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从军与演戏

八一到了,这是我军建军八十一周年纪念日,是一个当过兵的人永远不会忘记的日子,也是将之作为自己第二生日的日子,而再过一些时日,就是我四十年前参军入伍走入军营的纪念日,普通一兵,和平年代,未经战阵,无尺寸之功,平平淡淡,无甚波澜,实无能够吸引人眼球的经历,无甚可纪念之处,不过,这段时间我回想起了很多当兵时候的事,颇有些怀念军旅生涯,也觉得自己的那段时间的生活有些不同,写在这里,算是自己对自己从军十八年的一点小小纪念,也让未曾经历过这个年代的网友了解一下当年我的可能是有些不同的军旅生涯。

当兵当的不是文艺兵,但却与演戏结下不解之缘,想来好笑,可能为今天的网友们所不解,其实也无出奇之处,因为特殊的年代,亦因为我军的传统,放在当年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而且据我所知,战士业余演出队,现在在我军仍然是存在的,还在发挥着它独特的作用。从我军初创时期,我军就很注重宣传工作,而通过文艺形式搞宣传,更是受众喜闻乐见的,再加上当时政治气氛,战士宣传队更是搞得非常红火,团有宣传队,甚至有的连队都有宣传队,师里定期要搞汇演,再上级乃至大区也是要搞汇演的。至于宣传队担负的任务,主要就是宣传毛泽东思想,为部队干部战士演出,经常是深入基层连队,前沿哨所演出,同时还担负着酬谢演出——我编造的词,因为有地方,友军来我部演出,我们回访为人家进行演出,也是一种“社交”活动了,还有什么慰问演出,汇演等等。

说实在的,本人貌不出众,无甚特长,只是小的时候学过几天二胡,拉的并不好,但能吱格出一点曲调来,没有想到,就这点“特长”让我走进部队当时的战士业余毛泽东思想宣传队。那是我入伍,正在新兵连参加新兵训练,团演出队的同志来挑人,听说我会拉二胡,就让我拉上一曲,还有一个战友会吹笛子,又让我们合奏一曲。这事就这样了,直到我都到了连队好几个月了,才有命令,要我到团演出队报到。

原来,当时的演出队,因为是业余的,都是临时组建的,由当时团俱乐部的一个同志任队长,成员基本从各营连抽调,当然也都是要有点特长,或者小伙儿长得精神,集中后,先搞搞动员,教育,说些什么这是组织上交给的任务,责任重大,任务光荣,作为一个革命战士有责任,有义务搞好毛泽东思想宣传等等,因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进这个临时单位的,原因就不必多说了,至于我,当时年纪还小,玩心好奇心很重,到这儿来倒没有什么不愿意,只是连队的指导员说,连队有些想法,本意是要好好培养一下我,将来成为一个好兵,好军人,而我父亲也很希望我能够当一个正儿八经的军人,圆他下一辈有一个真正的军人的梦,不过,从这个时候起,就已经注定我将来的命运,没有也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兵,真正舞枪弄棒的军人,反倒走上了舞文弄墨的书生之路,命哉。

到了演出队,进入正常工作以后,首先开始的是练功,既然做了演出队的一个成员,不能不学些功夫,什么功夫呢?说出来你可能要笑了,全能功夫,因为战士演出队,每个成员不是专司一职,基本人人都是“全能战士”,会乐器的,要练习自己的乐器,除此而外,还要练习一个演员所要拥有的功夫,台上的姿态,什么丁字步之类的东西,还要踢腿,压腿,下胯,最难的就是学习翻跟头。我们这个宣传队里的战友,很多年纪不轻了,有的已经二十多岁,这个时候才开始练这些东西,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在那个时候,大家还真是有点精神,咬牙苦练,硬是把个生硬的腿压出来,筋拉开来,也都能像模像样地来些劈叉弯腰之类的动作,劈腿还真能劈下去,踢腿也真能踢上去,只是翻跟头真的不太行,有些同志能够练到翻些简单的跟头,而我上半身死沉,怎么也翻不过去。

练功之外最重要的事,就是排练节目。我们的节目,很多都是自己编排的,有个老兵文笔不错,搞搞创作,都是和当时政治气氛,国际国内形势相扣相连的。任务一定,每个人进入自己的角色,先是单独练习,然后再合练,再串联,再试演,再由团首长审查,首长拍板后,才能正式演出。没有到演出队之前,听老兵说,演出队这些小子才懒,如何睡懒觉,如何不好,自己也曾经看到他们早上不起床出早操,以为真的是这么回事,不过,等自己到了演出队,才知道,因为演出队排练,经常是排到深夜,早上肯定要补觉,所以才有睡早觉的事,可不是懒了什么的。

演出内容,那个时候演出内容都是时代性的,歌颂时代,歌颂工农兵,歌颂领袖,歌颂革命,批判帝修反等等,有一个节目我曾参与演出,开头几句诗歌式台词是:“万木霜天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革命人民齐奋起,彻底埋葬帝修反”,几十年也忘不掉。也有反映军民鱼水情的小节目,反映革命年代老一辈战斗生活的节目,反映当时部队战备训练执勤支工支农等方面内容的节目等等。形式嘛,也够多种多样,有当时非常时兴的枪杆诗,齐唱,独唱,清唱,舞蹈,话剧,等等,还有器乐演奏,如二胡齐奏,笛子独奏,手风琴独奏,快板书,山东快书等等,一台节目演上一个半小时多一点。

