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三章 绝地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1020年的夏季,神华帝国再次因战争的巨大胜利陷入癫狂状态。南方军一个月征服卡玛,帝国从皇帝到普通的民众,没有一人能料到战局竟顺利如斯。虽然一些政治势力对帝国断然对昔日的盟友用兵也些不舒服的感受,但也禁不住为巨大的胜利喝彩。沉闷的空气顿时因战局的开朗而变换一新,一夜之间诞生了无数的军事家,都在讲述从南方北攻兰斯的好处,都懂了两线作战,陆海配合,都在说南方军和北线主力会师之际,就是兰斯败亡之时。

“那时候,整个亚伦大陆,唯有我神华帝国!兰斯灭了,罗卑、卡玛都成为咱的属国,嘿嘿,至于扶桑,咱放个屁也吓它一跟头!”

“那是。要说这打仗,还要数龙帅,瞧瞧,龙帅一出马,一个月灭卡玛!我叔就在黄旗军当兵,探亲回家说,北线如果交给龙帅,早打进苏克达米了!现在还在那儿爬呢,瞧人家南方军,什么词来着?势如破竹!这就叫水平!不服不行!”

普通的居民就这样热切地议论着。的确,南方军自占领莱昂,捷报频传。帝国参谋总部负责标记南方军进军的参谋们忙得不可开交,昨天刚插上的小旗,今天又得换了。给总参谋长的战役图每天都得更新。

这段时间的战争号外尽是南方军胜利的消息:6月4号,南方军第10集团军越过卡玛与兰斯边界进入兰斯;6月9号,第10集团军攻占尼克斯市,这是兰斯丢失的第一个港口城市,南方军的海上补给线缩短了210海里;6月19号,卡尔卡通战役爆发。为夺取这座兰斯南方门户的重要城市,南方军司令官龙行健元帅断然否决了总参谋部关于卡尔卡通会战的指导意见,令第2集团军放弃这个血战而得的战略要点。总参的意见是经过皇帝批准的,龙行健实际上否定了皇帝的意见。南方军在他的指挥下向南撤退了140公里,6月27号,南方军拉开了蓄谋已久的反击,史称卡尔卡通歼灭战的反击战役再次上演了和郎衡战役惊人相似的一幕,11天后,两翼突击的第6、第10集团军在卡尔卡通北面合拢了钳口,约35万兰斯军被装进了“卡尔卡通”口袋。龙行健不顾侧翼的打法再次收到了奇效,正在南方军右翼反击的兰斯军只能掉头解救被围的部队。主动权完全掌握在龙行健手中。战至7月15日,包围圈中弹尽粮绝的30万兰斯军放下武器走进战俘营。卡尔卡通会战,南方军歼灭兰斯4个军部,12个师团,击溃兰斯新组建的卡尔卡通军团群,歼敌总数达66万。在北线颇为出彩的兰斯老将斐迪南上将因而被解职。这是折在龙行健手下的又一兰斯名将。卡尔卡通战役的获胜,令帝国喜出望外,这座控捍兰斯南方的名城落入神华人之手,兰斯腹地即敞开在南方军面前。

7月下旬,略作休整的南方军继续北进。经卡尔卡通一战,南方军的战略指挥权被龙行健抓在手中,帝都不仅不干预他的具体指挥,连战略突击方向也交给他确定了,轩辕台再次体会到龙行健对他的意义,只要这个福星在战场,带给他的就是胜利,一场接一场的酣畅淋漓的胜利。在总参和他看来凶险异常的危局,龙行健总能如履平地。

