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之三十二)湄公河合作和日本的问题

10月 收藏 0 65
导读:六十三 在东南亚的北部,中国最有利作法是通过大湄公河六国合作,以中国三省区—贵州,云南和广西和东南亚各国在文化,民族和习惯上的一致性,建立起一个互利互惠的统一市场。通过发展中国西南,越南北部,老挝,柬埔寨和缅甸,加上相对富裕的泰国,就会形成一个繁荣的经济共同区域,从而抵消美国在泰国的影响,使美国希望颠覆缅甸现政府而登陆南亚,进而建立印度洋霸权的企图不易施行。通过这一地区交通基础建设的提高,中国在一旦情势需要的话,例如这些国家遭到侵略,或者重大自然灾害,中国的军队就可以快速的通过高速公路从昆明直到金边,

六十三


在东南亚的北部,中国最有利作法是通过大湄公河六国合作,以中国三省区—贵州,云南和广西和东南亚各国在文化,民族和习惯上的一致性,建立起一个互利互惠的统一市场。通过发展中国西南,越南北部,老挝,柬埔寨和缅甸,加上相对富裕的泰国,就会形成一个繁荣的经济共同区域,从而抵消美国在泰国的影响,使美国希望颠覆缅甸现政府而登陆南亚,进而建立印度洋霸权的企图不易施行。通过这一地区交通基础建设的提高,中国在一旦情势需要的话,例如这些国家遭到侵略,或者重大自然灾害,中国的军队就可以快速的通过高速公路从昆明直到金边,而为这个经济区域提供保护。



基于美国在这些区域不可能投放军队,对中国战略的牵制应该主要表现在支持其操控的环保组织对中国的投资行为进行攻击。比如说,在新中国建立之初,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禁运,中国不得不在云南南部和海南岛种植橡树,以保证自己的橡胶供应。现在可以预料,以这个区域的老挝和柬埔寨,将成为中国橡胶的一个重要产地,而这类投资行为,必然遭受西方以攻击中国摧毁原始森林和灭绝原生态文化为借口,由环保组织来干扰这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



在东南亚的南部,中国就应该运用当地华人的经济实力,通过与这些国家的经贸合作而建立利益共同体。中国在这些经济活动中是有利可图的,当然要比美国单方面以军力展示的花钱方式,具有持久性。而一旦美国动用军力来打击中国的经济利益,就会首先损害这些国家的经济利益,而令这些国家,象以前的菲律宾一样,把美军从国土上踢出去。



中国一方面可以宣称并不挑战美国在亚太区的霸权,不强迫东南亚国家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必须择一,因为东南亚没有一个国家愿意看到两强冲突,而他们必须选择站队。另一方面要大力提倡以区域合作优先的双边和多边贸易,绕过由美国和西方建立和全盘操控的国际经贸组织。例如建立大湄公河六国合作,东盟+1, 东盟+3,东盟+5(包括澳洲和新西兰)等等组织,以在地区性促进经贸合作,替代因为美国和欧洲不愿取消农产品补贴而造成的WTO多哈回合的停滞。中国同时可以倡导和加入地区性的金融组织,如亚州发展银行,美洲发展银行和非洲发展银行等等,不需要参与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会。



如果中国可以用这个方式继续东亚市场的一体化和区域化,并在必要情况下,通过地区性的金融合作,防止出现类似于1997年由西方金融资本发起的掠夺亚洲国家的金融危机,依靠中国,日本和其他亚洲国家的巨额现金储备,可以保证区域国家经济免于崩溃,而影响整个区域经济。在军事层面上,中国可以倡导双边的军事合作,增加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在救灾,反恐和海洋执法上的共同演习。当然,在目前情况下,中国没有必要刺激美国,但在将来,中国应该逐渐增加海军的海上舰艇与泰国和柬埔寨在泰国湾,与缅甸,孟加拉国,甚至印度在印度洋,和伊朗,巴基斯坦在波斯湾的演习。



只要中国采取以经济抗衡军事的做法,从长远来看,总有一天,东南亚就会采取类似非洲的做法(拒绝美国在其土地上建立非洲战区司令部),而要求美国不要在其领土驻军。







六十四


日本当初在提倡东方北约时,其实有其自己的小算盘。日本的困境在于,虽然其经济在世界上排行第二,又是一个人口大国,但其地理条件极差。换了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日本都会是当仁不让的世界级大国。但是可叹的是,日本被夹在美国和中国两大强权中间,其外交政策不可避免的必须在东西走向上摇摆。当然,现在的主流意见是,日本应该以日美安保条约为首要,但又同时加深和中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联系,避免在中国和美国的冲突中,变成炮灰。日本在这个平衡中,现在还是主要偏美,但就必须有未来随时调整位置的弹性。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当日本在小泉治下,中日政治关系降到冰点时,日本的极右派势力想到的是建立一个庞大基金,专门资助中国的中学生到日本短期学习,和日本的中学生到中国短期学习。这些中学生还要住到对方国家的家庭里,以增进对对方的好感。以当时反中为主的极右势力担忧,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任由双方关系恶化,导致下一代互相讨厌,将来在必须和中国亲善才能维护日本利益的时候,就没有转向所需要的人心基础。



日本的另一个考量是,如果日本以一个海洋国家的领头羊身份,能够进行南下战略(因为北边是麻烦的俄罗斯),拉上印尼,澳洲和印度,而形成自己的一个“民主同盟”,就可以同中国抗衡。而由于美国从来都只允许自己为主的双边军事协定,猜忌其他各方的合作,日本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建立起和澳洲,印度等的军事合作,虽然名义上还是在美国领导下,但将来美国势力衰退时,就可以集数国之力,在日本的领导下,和美国讨价还价。



当然这个想法最后是南柯一梦。一个原因是印度从来都是三心二意,另一个原因是中国成功的看准了澳洲是这个东方北约中的最弱一环。因为澳洲在经济上对中国依赖很大,又是一个规模小的经济体,所以比较难以应付中国的经济惩罚。果然在以“知中派”陆克文上台后,澳洲已经宣布退出针对中国的任何军事同盟,并开始检讨美澳军事条约,防止澳洲被条约拖入美国和中国的冲突。



这两个变化基本上把亚洲北约又打回日美两国的安保条约。而日本福田的上台,更是使这个主要由小泉和美国副总统钱尼运作的计划失败。福田,被极右派攻击为中国狗,应该算是所谓陆克文一类的“知中派”。虽然他们不是亲中派,但至少在考虑其本国利益时,不会陷入无理性的反中怪圈,而会在中美之间做一个中间性的选择。



其实如果了解中国历史的话,每当中原王朝强大的时候,周边政权中的亲中原派通常会上台。如果看一下从日本,澳洲,到台湾的选举结果,可以看到同一个趋势。其中唯一的变数就是韩国的选举,由李明博上台,试图改变前任卢武铉靠近中国,疏远美国,在朝鲜问题上和中国共同进退的政策。而李明博上台后,首先是放弃在朝鲜问题上与中国的共识,而采取接近美国立场,使朝韩关系异常紧张。韩国和美国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又因为韩国民众对美国牛肉进口的强烈反弹,而导致新政府倒阁危机。


本文内容于 2008-8-2 9:57:42 被10月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