演出地点,一般都是节目审查完以后,先在团部演出一场,团部机关,直属队以及驻地距离团部比较近的连队和家属先看上一遍,以后,我们就要深入连队,为基层的指战员演出,下连队,有的时候是团里派车送我们去,有的时候是和电影组一起去,还有的时候,是我们拉练走着去,打着背包,携带演出用具,那个时候文化生活很贫乏,没有什么电视看,收音机都很少听到,只有很少的电影可看,再就是军地一些演出队什么的慰问演出,所以,我们前去演出,连队还是很欢迎的。此外,就是担负着一些慰问演出,访问演出,汇报演出等项任务。我们的演出,不拘地点,舞台上能演,舞台下也能演,没有舞台,用汽车什么的搭个台子也能演,大舞台能演,小舞台也能演,连队的饭堂也能演。有一次是在一个乡镇的一个大空场演出,汽车搭台,群众在野地上观看,好家伙,人头攒动,密密麻麻,似乎见不到边儿了,有好几千人不止,可能是我在演出队几年来所见过的观众最多的一次。

演出经历,在团里演出,到基层演出,特别是还到边防前哨,海岛要塞等处演出,再就是到上级机关参加汇演,甚至代表军级单位参加大区组织的汇报演出。到兄弟部队演出,到机场,医院,农场,煤矿等地演出,还到地方很多单位去演出,此间走了很多地方,曾经在北大荒广袤的黑土地上纵游,喝七十度烧酒,在茫茫大海上乘着军舰遨游,写诗赠与蓝色的海洋,盘旋在树木茂盛的山间公路,欣赏着自己在城市里看不见的青山绿水美景,参观了不少当时还是我们国家非常有名的工厂和名胜,还有幸参观了当时我们国家自己制造的万吨轮,参观了当时我北方某大城市的地下防空工事,参观了飞机场,爬上飞机探个究竟,还有什么国防工程等等,长了不少见识,这也是在演出队时期的偏得吧!

演出队生活中的笑话,由于我们这些人大多来自连队,很少有什么专业人士,以后由于部队征兵时特殊征了一些有特长的兵,使得我们的演出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不过,究竟是不够专业,而且,有很多时候,有了需要,无论角色也好,乐器也好,我们谁有空闲谁就要临时顶上去,所以,难免要在演出了什么时候出些洋相。有一次我们演出,台下有很专业的人士观赏,演出结束后,他对我们一个也很有专业水平的笛王——在他当兵时来的那个城市很有名气——说,你们乐队大多数乐器调子都不准,和不到一起,没听出来吗?我们还真就没有听出来,因为很多人都是后学的乐器,我当时因为需要,拉起了大提琴,很多铜管乐器也都是现学的,能鼓捣出动静来已属不易。还有的时候,是在台上说错了台词,也能把人闹的大笑,不过有的时候,那可是政治事故。最可笑的一次,是我们的一个战友说他的经历,有一次演出时,因为肚子不好弄脏了裤头,洗了以后没有穿的,就穿了外裤上台演出,结果上台以后发现自己的外裤的大门扣子没有扣上,一下非常紧张,生怕自己的那个东东露了出去,屁股一个劲儿往后靠,自己下来说,可把他难受坏了,好在没有出丑,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教训,我们听了也大笑不止。还有一次,我们编演了一个反映革命老前辈战争年代打仗的一出节目,为了提高演出效果,在剧中用了真枪打空包弹,效果是不错,真响,枪口吐着火舌,可是,把在下边观看节目的首长吓了一大跳,这下演出队的领导挨了一顿好批。

最后的演出,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叶,正是我们国家文革最高潮时期,我们也是当时部队宣传队活动最高峰时期,当时全国舞台上只有八个样板戏,而全国专业业余文艺团体也只能演出这八个样板戏,连我们这个部队战士宣传队也要排演样板戏了。当时是把全师各团的宣传队集中起来,再从地方借调一些人才主要是女演员,组成师战士业余宣传队,专演革命样板戏《智取取威虎山》。为了排好这部戏,我们还从地方专业团体请来老戏曲演员帮助导演,训练,也真是费了一番功夫。戏中的道具,服装,景片,等等,包括灯光,背景什么的都是我们自己制作的,照猫画虎吧,整的别说还挺有样。本人在这出戏里拉大提琴,不过,还要客串一个小匪兵的角色,演戏前要画好妆,穿好服装,看着指挥,拉着琴,到了角色该上场了,再到舞台上演出。“好枪法,天灵盖都打碎了!”演完这段,再下台来拉琴,每次演出都是这么忙忙乎乎,今天想来,倒也很有意思。这出样板戏,我们又演出了很久,因为单位上了一个层次,代表师到很多地方去演出,走了更多的地方,演了更多的地方,让我把这出戏的台词,唱腔乃至音乐记得滚瓜烂熟,经久不忘!

事情有高潮,就有低谷,往往高潮之后就是低谷,我们这个战士演出队正是如此,随着当时国内政治形势的变化,在我们样板戏演出大约一年左右时间后,终于演到谢幕的一天,我们从外边演出回到师部,不久就解散了,人员从哪儿来回哪儿去,我也回到连队,还是当我的大头兵。有很多演出队的战友可能有些后悔,因为这是个临时单位,在进步方面,在解决当时人们特别重视的入党问题上可能要有些延误,有些战友早就想回去了。我当时倒没有这些想法,还觉得玩的挺高兴的,遗憾自己玩到头了,至今还想,那段时间的生活还是不错的,也算是一段特殊的军人生活经历!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0:04:59 被胡之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