断报告时,不由得笑出了声,“足癣!”天哪,“足癣怎么能和性病扯上了关系!真不知道校医院的医生是怎么看的?!”虚惊一场后,安逸才觉得浑身疲惫,连日来为了那个莫名其妙的怀疑性病的医生说法,自己已经几天没睡过一场好觉了,甚至有了退学的念头。

女生脚上长水疱 校医怀疑得性病


向记者讲述事情的经过时,安逸已经没有了事发时的冲动,但说到关键处时依然很气愤。


那天,连续几天身体不适的安逸走进校医室,校医室面积不大,通常只有一个医生值班。因为生性较为内向,安逸向医生表述病情时也显得十分害羞:“这两天,不知怎么回事,脚上长了越来越多的水疱!”可万万没有想到,校医看了看她的脚,第一句话就直冲冲地问:“有没有男朋友?”安逸当时吃了一惊,并没有领会这句话的意思,但因为自己确实没有男朋友便如实回答了。可是,另一个问题让却让小安惊呆了,校医问:“你有没有外阴瘙痒?”安逸当时就问,“这跟外阴瘙痒有什么关系?”果然,医生怀疑安逸得了性病。“后来我才知道,足癣和性病症状完全是不同的,因为我仅仅是脚上长了水疱,而且完全没有什么她说的所谓‘搔痒’。”小安对此十分气愤。


不对症开药 足癣更加严重


更让安逸难以接受的是,在大医院检查证实患的是足癣后,安逸拿着检查结果准备到校医院开药,但校医依然不能对症用药,存在乱开药的现象。“那天,校医不分青红皂白就对我说用‘足光散’。”后来安逸才知道,原来足癣分三种类型:角化脱屑型、水疱型和趾间糜烂型,安逸所患的是水疱型足癣。但“足光散”这种药物包装上就标明‘水疱型禁用’这五个大字,只能用于角化型手足癣。“校医乱开药让我吃尽了苦头”,安逸说,“我刚开始没有注意,可用过这个药之后,脚上的水疱溃烂更加严重,新的水疱又不断地生长出来,连我自己都不忍心看自己的脚了。”


小安的足癣实在让她在校医院吃尽了苦头。复诊时,因为医生一直只是给外用药,所以她提出要一些口服药或打吊针,哪想到校医竟不耐烦地说:“你这种病是根本无法治好的!”小安听到这话很生气:“我患的不过是足癣,而且在几年前就患过并成功治愈,为什么要说无法治疗?就算真是得了不治之症,医生会这样冷酷地用这种语气把沉重的事实告诉患者吗?”小安觉得很委屈。


记者调查


四成学生有病不愿到校医院治


记者调查发现,安逸的情况并不仅仅是个案。记者在广州高校中随机抽取中大、华工、广大、华师、广工、广外、广商等几所学校共计100名学生,分别就“学校校医院的满意度”、“有病是否首先考虑到校医院治疗”、“对校医院哪些方面感到不满”等问题进行调查,并对个别现象进行探访。


延误治疗时机耽误病情


广州某高校汉语言专业的学生小莹向记者投诉,自己发烧到38度时,挣扎着到校医院就诊,希望能打一针退烧针,谁料校医竟不冷不热的说:“我们这里不给打针,你到外面的医院去吧。”支走小莹的同时,连口服药也没有给小莹开。小莹说,那天由于下午有专业课,她只好强忍着坚持上课,计划第二天没课时再到校外的大医院看病,不料那天晚上病情就加重了,并且一发不可收拾。高烧接近40度,最终在同学的搀扶下,深夜敲响了校外一个私人诊所的大门,打了支退烧针,“不打实在熬不住,后来想想蛮害怕的,小诊所的药也不知可不可靠。“小莹苦笑了一下。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感冒、咳嗽等小病以及疼痛、流血等需要到校医院立刻处理的病情以外,接受调查的100名学生当中,大多数学生表示不会考虑到校医院看病,而是会到校外医院接受治疗,理由是担心校医院延误治疗时机,会增加疾病带来的痛苦。


诊治不彻底致病情严重


大学生运动比较多,最容易擦伤扭伤。五山某高校的小刘同学向记者反映,自己在打篮球时不小心擦伤了膝盖,到校医院只是做了简单的消毒处理,就敷上厚厚的棉花和纱布,几天下来,伤口表层很快结痂,可让小刘意想不到的是,表层结痂的伤口并没有很快长好,反而更遭了,连续一周的时间,伤口里边不断地渗出血水和浓水,只好又到校医院换药,但连换两次依然无效。一个星期后,实在忍无可忍之下,小刘决定到广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主治医生的说法是:“伤口最初没有彻底消毒,导致炎症严重!”,在该院看完三天后,小刘的伤口很快痊愈了。


校医态度欠佳看病马虎


除此之外,调查发现,校医院许多医生态度欠佳,不能令师生满意。不少学生称,许多校医都表现得趾高气扬,面露不屑一顾的神色,觉得自己就是同学们的”上帝“,而同学们迫于想让自己的病尽快能治好,也只能低声下气。曾经有学生在描述自己的病情时说“我可能上火了”,该校医的脾气也马上“火”,很生气地说:“上火是中医的说法,我们是西医!你不懂不要乱说!”该学生质疑,用中医说法和用西医说法来描述自己的病情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为了这样“术语”的问题是否有必要向学生大动肝火呢?


此外,校医看病马虎也为学生诟病。在某高校BBS上一位学生戏称校医院为“兽医院”,曾经一首打油诗总结了学生心目中校医院的服务:“看病治疗无须望闻问切,三包良药管尽春夏秋冬。”有学生回帖表示,“每次问那么两句,马上就能开一堆药,他以为自己是神医啊。”


药品少每次用药差不多


“校医院的药品少得可怜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广州某高校的学生如是说,该校校医室只会提供一些廉价的药物,连青霉素,华素片这些很普通的药也没有。许多学生需要的药只好自己掏钱到外面药店去买。另有一所高校的大学生小敏则表示,“你会发现校医室每次都是那么几样相同的药,不是银翘片就是众生丸,外加一包消炎的胶囊。每次我吃一点就把它扔掉,三次后就再不敢去了。”有学生表示,校医这样不仅浪费了药物,而且治疗效果也很差。


除了上述普遍的问题外,根据各个高校的不同情况,更会出现转诊困难、投诉无门、医疗开支不透明、不带病历不得看病、校医冷漠不救死扶伤等投诉出现,使学生们不由得谈其色变,信任度急剧下降。



学生对校医院各项指标不满意度顺序排行


治疗效果(89%)


医生态度(70%)


药物药品(65%)


医疗设备(68%)


医生技术(60%)


转诊问题(57%)


投诉问题(49%)


医院收费(18%)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