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达赖喇嘛之五:参加奥运会开幕式?)

总算可以转头来谈谈西藏问题。上次说到了西藏问题不是人权问题,不是文化问题,也不是宗教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其实是一语中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


先看一看人权问题。任何一个没有偏见的人,只要把今天西藏人民的生活和1950年作一个比较,不难得出清晰的结论。首先是全中国的藏族人口增加了1.8倍,人均寿命从三十五岁增至七十二岁,世界上哪有这样的“种族灭绝”政策?更不要提学校,医院和各种公共设施的建设。如果这些都不算是人权的话,那么以前西藏政教合一的体制下,大多数藏民的生活不知应该叫什么。


再看文化问题,你与许会看到有些人抱怨他们只会说普通话,而不会说藏话,但如果你深入藏区,又会发现很多藏民却是藏语很好,但普通话太差。而且西藏本身的教育在1950年前基本上是零,大量对宗教,文化,历史和风俗的保存和发展,都是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才能够完成。比如说藏语的电脑输入法,使藏语可以通过手机传递信息。还有对格萨尔王传的整理,大力培养藏族作家,音乐家和舞蹈家,对藏族大学生的优先政策,对藏区农牧民的扫盲,等等。如果说“文化灭绝”就是让藏族儿童可以接受三语教育(藏,汉,英)的话,估计很多人都希望可以被这样灭绝一下。


最后谈论宗教问题。到底西藏的喇嘛们宗教信仰有没有自由,我们不应该只听少数人的说词。比如说,藏传佛教的其他分支--宁玛派,沙耶派和噶举派怎么认为?就是格鲁派内部其他的如后藏的寺庙如何认为?即使在这次西藏骚乱之前,大部分的地方,如西藏,四川,青海,甘肃和云南,信奉达赖喇嘛的藏民可以在家里挂他的画像,在青海的很多地方,达赖喇嘛的画像甚至在商店里都有公开出售。所以说,即使达赖喇嘛与中国政府在许多意见上相左,他作为藏传佛教宗教领袖的地位从来都没有被否定。他被政府批判的是以宗教领袖的身份从事分裂国家的政治活动,并以寻求外国势力的介入,来解决中国自己的内部问题。而且喇嘛和尼姑喊分裂祖国的口号,打出非法的“国旗”,煽动民众去冲击政府机关和执法部门,危害人民的生命财产,和宗教自由有什么相关?


所以说,西藏的问题是政治问题,那么解决的方案也必须是政治层面上的解决。中国政府的底线很清楚,只要不涉及中国的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只要解决的方案对包括绝大多数的藏族和其他民族有利,中国的大门永远对达赖喇嘛开放。那么达赖喇嘛本人和追随他流亡海外多年的流亡人士会不会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不再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机会呢?


这里是我对如何谈判才可以达到实际效应的建议:


1.放弃大藏区这一不合乎实际的想法。如果达赖喇嘛如他所谈,只是寻找一个方式更好的保护藏传佛教和藏族文化,他是不需要一个政治统一的大藏区。他不光可以谈论西藏自治区的宗教发展,可以讨论其他藏区自治州和自治县的民族文化,而且还可以关心蒙古族地区和汉族地区的藏传佛教。任何在西藏商量的结果和措施如果行之有效,对国家统一,民族融合,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有利的话,当然可以在其他藏区推行。而且各藏区,甚至中国所有的地区的文化交流和学习,本来就不受行政区划和政府行为的控制。


2.如何改善当前的政治构架,为愿意回归祖国的流亡人士提供各种生活和工作的机会,包括从政的机会。外面有两种看法:一种是以香港模式;一种是回到十七条。这两种看法都有偏颇。以香港为例,为了维持社会稳定,中国希望尽量的留用香港原有的政府和行政体制,保持香港的原状。对西藏而言,当然也是应该以最小的变化,尽量保持现有的行政和政府架构,以保证西藏的政治稳定和社会安宁。而且,香港的经济是属于中国最发达地区之一,而西藏经济是最落后地区之一,当然就更需要中央政府在行政上的介入。而回到十七条难度就更大,那是要彻底解散现有的政治体制,而重组一个全新的架构。无能这种架构是过去的政教合一的噶厦政府,还是有些人倡导的西方式的“民主”政府,恐怕在现实上的操作上完全不可行。


而且达赖喇嘛也得考虑一下西藏各级藏族干部在现行体制下的实际的切身利益,不能在对待藏人上厚此薄彼。当然,当前体制也应该做出调整,要给予有心从政的回归藏人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我的看法是,在这些具体问题上用协商的方法,比任何强调你死我活的零和游戏要有益得多。


如果这两个问题可以解决,其他的就不是难事了。如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让人民享有宪法下容许的宗教自由,保护中国各民族独特的传统文化,本来就是中国政府的主要施政方针。如果大家在这方面有具体的共识,具体的实行措施,就需要群策群力了。


其实,早在两个星期前,我就和海外一些的藏族同胞谈到了关于达赖喇嘛出席奥运会开幕式的问题,他们对此都持一种乐观其成的态度。而且上一次,达赖喇嘛的哥哥嘉乐顿珠就谈到汉藏同源(确实当年周武王征商纣王时,藏人的祖先濮(Bod)已经是联军的一支),所以汉藏之间的问题应该象一个家庭里的兄弟之间的方法解决,而不要被西方白人所离间。而我也认为,任何可以被中国人民团结的力量(更何况自己的中国人),能够团结到自己的身边,当然好过推到敌人的怀抱里。即使在谈判上还会有难题需要解决,至少通过奥运会这一个和谐的盛会来建立互信,是一个好的开端。


当然除了达赖喇嘛,如果台湾的马英九也能出席奥运开幕式,站在胡锦涛的身边,对中华民族而言,会是莫大幸事。一个伟大的民族才会有一个伟大的胸怀,当我们可以把所有不同的中国人用包容和谅解团结起来,那么一个繁荣,昌盛,强大,均富,和谐的中国真的是指日可待。我们这代人可以看到这个中华民族失落了两百年的梦想的实现,真是幸莫大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