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心2宿命 连队疑云 第二十六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3/


李兵他们来到了赵琪的家,赵琪的家里残破的很厉害,八间房没有那一个是完整的。

“赵琪叔叔一直都是生活在这里吗?”李兵走进了这个残破的草屋:“为什么不到城里去买一间房子呢”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故土难离吗?”赵琪笑着说道。

“赵琪说的对”赵雄笑着说道:“走,我们进去吧,我也进进农家院”

赵琪走了进去,一个老太太坐在一个破旧的椅子上,小声喊道:“是谁呀,小琪子吗?”

“是我娘,我带战友回来了”赵琪大声的叫道。

“奶奶好”李兵大声的叫道,走了过去,那老太太八十多岁了,双眼失明。

“好好,小琪子,带他们进去坐”赵琪的母亲立刻笑着说道。

“娘,我知道”在母亲的身边,他就像一个孩子一样,一点也看不出士兵所特有的气质,也许,这就是儿子,与士兵之间的区别。

赵琪带着他们两个人进了屋子,这个屋子真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了,除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一个柜子,什么也没有。

“家里穷了点,但是还算干净,如果不嫌弃的话,就坐下来,说起来,我们已经有半年没有见面了吧”

“应该是八个月零十四天”

看到赵琪坐下来,李兵也坐了下来,赵雄也是,开始了聊天。

“有那么久了,你还记得”

“嗯!”

李兵看了看这个家,比起自己的家,这里不能说是家,可能连贫民窟都比这里富。

“小兵,现在是不是特别看不起我,知道我是什么出身了吧!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不在军队里说我家里的事的关系”

“没有,我现在感觉你特别的伟大,家里贫穷,可是志不穷,我是比不了的”

“小兵说说,你的情况,在部队怎么样?”

李兵想了一想,然后说道:“一切都很好,随着年纪的成长,我也想了许多的事,我的使命也已经到了终点,我想明年就退下来,部队现在许要的是新鲜的血液,我不能站着地方不是吗?”

“小兵,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赵琪猛的站起身,来回走了两步,叹了一口气:“也许是吧!如果小兵你想离开军队的话,没有人能拦得了你,不过,我个人不希望你离开,你的能力在军队里数一数二的,就是当士官,也是一个七级士官”

“小兵你这一次休假难道是”赵雄吃惊的叫道。

“不是,不是”李兵立刻挥了挥手,笑着说道:“是楚天他们放我的假,已经三年没有回来了”

“楚天他们什么时候变的那么好了”赵琪笑着说道:“那两个小子可能放着你这个活字典不用,自己去查东西,如果真的能,太阳不从西边升起了,他们两个我很清楚,所以,我才不想让他们当队长,现在,你是吃力不讨好,何苦呢!”

“呵呵,就和我说的,他们两个人出身都比我好,而且我这个人不太喜欢交际,当上了队长,有许多事要处理,还有许多的压力,还不如自己当不了兵退下来的好”

“国家的损失呀!”赵琪叹了口气说道:“如果当时让你当上队长,现在也不会出这样的事!”

“损失什么,新人年年有,而且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没有什么,总会有比我还强的人出现的”李兵好像并不在意什么,反而笑着说:“而且我的技术,也不是什么都能的”

“你是百年难得遇见的一个军事奇才,可惜,真是可惜”

赵雄听着赵琪说的话,心里在想,没有想到李兵的队长对李兵的评价这么高,自己以为李兵只是当了兵王而已,没有想到兵王这个东西,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

“如果没有遇到虹雨叔叔,我也许不会立志当兵,如果没有你与虹雨叔叔的那一战,我不会对当兵那么的憧憬,如果没有虹雨叔叔来找我,也许我不会坚定自己的决心,如果没有你送来的礼物,我也不会走上兵王的道路”李兵想了一想说道:“我不是什么军事奇才,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拥有了一颗兵心的士兵”

赵琪看着李兵,叹了口气:“明天,我带你到另一个村子的虹雨家看看吧!”

“嗯!”李兵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快给我说明一下,你们之间发生的事,小兵一句也没有说,小兵,给我从头讲一讲”赵雄听的是一头雾水。

于是,李兵笑着,把怎么要当兵,以及自己的所有的事情,一次全说出来,声情并茂,催人泪下。

大家一起坐在饭桌上,吃着连普通的农家饭也比上的饭菜,不过,吃常了食堂的饭,这种饭还是吃的下去的,而且赵琪也不太会做饭。

“对了嫂子那里去了”

“回娘家去了”

“怎么,吵架了”

“没有,娘家那里有点事,我这边也有事,所以不能过去了”

“噢”

“小兵,床不是很够,你和我一张床,赵雄与宋志义一张床好了”

吃过饭,闲聊起来,屋子里传来一阵一阵的笑声,说起当兵时的事,他们都很开心。

第二天一早,李兵很早就起床了,他小声的不吵醒同一床上的赵雄,然后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一声雄鸡报晓,已经6点多了,天才刚刚出现一丝阳光。

赵琪开始生火准备做饭,打开水缸,里面是满满的一缸水。

“这个小兵,挑完水,又去跑步了”赵琪笑着说道:“你果然是一个当兵的料,连休假都忘记训练,小兵,失去你,真的是国家的损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