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上一盲人MM喊:你们要再敢往下摸我 就报警!

公交上一盲人MM喊:你们要再敢往下摸我 就报警!




这天车上乘客不多,前门一开簇拥上来些人,售票员说:“谁给这位盲人姑娘让个座?”我回头一看,精神大振:婀娜的身段套一件紧身的海蓝色衬纱连衣裙,轻摆的白色裙底花边像是一阵阵的浪潮,有节奏的内外舞动,从侧面看腿与腰的外轮廓异乎顺滑,让人联想起最棒的概念汽车的完美曲线。她转过身来(我先没看她的脸),连衣裙是吊带式的,光滑的颈和肩膀联成一片浮想联翩的自由地,雪白的自由地。瓜子脸,红润的小口,像是摸了口红又像没摸,总之似乎淡妆。眼睛或许很美或许是洼陷进去的,因为她带着墨镜。


关车门的瞬间,一股气流拔地而起,她连衣裙下边的浪潮突然迎来一次巨大的潮汐,并波及到大腿还往上,两条大腿似乎两只白鳍豚突然浮出了水面,在这一瞬间,海啸产生的巨大震撼惊动了车上的所有乘客。我是背对车门坐的,正当我还处在海啸之后的“头晕后遗症”之中时,盲姑娘已经拄着盲杖掠我而过,后面有人让座给她...


可是车行驶不久,人们的注意力就开始从盲姑娘转移到两个穿着昧俗、行迹可疑的小流氓身上,他俩趁机站到那位盲女身旁似无忌惮地东瞅西看着什么,顿时我对这两个小流氓产生了厌恶之感,没有想到的事情,就这样慢慢来临了。


其中一人把手伸进他旁边一个妇女的挎包里---“天哪!这个该死的小偷!”我突然顿悟了我想“这位大嫂也应该能感觉出来,看样子小偷的技术并不高超。”我又看了看和大嫂迎面而站的一位大叔,从他的侧面表情可以看出他已经发现了有人在行窃。“这个软骨头,白长一膘肉。”我给他下了定义,想必我是对的,因为此时他除了流汗什么都不会干;


和小偷并排座着一队青年情侣,表现得也十分不自然,


女孩子紧紧依附着那个男的,他们的手攥在一起,皮肤被攥得红一块白一块,女孩躲在男孩的脸后面侧出一只眼,向小偷瞟去,这个危险的动作被男孩立刻制止了,他下意识的抖了一下眉,给她一个严厉的眼神,然后假装目光呆滞起来。我心想“靠这二位框扶正义是没的指望了...”;


还有一位时髦大姐,现在一定也忐忑不安,只见她把自己的挎包死死的夹在腋下,又觉得还不妥,干脆又把包转个角度扭到胸前,一种誓死捍卫个人财产的精神可歌可泣;


秃头老大爷拼命把小孙女的脸转向车窗;

玩游戏的学生已经把头沉到靠背下面了;

戴眼镜的知识分子假装昏睡,却不知羞耻的眯着眼偷看;

... ...

这么一车孬种,我算是领教了,我也想明白了,指望救世主解脱是没有用的...


突然急刹车,我顺势鱼跃而起,挺起胸膛,迈开阔步,此时似乎全车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我面带“视死如归”的笑容走过去,对司机说:“师傅,现在能开一下门吗?”

“开你个头!红灯!”

“噢,没事,我就问问。”然后又回到坐位上了:(


车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了,小偷还没有得手,他的手开始向妇女的裤子口袋摸去,这回他们定是要成功了,我真不敢再看了,我屏住呼吸,全车的人都这样做着,静静的,窒息一般地静,死一般地静。似乎默默等待着一场死刑判决---道义上的“死刑判决”...

我突然发现那个盲女好象也有了反应,她好象在听什么?



“你们要再敢往下摸,我就报警!”


她如火山爆发一样大喊一声,天哪,又是一次由她发起的海啸,震撼了所有人。

小偷胆怯了,正义的人们开始沸腾了,我首当其冲的呐喊着,像一头疯狂的雄狮,车刚好到站停下,小偷们趁虚而逃了,我本应当也在这一站下,可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为我们的女英雄欢呼,所以临时决定推迟到下站下。


车厢里欢呼雀跃,大家好象彼此感情拉近了,伟大的正义啊!被偷的女人问盲女:“你难道能听出他们偷包时的声音吗?”


盲女回答:“我是听到车厢里静悄悄的,静的不正常,每次如果这个样子的话,我就会喊。”


顿时车厢里又寂静起来,静静的,窒息一般地静,死一般地静。

我真怕她又要喊了!


------作者“疯草招摇



-----------------------------------------------------------------------------------

對岸最讓我感到差距太大的就是…

現實生活裡太多的人選擇沉默與不作為…

一旦到了網路上則個個都是血性的時代好青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