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回忆高中的军训*


在88年9月,我刚好上高中二年级,当时学校的老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破天荒举办一期军训,记得那个时候是三个年级一起进行。


班主任在班里进行宣传的时候,我心中是异常的兴奋,因为老师介绍说军训完毕要进行实弹演戏。我活了17年,还真没看过真枪,更不用说摸过,所有枪的概念都是从电影和电视上了解到的。


好不容易盼到了军训的时间。记得那天是上午,全校9个班350多号人(包括教师)站在操场上,听完校长的动员讲话和县人武部副部长对这次军训的提的要求,一群穿着军装的士兵(后来才知道这些都是刚退伍的军人,除了军官是部队里派出的)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雄壮的步伐,喊着一二三四的口号,跑步进入操场。


这时全校的师生眼睛都看傻了,因为他们一致的步调和洪亮的声音,是我们这些师生所做不到的,而且每个动作刚劲有力。那时候,我心中就初步有一个军人的概念:原来解放军就是这样的啊!


随着口令,这群士兵迅速跑到每个队伍的排头。刚好那时候我当班长,我原本站在队伍的前列,这个士兵跑过来就站在我前面。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士兵,发现他和我差不多高,也就169厘米,皮肤黝黑,身体粗粗壮壮的,由于他是背对着我,我没有看清他的五官。


随着一声“各班按场地的划分,各自将队伍带开”的口令,这位士兵来个向后转,又向后跨了一步,直接面对着我。这下我看清楚了,国字脸,大大的眼睛,鼻子不高,嘴唇厚厚的,一看就知道比较忠厚,不善于言词的样子。


只听到他喊了一声:“同学们,听口令,立正!大家跟着我跑”,接着他又是一个象后转,然后喊:“跑步—走”,其实我们除了体育课所掌握的一些队列基本姿势外,其他的什么都不懂,于是稀稀拉拉地跟着这个士兵的后面,一直带到我寝室边上的草坪上。


哈哈!这个地方不错,不仅靠近我的寝室,主要是上午的时候晒不到太阳。


队伍一停好,同学们马上就稀里马哈了,当时我毕竟是班长,看着同学们不尊重的样子,心里比较担心,怕挨骂,因此向那些同学挤挤眼,大家都明白我什么意思,于是队伍重新站好。


这个士兵开始介绍:同学们,这次受县人武部门指派,我担任第17班的班长(全校350人,分34个班,其中学生300人分30个班,老师50人,分4个班)。


他话刚讲到这里,我马上就举手,这个班长看我举手,马上就问:“有什么事吗?”


我说:“你当了班长,我这个班长怎么办?”


他一听,楞了一下,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这组的同学就马上解释说;“这位是我们的班长!”


哦!他这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没关系,我这个班长是暂时的,只当5天,在训练场上我说了算,休息时间你管大家!”我无奈地点点头。


他接下来说:“我的名字叫陈向军,是名刚复员的军人,大家可以称我陈班长。按县人武部的安排,这次军训为期5天,希望同学们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在这短短的5天内基本掌握单兵徒手队列动作和枪支使用的基本常识。。。。。”


经过他的介绍,我才知道这5天训练的具体科目:前3天都是队列训练,第4天讲授枪支使用基本常识和射击基本动作要领,第5天实弹打靶。


第一天,我们站了半天的军姿和半天的四面转向,虽然说有些累,但是好奇和新鲜感觉破解了全部的疲劳。同学们在休息的时候,还能找陈班长聊聊天,要他讲讲部队的生活,大家有说有笑,过得很愉快。


第二天,我们练了半天的齐步走和半天的跑步走,开始觉得很累了,再加上炎热的天气,特别是下午的这段时间,基本上在太阳的暴晒下进行的,身体弱一点的同学开始受不了,但是在班长的鼓励下,勉强还能撑得住。但是在晚上的时候,我发现原本热闹的操场寂静无声,再到别的寝室看看,发现每个人几乎走躺在床上,有的唉声叹气,有的怨声载道。


第三天,我们练了正步走,上午半天看大家的情绪还算可以,但是到了下午队伍里边开始公开的唉声叹气,还有不少同学老喊报告,要求去厕所,有的干脆一点要求陈班长让大家休息一下,说热得实在受不了了,但是陈班长没有满足大家的要求。


第四天还算比较舒服,大家都坐在操场上听县人武部副部长讲解“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基本构造、有效射程和射击动作要领。其实那时候我根本就听不懂,我只记住瞄准射击的时候要“三点成一线”。呵呵,下午更舒服,大家轮流趴在地上拿真枪瞄准。说实话,我第一次摸枪的时候,心中那个感觉真是不一样,感觉自己好像真得是解放军战士,瞄靶的时候我特别认真,陈班长估计是看到我对枪的喜爱,对我的又重新作一个讲解,他告诉我“五六”式后坐力大,实弹射击的时候,要尽可能用肩膀顶住枪托,要不就打不准。


第五天,激动人心的时刻总算到了,我们步行了将近6公里,来到了县人武部的实弹射击训练场,首先由各班的班长进行实弹表演。


看着他们标准的动作,我心中是异常地兴奋,而且还看得很仔细,很认真,思绪渐渐地飞到抗日战争的战场上,枪口瞄准日本兵,一枪一个,打得真爽。。。。如果不是巨大的枪声又把我拉回到现实,估计我的美梦还会继续做下去。


总算轮到我了,我跑步跑到枪边,只听陈班长说:“别紧张哦,打个好成绩出来!”呵呵!紧张?我根本就没有,我除了激动还是激动。


我仔细地瞄了又瞄,瞄了又瞄,还是舍不得开枪,双手也越来越用尽把枪托往自己肩上顶,突然,耳边的枪声想起,把我吓了一大跳,于是5发子弹不知不觉地全打出去了。可是,我还傻乎乎地趴在地上瞄准,如果不是陈班长喊我起来,我真忘了起来。打靶的成绩很快就出来了,5发42环,在全校是第10名,我班里没有一个人射击成绩比我好。


5天的军训很快就过去了,在陈班长结束训练进行点评的时候,说了一句我至今还没有忘记的话:“同学们!军训就这样结束了,我发觉好多同学才训练3天就受不了了啊?你们都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吃这点苦算什么啊?作为一个男人,如果吃这点苦就打退堂鼓,以后进入社会怎么办?”


其实刚开始我也不怎么理解这句话,因为那时候我还是学生,平时在家娇生惯养,不是说自己不去吃苦,而是父母不让我们吃苦。


现在想起来,感觉这句话还很有用。人就是这样,娇生惯养时间长了,就吃不了苦。就象我现在,虽然说以前吃过苦,但好多年没吃苦了,一碰到吃苦的事,总是想打退堂鼓。






本文内容于 2008-8-5 15:41:46 被空10师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