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大地震反思之一)

早上,突然听到收音机里报道四川的汶川发生7.8芮式大地震(有消息说是8.0)和超过8500人遇难的消息,不禁愕然。


看来2008年是一个凶兆之年。先是温暖的南方遇见百年不遇的大雪灾,使供电系统大范围瘫痪,数百万民工滞留华南和华东,无法回家过年。然后是“有心人士”在西藏拉萨和其他藏区发动打砸抢烧暴乱,使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巨大损失。然后有胶济铁路发生列车大事故,又有70余生命早夭。然后又有阜阳的EV70肠病肆虐,使很多年幼的儿童断送了幼小的生命。然后又是我们的近邻缅甸被台风横扫,已经有数万人丧生。


看来温家宝总理今年又要作救灾总理,回想起他不断提到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警示,如今言犹在耳。正如他所说,中国所有的成就,都应该除以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而中国所有的问题,都应该乘以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其言之真,其情之切,另人动容。即使像我这样对五千年历史,从来都是"粪土当年万户侯"的人,也对温总理心存几分敬意。希望海内外,象我之流的"长于清谈,短于实干“的人士,可以对中国的各级政府,多一份宽容和理解,少一份指责和挑剔。给多点支持和建议,少几分无谓的批评和责骂。


也许有人会说我这种想法是溜须拍马,或者如广东话所说,叫做擦鞋。或者有人认为,如果大家都不对政府严厉指责和加强监督,政府的管治水平就没法提高。这种说法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如果指责只是占领一个所谓的道德高度,只是证明自己多么英明,而政府是多么的无能,最终结果除了能够把别人骂得狗血喷头,令自己沾沾自喜之外,于世事无补,对天下那些没有我们这些"智者"自以为的高智商的芸芸众生,不会带来多大的益处。


说了这么长长一大段,似乎应该转入正题。我敢保证,马上就会有很多"专家"跳出来说,这次大地震一定和三峡大坝有关。理由是四川从来没有大地震,所以这次大地震是三峡惹的祸。当然,有的专家可以因此而证明他们当年的判断是正确,有一种"I told you so!"的自我安慰,更有的人就会以此开始上纲上线,推论出很多政治上的结论来。


一件灾难刚发生不到一天,不需要对当地的地质情况作任何调查,不需要建立任何数字模拟,不需要任何电脑模式计算,就想当然的作出结论,仿佛和严谨的科学态度相距甚远。我们现在应该做的是,赶紧做好救灾工作,让当地人民的生活恢复正常,让死难者亡灵能够得到超渡,让痛失亲人的家庭可以抚平心灵的创伤。这里是我对灾难援救提出一些新的想法,希望负责救灾的政府部门能够参考:


1.我对中国政府救灾的能力和效率从来都没有怀疑,人民解放军和电力,铁路,基建和医疗的专业救援队可以说是世界一流。但是,从过去看到的救灾经验来看,我们在“硬救灾”上实力强大,“软救灾”上略显不足。比如说在失去亲人的幸存者的心里辅导,有时过于强调快速回复生活正常,却对给予灾区人民足够的时间慰藉亡灵考虑不足。


2.在“软救灾”工作上,应该多依赖于非政府组织的力量,建立起“以人为本”的社会共识。全国人民支援四川,不只是物质和金钱上,而应该在亲情和爱护上。比如对灾难后的孤儿采取家庭认养或助养,对失去亲人的老人,采取全国各地养老院接收,对失去孩子的家庭,也可以为他们提供方便的领养途径。中国各地的民间宗教机构已可以对灾民中的教众提供宗教服务。


3.在灾区重建方面,建立一套更严格的建筑标准,使防震措施成为重建的一个重要考量。四川也许以前不是一个强震区,但是现在不能再用这种老观点看问题了。比如邻近的云南就常有强震。不光在居民和办公楼宇上,在道路建设,公共设施上,都要对防震和震后急救有一个全盘的考量。这一点中国的北京,日本的本岛,美国的加州,都有宝贵的经验可以借鉴。


转头再谈三峡大坝的问题,其实我在二十年前也是反对派。我当然不是水利和地质专家,只不过对任何改变环境的大工程天生有一种恐惧感,而且对任何“最”什么的标签也缺乏激情。但是,当所有的专家经过长期论证得出的结果是方案可行,而且有足够的预防措施可以解决衍生问题,我就会全力的支持这一决定。但是,我们在作出这个决定后,就不能够抱残守缺,而是应有“君子一日三省于己”的虚怀若谷的谦虚态度,对三峡附近的环境继续进行研究和评估,宁肯假设自己错误,找出可能的隐患,防患于未然。


希望中国今年的灾难到此为止,使我们这些人不再有新闻可以评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