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之三十三)韩国和半岛的麻烦

六十五

韩国人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情况比日本人还要惨。经过几代人的艰苦努力,小小的韩国好歹也算是世界上的十来号经济体,换个其他地方也是人中龙凤,可惜在东北亚,除了可以蔑视自己的同胞兄弟朝鲜外,在美国,中国,日本和俄罗斯的环视下,有种危在旦夕的惶恐。

本来在历史上,朝鲜人是没有这种感觉的。他们以大中华文化的一员而自豪,以身为这个令人自信的文明中的一分子,还可以俯视汉化得还不够彻底的日本人。朝鲜人从来都自豪的把自己算作广义中国的一部分,尤其是在明代,文化和政治上作为一个附属国,他们自称为小中华,并对他们眼中的野蛮人满族鄙视。明亡清兴,朝鲜民间则有“三百年来中国土,如何付于老单于”一传说来对抗新兴的清朝。虽然这只是个传言,但朝鲜人民在臣服清朝之后,仍然偷偷的拜祭明朝皇帝数百年,却是个不争的历史事实。即使在前几年,韩国一位驻美外交官曾在接受中文电视访谈时,用流利的普通话说道,能够真正明白唐诗宋词的底蕴,除了中国人之外,全世界只有朝鲜人。当然不排除他是讨好中文观众,同时文化上低视日本,但他确实谈到了一个事实,即朝鲜人是真正的中国文化的一分子,而且当今韩国的经济有此长足的进步,也是主要得益于儒家文化的精髓。

当然在清楚了解这些情况后,中国人不应该对韩国人有一种文化上的沙文主义态度,而应该坦然的承认在历史上他们的祖先对中华和东方文明的贡献。比如说将宋代毕升的泥字活字印刷,改良为铜字印刷,再传回中土,都对知识的传播和教育的普及,起了很大的作用。

自然在西方强权打开东方封闭和保守的大门后,朝鲜的儒家老朽和他们同样心态的天朝官员,就不得不经历一次炼狱的苦难挣扎,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找不到出路。反而倒是处于儒家文明初中级阶段的日本,成功的向西方学习而转型变成了一个侵略邻居的强权。于是在衰老的保守派和急进的东学党的内争中,最后以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击败清朝,而把朝鲜从一个中国自治的附属国变成了日本直接管理的殖民地。

日本战败后,朝鲜又在东西方意识形态,文化和地缘政治的冲突下,被一分为二。只是在1960年代,日本成功将儒家文化现代化而造成经济起飞,在战后的废墟上重生。而韩国,与其他中华文明的小兄弟台湾,新加坡和香港一起,则在1970年代造就了亚洲的另一个经济奇迹,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的做人一次,应该让所有同情朝鲜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的世人向其祝贺。

但是韩国面临的挑战也相当的巨大。其中一个最主要问题是如何改善与朝鲜的关系,使朝鲜半岛不再成为世界强权的逐鹿之地。这就要求韩国必须和中国找到共识,在如何降低东北亚的紧张关系中,排除外部的美国因素,能够帮助朝鲜政治和经济转型,为将来有可能的朝韩合作,甚至更遥远的统一打下基础。在当前的形式下,应该避免谈统一问题。以目前的韩国经济能力,根本无力消化朝鲜的人口,而实现类似德国的统一。而且朝鲜半岛是否能够统一,又关乎周边中国,日本,俄罗斯和美国的利益,不是简单的可以由朝鲜或韩国自己可以决定。


六十六

韩国李明博政府的一大失误在于冷却和北韩的关系,从独立自主的阳光政策上退步,而将韩国的对朝政策与美国政策挂钩,以朝鲜满足美国的要求,作为韩国政策的先决条件。而在这个过程中,又疏远中国并放弃在朝鲜问题上和中国达成的共识,影响了中韩关系。

这个政策的结果就是首先与朝鲜产生了一些无聊的骂战,甚至双方的军事将领谈到要对对方狂轰滥炸,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于是造成和朝鲜的关系没有必要的紧张,结果和日本一样,在为美国对朝鲜的政策做强硬的摇旗呐喊的时候,结果美国在朝鲜炸毁宁边冷却塔后,一个180度急转弯,宣称要朝美关系正常化和把朝鲜从恐怖国家黑名单上出名,就被美国摆上了台,给晾起来晒了。韩国政府的尴尬场面可想而知。

本来,美国和朝鲜之间的轻手重脚,在很大程度上由美国和中国的全球利益博弈来决定。李明博的行为,既不能左右情况的发展,又不能施加决定性的影响力,踩这趟浑水,绝对是自找苦吃。美国在朝鲜的政策上,曾由强硬派,例如前驻联合国大使博顿,完全掌控,并攻击现在的国务院务实派副国务卿希尔为金正希。按照强硬派的设计,反正美国完全不敢对朝鲜动武,最好的办法是通过经济上的金融战,把朝鲜经济整垮,造成朝鲜崩溃,让几百万,甚至千万难民涌入中国东北,使本来就对东北因为国有重工业改造,造成大量工人下岗的经济进行冲击,从而将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拖下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希望可以以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名义,伸只大腿进朝鲜。

在这个过程中,韩国当然必须担当重要的中介角色,去管理混乱的朝鲜。当然韩国的一些学者,看出了这里面的情况的复杂。曾有一位俄罗斯人但却在韩国大学任教的朝鲜半岛专家提议让中国全权处理朝鲜事务(估计没有韩国学者敢冒被人劈砖的危险提这样的建议),韩国应该明哲保身,不要被人上套。

美国对朝鲜的经济战,基本上就是由今天对伊朗的同一帮人掌控,用的是差不多的手法。首先是栽赃朝鲜偷印美元,然后以此为借口把朝鲜在世界各地的金融关系斩断,以打击朝鲜经济的生命线—黄金出口(正如打击伊朗生命线石油出口一样)。

在具体操作上,是以打击澳门的一家小银行置业银行(该行一年为北韩向香港国际金市出售价值1亿5千万的黄金),冻结朝鲜的2千5百万美元账户,用美国财政部的经济制裁让这家银行破产。其目的正如财政部经济战的负责人阿舍尔在国会作证时所说,是一个杀鸡和猴看的做法,以此来威胁大银行如中国银行切断和朝鲜的经济联系,以达到美国经济制裁朝鲜的目的。

在假美元的报道上,基本上美国所有的媒体都参与了造谣。其实假美元中最出名的超级百元票最先是在1990年代出现在中东,当时美国财政部根据情况的需要,指责黎巴嫩的哈兹布拉,或者是叙利亚,或者是伊朗,是假美元的伪造者。按照美国法律,制造假美元就是向美国宣战,美军就可以杀进去。

本文内容于 2008-8-2 9:55:59 被10月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