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狼 第一章 狼王再现 十九 争执再起(3)

fxbrxg 收藏 3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size][/URL] 星期天,有很好的天气,阳光又暖又懒,但姜宁的心情却似霜打的茄子提不起气儿来。肖子安家的厨房内香气缭绕,拼盘、红烧、大炒、各色凉菜摆满了一桌,为了安排这顿午餐,肖子安难得亲自下厨,使出浑身解数,整整忙活了一上午, 中午十分,姜明和姜宁拎着两瓶茅台准时出现在肖子安的家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5/


星期天,有很好的天气,阳光又暖又懒,但姜宁的心情却如霜打的秧苗提不起气儿来。肖子安家的厨房内锅碗砰响,香气缭绕,拼盘、红烧、大炒、各色凉菜摆满了一桌,为了安排这顿午餐,肖子安难得的自下厨,使出浑身解数,整整忙活了一上午。

中午时分,姜明骥拎着两瓶茅台酒和姜宁准时地出现在肖子安家门口。

开门的是肖芳娜,一见到姜宁到来,瞬间的喜悦过后,阴云便布满了小脸,嘴巴撅的跟个油葫芦似的,给姜明骥鞠躬问候完毕,她便眼泪汪汪的对着姜宁打招呼:“姜宁哥,你来了!”

“怎么?姚丽为什么没有一起来?”肖子安从里屋跑了出来,径直的问道,姜明骥是常客,肖子安当然没有那么多的寒暄客套。

“哦!她的老腿病又犯了,行动不方便,所以没叫她来。”姜宁刚想说话,却被父亲打了个幌儿,抢了先。

“哦!原来是这样”肖子安听了姜明骥的解释,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心头暗骂道:“姜明骥啊姜明骥,你个老家伙,又在和我耍花样,贼的很啊你。”

“老肖啊,瞧瞧,今天我特意拿来了两瓶56度的茅台,这酒啊,可是来头大了,它是越战胜利后的庆功酒,我珍藏了多年,都不敢露出来,今天咱俩个尝尝鲜。”姜明骥笑意盈盈。

“好好,你呀还真下了血本了!既然你把这个宝贝疙瘩都拿出来了,那么咱们今天就来个一醉方休。”

“什么,一醉方休!”肖芳娜在一旁急的都快跳了起来,心说:爸呀爸,您也真是够可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喝闲酒。

其实饭桌上的气氛并不是很融洽,两位家长虽说是推杯换盏,但都各怀心事,所以酒终究喝的没滋没味,姜宁和肖芳娜在一旁更是如坐针毡。

“我说老姜,为什么突然想起要送宁宁去边塞,在这件事上,你能否也考虑一下孩子们的感受。”肖子安实在耐不住心中的繁乱,冷插了一句,语气有些生硬地质问姜明骥,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集中到姜明骥的脸上,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此时姜宁也似乎感觉到空气里有种无形的胶体将他整个身心粘住,几乎使他动弹不得。

还没容姜明骥回答,肖芳娜在一旁抑制不住自身的情绪,泣不成声,哭诉道:“姜宁哥,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咱俩个不是说好了要一起出国吗!哥,你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啊?”肖芳娜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把气氛弄得更加悲凉,姜宁的眼泪也随着肖芳娜的哭诉小河样的滴淌了下来。

姜明骥望着这对痛苦哭泣的年轻人,内心焦灼,杂乱,嘴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其实他的心情谁又能够了解,他姜明骥也多想在有生之年能够看着这对新人结婚走到一起,他也多想把儿子留到自己的身边去享受那天伦之乐,而这些不仅仅是肖子安的意愿,更是他姜明骥的心愿。可是,他如何能够那样做,他不能够那样自私,因为姜宁不仅属于他,还属于另外一个死去的人:木拉提,这位烈士的遗言以及姜宁身上所背负的仇恨,都不允许他这样做,他姜明骥必须作出所有人都无法理解的不可思议的举动,将这件事进行到底,想到这里,姜明骥的眼睛红了,他使劲地眨了几下,把眼泪遮盖了回去。他沉默了下来。