7月26日,龙行健将南方军司令部移驻卡尔卡通。就近指挥继续北进的南方军部队。截止26日,南方军编制下辖五个陆军集团军,其中第2、第10、第14集团军为宋巴战役时的黑旗军部队,6月初,黄旗军第6集团军海运南方,编入南方军,这个集团军经两个月的长途跋涉,总算赶上了卡尔卡通战役。根据形势的发展,大本营决定继续增强南方军兵力,新成立的第18集团军开始海运南方。7月下旬,这个辖4个军15个师的集团军尚在海上,预计需要一个月或更长时间方可投入战场。除陆军部队外,南方军编成内还有11个海军陆战师,它们编为陆战1、3、4军,由南方军司令部直接指挥。陆军航空兵第4、第5航空队和海军航空兵第2航空队(新成立的航空兵指挥机构,海航在宋巴战役后模拟陆航的编制成立了3个航空队,因为歼灭兰斯海军后,三倍岛等后方基地的守卫已经成为历史)共6900架飞机为南方军提供空中支援。大洋舰队自卡玛战役后脱离南方军恢复自由,实际上除了围剿兰斯潜艇外主要承担了为南方军庞大的运输船队护航的任务。

南方军成为决战兰斯的主力,帝国高层已经酝酿着战后的一系列问题的解决措施。此刻,南方军下一个突击目标是什么?大本营热切地等待着南方军的作战计划。南方军司令部也在等着司令官的决断。卡尔卡通战役的胜利,不仅在大本营彻底树立了龙行健元帅的权威,在南方军内部也同样唯龙行健马首是瞻,卡尔卡通之战,赞同龙行健打法的没有几个,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按照常规的打法,现在还在卡尔卡通城下攻坚呢,但这座名城已经踩在南方军脚下。跟着这样的司令官还考虑什么?照他的命令打就是了。

卡尔卡通是一座常住人口150万的大都市,维茨运河穿城而过,三条铁路干线连接城市,是兰斯南方交通枢纽。卡尔卡通没有重工业,以纺织、印刷闻名,也是兰斯的文化名城,兰斯排名前十的大学在卡尔卡通就有两所。城内高楼栉比,绿化宜人。因为未经血战,城市的破坏并不严重。居民大部来不及外逃,现在只能成为占领军统治下的顺民了。

南方军司令部就设在卡尔卡通原警备司令部,跟卡尔卡通市政府相邻。两座大楼之间是一个占地200亩的街心花园,花园里盛开着奇异的鲜花和各种叫不上来的高大乔木。警备司令部的大楼相比市政府大楼显得破败一些,格局也小。最关键是是楼角中了一发航空炸弹,坍塌了半边。当初邱本参谋长一眼选定市政府大楼为司令部驻地,被龙行健否决。司令部只好占据了警备司令部。

一直跟着龙行健当副官的赵星将“客人”领至会客室,自己回到办公室,敲了敲司令官门紧闭的门,“进来。”

赵星轻轻推开门,龙行健正躺在转椅上看着墙上的地图,没有回头。

“报告司令,他们来了。”

龙行健转过身,似乎没想起赵星说的是谁,稍一思索,“哦,我想起来了。他们来了吗?”

“是,在会议室等候。”

龙行健点点头,起身整理自己的军装。

维尔甘斯和乌勒贝克正惶恐不安地等候在会议室。作为“前任“副市长和市议会议长,在战火逼近卡尔卡通时,他们都在这间会议室开过会,研究城市的防御问题和居民的疏散问题,但神华侵略军的脚步太快了------一个月,物是人非。前副市长维尔甘斯先生被从战俘营提出来时,曾做好了殉国的准备,不料却被冷峻但彬彬有礼的神华宪兵带到了这里,成为占领军司令部的大楼。会议室樱桃木的会议桌依旧,簇新的真皮座椅还散发着特有的香味,但座上客已变为了阶下囚。

二人互相打量,没敢当着警卫的面互相问侯,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对此行的真正目的一无所知。

几个人的皮靴声沉闷地回响在空旷的走廊里,二名阶下囚不禁站直了身子。门口出现几个军人,肩章上星光耀眼。

“这位是副市长维尔甘斯先生,这位是议长乌勒贝克先生。”翻译官给龙行健等几人介绍二人。

“你们好,你们受惊了。我叫龙行健,帝国南方军司令官。”龙行健用兰斯语对二人说,向他们伸出了手,此举令身后几位军官感到吃惊。

维尔甘斯和乌勒贝克吃惊地睁大了眼,忘记了基本的礼节,或者不屑与占领军最高首脑握手,大张着嘴站在那里。龙行健元帅的大名他们是知道的,实在无法跟眼前这个瘦弱的一脸倦容的青年挂起钩。乌勒贝克议长大胆地凝视着龙行健,很平常的一张神华人的面孔,只是目光对视时一闪而过的厉芒令人心悸。

