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年代!孕妇居然在网上发贴“卖身”

网上发帖卖身 通缉负心老公


通缉负心老公,将丈夫真名、工作单位、电话号码等信息在网上公布


一个孕妇,住在宾馆。从1月12日到1月19日,她连续在奥一网论坛上发帖卖身,称自己是坐台小姐。


她说她要让负心的丈夫颜面无存,她还将丈夫的真名等信息上网。她的行为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有人骂她有人责备她还有人支持她,甚至有人给她出主意告诉她如何报复负心汉才更有效。


她发帖要给孩子找爸爸


“透支缠绵”1月12日第一次在奥一网发布的帖子是《我要给未出生的孩子找个爸爸》。她自称27岁,已经结婚,但丈夫不懂事,夫妻已在所属妇联签署分居协议,现在只能自己跑出来,她已经有3个多月的肚子,“希望能找个人照顾我以及小孩”。她还表示:“实在不行我就出去卖,让他颜面无存,谁要孕妇的,站内联系我”。


这个帖子犹如一枚重磅炸弹,在网友中激起轩然大波。大多数网友对一个孕妇要卖身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有人劝她要冷静,不要做这种违反常理的傻事,也有相当一部分网友骂她脑子出了问题,质疑她想借网络自我炒作,甚至有人还列举多种报复方法教她更有效地报复男人。


1月17日,记者与“透支缠绵”取得联系,她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据她介绍,自己真名叫杨某,广东惠州人,今年27岁,她老公是张某,两人于2006年11月8日结婚。由于遭到了男方父母的反对,他们是偷偷结的婚。


婚后大约20天,杨某发现自己怀孕了,而此时张某的父母也来到深圳,并与她发生冲突,丈夫在中间很为难。她的公婆坚持认为她配不上张某,要她把小孩打掉,并和张某离婚。而因为男方是愚孝的那种人,由头到尾都不说话。最后她离开了家,住在宝安的一家宾馆里。


杨某说,开始的时候她很伤心,伤心到最后变成了仇恨,因为丈夫连她在外面的生活费用都不肯出钱,并扬言等她生完孩子过了哺乳期就离婚。于是,她想到了报复,这才有了在网络上发帖卖身的想法。杨某告诉记者,帖子发出后,有人跟她讨价还价,还有人给她发站内信息表示愿意接受她,不过并没有人真的去找她。


1月18日晚,杨某突然再次发帖,这次她声称自己是坐台小姐,并公然叫卖自己,一次500元。同时,她还将丈夫张某的真名、工作单位、电话号码等信息全部公布在网上,公开“通缉负心汉”,并声称将把男方照片也发上网。由于侵犯到张某合法权益,奥一网网管当时删除该帖的不法信息。


1月19日上午,记者要求与杨某见面,她表示自己在男方的单位检举。之后,记者与她失去联系,手机关机,宾馆电话也无人接听。下午,记者赶到杨某所住宾馆时,服务员告诉记者,房间无人,不过该房客确实是一怀孕女子,肚子已经可以看出来了。


他说是她不愿意回家


当天,记者与杨某的丈夫张某取得了联系,他表示自己已经看到了网上的内容。他告诉记者,自己和杨某去年6月份开始谈恋爱,到11月份结婚都一直很好。杨某对他很好,他工作忙,一回家她什么都准备好了,让他感到很温暖,而这种温暖是他从没体会过的。他父母来到深圳后,矛盾开始出现,他说是杨某不愿意和老人一起住,说感觉太压抑,搞到后来,他父母气得高血压也发作了,一见到她就发抖。杨某离家后,他也和她谈过让她回家,是她固执不回家,尽管她在外面住,他仍然一直每月支付生活费给她。对于杨某在网上的行为,张某表示:“我只能说自己当初瞎了眼睛,找了这种女孩子!”


居委会:他们半月前自愿分居


记者找到了杨某和张某所在街道居委会,居委会工作人员介绍,2006年12月底,杨某找到居委会求助,他们发现,杨某与丈夫及公婆之间是由一些生活中的小摩擦引起的矛盾,矛盾最后升级,直到决裂。为此,街道妇联主席还专门打电话与她长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教她婆媳相处之道,家庭和睦的方法。据妇联主席介绍,考虑到男方还很年轻,怕影响他的前途,希望将矛盾解决在基层。但最终,杨某没有接受回家的劝说。


去年12月31日,杨某与张某在居委会终于达成一致意见,表示因为性格不合,双方自愿分居,并在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见证下签署了分居协议。记者在这份按有双方当事人红手印和见证人签名的分居协议上看到,杨某与张某约定从2007年1月至2008年7月间,张某每月支付800元生活费给杨某,怀孕期间的产检费、婴儿出生费、营养费和衣服费都由男方负责,哺乳期结束停止付费,双方再起诉法院审判。


据居委会工作人员介绍,张某其实并不象杨某说的那样不堪,相反张某是个讲道理的帅小伙,调解过程中一直很理性,还曾当着他们的面给过杨某2000元生活费,杨某还打了收条。通过几次接触,居委会工作人员发现,杨某所说的一些情况不真实。至于杨某为什么在调解近半月后又在网络上做这样不理性的事,居委会工作人员认为,可能是她一个人精神压力太大,撑不住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