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开心事,伤心事

开心事,伤心事

因为是刚进入这个公司,所以总部给定的工资是按试用期给的,少得可怜,具体数目就不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反正,在温州这块浮躁的地盘上,只能够勉强地养活自己吧。进入公司,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的问题,不过这事确实比较好解决,因为公司的同事们如闻总、郭主管和公司的一位女会计已经在离公司不远的一个显得很是破旧的小区内租了一间小小的二房一厅。这二房一厅,就一个主卧室,一个小客房,一个小小的厅,再加一厨一卫,空间狭小得可以,可就因为是在温州,当年那里的租金也要一千二百元之高。女会计单独占据主卧室,经理盘踞在厅里,小客房是那个郭主管。当然,蚂蚁是新来的,在这方面说真的还是吃亏,就只有住在厨房间,狭小的空间,摆了一张钢丝床之后,就差点转不过身了,而水费、电费、煤气费这些都是均摊。苦啊,知道蚂蚁为什么说那试用期的工资只够勉强养活自己吧?算一算,单是房租,就得平分三百到蚂蚁头上,再加上水、电、洗澡用的煤气等每人分摊得不少。可憎的是,那个女会计主卧室里有空调,而且她洗澡洗头的时间明显着要比我们三个大男人加起来还要长。郁闷啊,新来的蚂蚁,在这里也只是发发牢骚,不是蚂蚁小器,实在是那个时候的蚂蚁压力实在是太大,但也不能怎么样。心里只想着,总部能尽快安排我去其他地方吧,早一点离开这里为好!

当然了,收入再低每日的三餐总是要解决,早上一般就是在小区门口的面包房里买点面包,再加豆浆之类的将就,边走边吃,差不多到公司,早餐也就吃好了,没什么特别的。中午,因为有一个小时的工作餐时间,所以除非特别忙的时候,否则都可以去外面吃。而蚂蚁在温州的这段时间里,光顾最多的就是那些快餐店,吃着廉价的快餐,就着廉价的海鲜,勉强度日。温州,属沿海城市,在这里海鲜就比较多,只是凭蚂蚁那一点点工资,想要吃什么特新鲜,特稀奇的海鲜那是不可能的,能吃到的,也是快餐店里那种最廉价,最不新鲜,最平常的所谓海鲜罢了,晚餐也是如此。虽然蚂蚁也在这里抱怨吃的差,不过,也算是尝到了很多以前没吃过的东西,也算是一种补偿吧。这种日子与蚂蚁以后在东莞过的日子比起来,可以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了,这是后话。

公司虽小,人员也少,不过,在总部下属的这么多分公司里,我们这边的效益算是数一数二的,在温州这块充满神奇的土地上,再借助小灵通业务的发展东风,更因为有了生产商优惠政策的支持,分公司每月的进账不菲,所以,总部也给予分公司一定额度的活动经费,可以让员工们在工作之余一起去轻松一下,一方面可以表示总部的关爱之情,一方面也可以让同事之间的关系更加融洽些。

最令蚂蚁难忘的,一次是圣诞聚餐,一次是公司的年夜饭,圣诞主要是玩得痛快,而那一顿年夜饭,可就吃得惊慌失措!先来说说这圣诞吧。

圣诞节,在温州还是很热闹,因为在温州经商的外国人也多,到了这一天,圣诞节氛围不比中国春节的氛围差。街头巷尾早就挂满条条祝福圣诞快乐的横幅,而各家商家们,都早早地将圣诞树、圣诞老人等标志圣诞节的物品摆放在了显眼位置,为的就是激起外国人那种宾至如归的感觉,更重要的是能勾起人们的消费欲望,好赚个盆满钵满。那一天,在温州著名的银泰百货、五马街等商业中心,那真可谓是人山人海,根本就不是去逛街,却很像是赶庙会,人挤人。

我们一帮同事吃好聚餐后,除了经理不知道跑哪里逍遥去了,其他一干年轻同事,都去了迪厅,随着迪厅内快节奏的舞曲,及DJ高亢的呐喊声,舞池内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还有那些打扮妖娆又性感非凡的领舞女孩,蚂蚁还是第一感受到这样的场景。那一夜,一干人等到后来只有几个还在一起玩,其他的,早不知道又玩什么节目去了。直至后半夜一点钟,实在困得不行,便早早回去睡觉。第二天,听说有几个女同事还玩到三四点迪厅清场为止呢,真是佩服她们啊,因为早上还一样跟我们一起上班。

说真的,在温州能够让蚂蚁记忆深刻的事还真不多,不过这一件,估计蚂蚁将记住很长一段时间。嘿嘿,别偷笑,这不是蚂蚁本人的故事,只是有蚂蚁做了一次配角罢了。

那是公司的一次年夜饭,在一家饭店的大包厢里,公司里一个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对维修部门的一位男孩很有那个的意思,可是,男孩呢,不知什么原因,在与女孩接触一段时间之后,便开始冷落她。而此后,女孩的情绪便有了很大的波动,终于,在年夜饭时,所有的一切又结合现场的气氛,将内心的苦闷暴发了出来。

男孩那时已经在与另一个女孩走得很近,当然这是在与那个小女孩的事情过了之后,而在年夜饭桌上,可能是看到男孩他们双双对对互相亲昵样,使小女孩压抑已久的情萦终于如火山般暴发出来。饭桌上,我们上的是两瓶红酒,还有一箱啤酒,另外还有些可乐饮料之类的。饭局还未一半,小女孩已经独自将一瓶红酒干下肚,完全就是在喝闷酒。说实话,这小女孩的酒量还算不错的,平时这一瓶红酒是放不倒她的,可今天因为这情绪极不稳定,这一瓶红酒下肚已经是醉了。边上其他同事看着情形不对,让她不要再喝,但旁人如何制止得了她?终于,当再干完两杯啤酒后,小女孩已经瘫在椅子上,而且毫无人样的,直往外吐吃下肚的食物,一股难闻的酒精夹杂饭菜的气味顿时充满了整个包厢。

本想着,让小女孩坐一会,吐掉些污秽之物后,人会清醒很多,可不想,到后来女孩已经不再吐污秽了,而是口角泛出白沫来,而且不管怎么唤她都没有反映,打她也没有反映,而且白沫有越吐越多的迹象,这下可把一桌子人惊慌了。赶紧打了120,并合几个男同事之力,将小女孩抬到了饭店大厅里,暂时地躺在大厅休息的沙发上。不多时,救护车便到,小女孩经过医院抢救脱离危险,医生说,是酒精中毒,若是再晚点可能情况就要严重了。先不说医生的话是真是假,不过那当时的情景真的是很令人担忧。与小女孩有过一段关系的那个男孩,也是和几个同事一起一直陪到小女孩醒过来为止才和那女孩一起离开。最终,留下一位与小女孩关系特好的女同事陪着她,其他人便先回去休息了。



本人原创,申请原创加分.

本文内容于 2008-8-5 14:02:58 被蚂蚁也是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