“二位请坐吧。”龙行健收回手,坦然地指指椅子,自己先坐下来。“二位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很好。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请二位来?”维尔甘斯觉得龙行健的兰斯语带有很强烈的苏克达米口音,不过完全听得懂。也许这位威震天下的军事统帅曾经去过苏克达米?不,绝不会。神华帝国跟联邦交恶多年,连外交关系都断绝了,怎么会有机会到苏克达米?

“不知。”乌勒贝克沉着地说。同伴沉着的态度感染了维尔甘斯,他也镇定下来。当死亡变得近在咫尺,人往往会涌起超过平常的镇定。

“二位先生,”龙行健再次指指椅子,“请坐下说话。请二位来,是想就组建卡尔卡通政府一事与二位商谈。这位胡逸麟将军是我任命的警备司令,陶克定上校,是胡将军的副手。有关卡尔卡通市政府组建的事,主要由他们来操持。”龙行健见二人不肯落座,也站起来,“帝国跟兰斯联邦正处于战争中。战争是军人的事,但不可能让平民完全躲开。我已经下了命令,部队不得骚扰平民,军纪正在整肃中。如果有违反纪律行为,抢劫,强奸或者其他的什么罪行,我将严惩不贷。昨天,我亲自下令枪毙了三名违反军纪的士兵。我希望尽快组织你们自己的政府,以管理你们的民众。如果二位不合作,我将组建军人政府,行使你们叫------对,民选政府的职能。我给你们三十分钟时间考虑。答应,回对面的楼房办公,组建政府将由你们负责。不答应,带他们回监狱。”龙行健一口气说完,似乎感到了疲倦,对二人点点头,走了。

胡逸麟少将是南方军情报局副局长,此时被选出干这个差事也是郁闷异常,闻说军情局调来的陶克定上校是龙司令官旧日的副官,心想也许是司令给这个陶上校一个晋升的台阶,“陶上校,请你讲几句吧。”

“维尔甘斯先生,乌勒贝克先生,我们司令官历来重视军纪,他指挥下的部队不敢说秋毫无犯也差不多。组建你们自己的政府是司令官对卡尔卡通市人民的最大照佛。如果二位固执己见,拘泥于卖国之局限,只会让卡尔卡通的人民更加难受。”

“如何组建?”乌勒贝克问道。

“完全按照你们的政体。市长一级的官员报胡司令官批准,其余的只是备案。出任政府官员者不得是军人。另外,需签署一份文件,声明自己不再参与兰斯联邦反对帝国的战争。过去的事,我们绝不追究。”

“这不可能!”维尔甘斯叫道,他知道,这份所谓的文件,将把他钉上卖国贼的耻辱柱上。

陶克定上校微笑着,“维尔甘斯先生,请注意一个事实。兰斯联邦在这场战争中失败了。帝国的军事力量已经深入你们国土,在不远的日子里,将组建新的亲神华的政府,帝国无意消灭兰斯人民,你应当从龙司令官整肃军纪的行为中看到帝国的态度。没有人追究你签署的文件,没有。卡玛,罗卑都低下了他们的头颅,兰斯也一样!有龙行健元帅,苏克达米投降的日子屈指可数。我给你们十分钟考虑。”陶克定和胡逸麟离开会议室,留下满头大汗的二人。

龙行健此刻却在研读总参给他的绝密电文,崔煜签发的电报刚刚接到,在这份冗长的电报中,崔煜全面分析了战局,口气不是上级对下级的指示,而是平级间的商榷,着重谈了他对南方战局的看法,核心意思就是一个,南方军应集中主力突向苏克达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