“姜宁哥,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见姜明骥的情绪产生的波动,肖芳娜加大了哭诉的力度,那声音听起来简直就是凄惨。

“娜娜,你这丫头,不要这样!你姜伯伯在,不怕被笑话!”肖子安用极其柔和的语气责备着女儿,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是不让姜宁哥去边塞当那个什么劳什子的特警,你们都干了大半辈子警察了,还没当够吗,都落了什么好了,干嘛还要逼着姜宁哥做他不喜欢做的事情啊。”肖芳娜继续在大家面前血泪控诉。

“娜娜,不要乱说话,姜宁,先带娜娜出去一下,我和你父亲有事商量。”姜宁没办法只好遵照着肖子安的话,生拉硬撤地把肖芳娜扯出了屋。

“为什么,给我个解释,否则,你就是真疯了。”肖子安对姜明骥的惊叹斥责,他简直快跳了起来。

姜明骥继续沉默。

“我说,姜明骥啊姜明骥,真不知道你这脑袋瓜是怎么长的,现在我真想把它掰开看看,里面到底生了什么,把你祸害成这样,好,你再次接任这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反恐局长也就算了,干嘛还要去折腾孩子呢,老姜啊,你可真的不是凡人啊。”

“老肖啊,木拉提的事情你是知道的。。。。。”姜明骥无力地解释道。

“知道怎么了,啊?他木拉提知道了又能怎么了,儿子是你替他养大的,你有权力决定儿子的未来,他木拉提凭什么就这样自私,临终前的一句话就让我们用一生去背负,我反对,坚决的反对,我想即使他还活着,也不会同意你这样去做的,老姜啊难道你忘了,你已经牺牲了一个儿子了,老姜,这点他木拉提是不知情的,在怎么着,我们也得为自己想想吧,我们首先得是个人吧,是人便会有情感,自私的感情,是人便会懂得痛苦和悲伤,你这样做,知情的还算能体谅你的心境,那不知情的呢,表面会给你戴高帽说你高风亮节,无私奉献,背地里那难听的话多了去了,他们会说你这个人根本就是冷血无情,神经病!”肖子安声色俱厉。

“老肖,你看我们干了这么长时间的警察,又是老党员,我们能不能。。。。。。”姜明骥自己都感觉自己的解释很苍白

“打住,你甭给我来这套,告诉你姜明骥,我是你的入党介绍人,请不要忘了,为了党的事业我同样付出了一生的心血,在对党的忠诚方面我不比你差,”肖子安义愤填膺。

姜明骥不在讲话,他诚恳地倾听着肖子安的每一句斥责,但从心底里感激这位多年的老战友,老朋友,他十分清楚肖子安的为人,别看他现在和自己闹的凶,其实终归到底还是他最了解和支持自己,想当年俩人一起光屁股长大,一起从军入伍,一起踏上越战前沿,如今又常年奋战在打击恐怖分裂势力的主战场上,待风雨走到今日,时光的利刃刻出了满面的沧桑,无情的霜雪染尽了华发,他们的友谊和情感却愈发弥坚而牢不可摧。

“姚丽肯定不知道!?”肖子安试探的语气问。

“没敢告诉她。”姜明骥回答的有些胆怯。

“你!”肖子安一时语塞,“姜明骥啊,姜明骥,我真是服了你,人家都说我了解你,你说,我了解你哪儿啊,我要是了解你,就等于羞辱了全世界。”

“老肖啊,你还能听我在解释吗?”姜明骥说道,其实他也不清楚自己要和肖子安再说些什么。

“唉!”肖子安长叹了一声,道:“没必要了,你也用不着在解释什么了,你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你的心思我最懂,让宁宁去边塞当尖刀一事,其实我早有预料,只不过没想到事情来的这样快,这样突然,我这心里头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更没有足够的理由来劝说阻止你,现在看更没有必要了,你姜明骥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性格啥时候能够改变呢,看来这世间事终有定数,该来的一切必定到来,那就顺其自然吧。”肖子安显得身心俱疲,缓缓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