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有权严惩乃至处死拒绝效忠国家的民众

loudspeaker 收藏 0 89
导读:        在国家利益面前,绝不允许任何民众保持中立   独立战争爆发以后,费城的公谊会信徒一方面基于绝对和平的宗教信仰,一方面也因为同英国有着紧密的宗教和商业联系,一直反对用武力方式获得独立,而希望用和平斗争的方式来请求英国让步,这引起了公众对公谊会信徒的反感。独立战争爆发以后,费城的公谊会领袖小伊斯雷尔·彭伯顿(Israel Pemberton , 1715–1779)领导费城公谊会信徒反对武装独立,要求信徒不要参加与革命有关的任何组织和活动,也不要加入民兵组织。公谊会的这一做法,终于激怒了独

在国家利益面前,绝不允许任何民众保持中立


独立战争爆发以后,费城的公谊会信徒一方面基于绝对和平的宗教信仰,一方面也因为同英国有着紧密的宗教和商业联系,一直反对用武力方式获得独立,而希望用和平斗争的方式来请求英国让步,这引起了公众对公谊会信徒的反感。独立战争爆发以后,费城的公谊会领袖小伊斯雷尔·彭伯顿(Israel Pemberton , 1715–1779)领导费城公谊会信徒反对武装独立,要求信徒不要参加与革命有关的任何组织和活动,也不要加入民兵组织。公谊会的这一做法,终于激怒了独立派和大陆会议,从而注定了他们的悲惨下场。


1777年9月,英军逼近费城之际,宾夕法尼亚政府为防止保持中立立场的公谊会信徒变成亲英派,将费城重要的公谊会领袖一起流放到弗吉尼亚州,有两名流放者在流放地死亡。


跟历史经验一样,一般年龄较老、思想保守、有了地位、生活富裕的人,都倾向于反对革命,主张在“一个英国”的框架下,通过谈判解决殖民地的问题。总地来说,每一个殖民地和每一种行业里都有许多亲英派。在纽约、新泽西和佐治亚,亲英派还在人数上占了多数。绝大多数的大地主都是亲英派,而内地的大多数农民也依然保持着对国王的忠诚,北部的商人均匀地划为两半,一半属于爱国派,一半属于亲英派。独立战争时代,美利坚人的思想十分混乱,即使是革命的热情,也不能一下就把对大英帝国的缅怀和对共和制的恐惧全部冲光,爱国派与亲英派处于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融状态,中国文革中那种一家分为两派的情况,在当时也不少见。其中最有名的是本杰明·富兰克林,这位《独立宣言》起草人的一个儿子,就是新泽西的亲英派总督。康涅狄格一位亲英派抱怨说:“邻居反对邻居,老子反对儿子,儿子反对老子。谁要是不肯把自己的剑捅进亲兄弟的心窝,他就会被称为大坏蛋。”




拒绝宣誓效忠国家就等同叛国,一律逮捕关押!


北美殖民地人口仅300万,其中约50万人有不同程度的亲英倾向。独立战争开始以后,在十三个州中间,就有十个州的议会都通过了法律,规定每一个居民都必须做出某种形式的公开宣誓,公开表明自已的态度,是支持《独立宣言》还是忠于英国王室,很多州还任命了特别的爱国者组织对被怀疑忠于英国王室的居民进行考察,有很多拒绝宣誓效忠的人因此被捕、监禁。一些顽固的亲英派被涂上柏油、插上羽毛,游街示众。战争中大约有4万名亲英派因被认定不肯忠于美国而被流放,成为流亡亲英派。英军占领纽约后,曾大批流亡托利党人涌入纽约避难,纽约一时成为亲英派的政治中心。


战争前后约有8万亲英派被迫永远离开美国,还有许多亲英派只不过是因为无处可逃,才被迫留了下来,他们服服贴贴地举行效忠宣誓,并且为独立战争缴税,暗中却偷偷地祷告上帝,祈求美国的独立事业失败。一直到1830年(美国独立50年后),在纽约和新罕布什尔,还有人在悄悄地庆祝英王诞辰,到了7月4日却拉上窗帘,一整天不肯出来。



民众敢资敌者——抄家流放! 投敌者——杀无赦!


如何对付叛国投敌分子呢,下面这段话是潘恩说的,“……如果在英军来犯之后亲英派为他们提供协助,那我真诚地希望明年我们的军队能把他们从这块大陆驱赶出去,并且希望大陆会议没收他们的财产,用来救济那些行为端正无辜遭受战乱的人。……如果没收叛乱分子的财产,美国就可以坚持两年的战争,并且因为叛乱分子的被清除而获得安乐……”(《美国危机》第一篇),1777年11月开始到1778年中,根据大陆会议的建议,各州把亲英派的几百万英亩土地和财产加以没收和变卖,并废除了代役租,将没收来的地产一部分出卖,一部分以土地券形式分给了士兵。美国独立战争时对亲英派的政策,实际上就是“打土豪、分田地”,通过剥夺亲英派的财产,把打土豪地主的一部分财产当作军响分给大陆军官兵,使这些大陆军官兵的利益甚至身家性命都与美国革命连结在一起



上面说的是如何惩罚资敌的民众,而对于投敌的民众,那就是杀无赦了。由于被殖民地政府剥夺了地位和财产,亲英派比英军更加仇恨独立,而部分爱国者由于得到了被殖民地政府没收的亲英派财产,就更成为亲英派仇恨的对象。到了战争后期,亲英派同爱国军民的冲突愈演愈烈,在局部地区出现了泛滥的私刑和仇杀。各地的流亡亲英派成立了各种武装组织,同大陆军和民兵对抗。


到了战争后期,亲英派同爱国军民的冲突愈演愈烈,在局部地区出现了泛滥的私刑和仇杀。1782年,美法联军在约克镇(Yorktown)大捷,战争行将结束,在亲英派武装组织最为活跃的新泽西地区,发生了利平科特大屠杀(Asgill-Huddy-Lippincott Affair),亲英派与爱国民兵之间的仇杀已经演变到白热化的程度,以至于华盛顿也采用同态复仇的军事惩罚——也就是用屠杀来对付亲英派。英军的善后总司令盖伊·卡勒顿爵士(Guy Carleton, 1st Baron Dorchester, 1724-1808)开始将大批忠于英王的亲英派送往加拿大避难。


一直到战后《巴黎和约》的签订,如何补偿被没收的亲英派财产,仍是英美争端解决的主要议题,美国政府承诺要向各州建议,废除没收亲英派财产的法令,不再对亲英派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并归还已被没收的亲英派财产,但归还财产的承诺后来根本就没有兑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