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游戏(之二十九)习近平的平常心和广积粮

五十七

好在中国人民和政府已经有所醒觉,习近平最近关于对奥运会要有平常心的表示就是一个好的开端。而且在为了应付海外敌对势力的破坏,对奥运会的保安措施,实际上已经造成了对旅游业的打击,使这次奥运会的经济效益大大降低。

在应付西方反华组织希望在北京奥运会上的搅局行为,中国的民众可能会有比较好的应对方式。西方在自己的媒体上对本国人民有关中国的洗脑上可以用四句打油诗来概括。那就是“中国人民很善良,中国政府很流氓,西方政府要体谅,西方人民要逞强。”所有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抹黑,都是以中国政府为对象,而来北京捣乱的西方政治流氓,拿着西方政府工资的记者无国界之流的职业运动混混,在中国捣乱时,如果中国政府出面处理,就会造成西方媒体的大肆攻击。所以居然会让一些流氓在中国的长城上打出西藏独立的大旗。

而中国的应对方式,就应该让西方人明白,不是只有西方人有耍流氓的权利。中国人民虽然善良和好客,但是13亿人民中,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也不缺乏会有几个流氓混混。所以当这些西方来的流氓在北京搞事,就不能排除北京的流氓因为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而出来对这帮白种流氓一阵暴打。在中国的警察赶到现场前,这些暴民又会作鸟雀散。中国政府会依法将这些触犯了中国法律的外国人拘留,而且会坚决反对民众用暴力手段来应对这些违法活动。但是很遗憾,希望这些外国人好自为之,不要在中国胡作非为。不要以为这帮混蛋是亡命之徒,有种的话,叫他们去纽约街头打出支持本拉登的标语出来,看他们可不可以活着走出来。

举一个美国的例子。在奥运火炬来到美国旧金山之前,曾有几个隶属于自由西藏学生组织的职业混混,违法当地的法律,阻碍交通,爬山金门大桥的吊索上,挂标语。而大桥的工作人员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去把这些标语取下来。事后,旧金山法院对这个犯法行为进行宣判,判罚这些混混必须在社区组织做义务工作,而荒唐的是,他们需要做义工的社区组织,就是他们自己的自由西藏学生组织。从这里可以看到美国法律至上的具体运作方法。

而担任旧金山警察保安活动总顾问的戴利警长,对记者谈到了他本身的亲身经历。戴利曾是美国特种部队军官,退役后曾出任过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保镖,后来出任旧金山一个分局的主任。在一次藏独分子在中国领事馆前进行的未经批准的非法静坐抗议活动中,戴利带领他的下属,去规劝抗议者结束非法活动。结果在他试图劝说一个喇嘛时,对方突然从袖口中掏出一个木棍,冲着他的头上就是一棍子打下来。经验丰富的戴利吃了个大亏,因为他以为西藏喇嘛都是热爱和平善良人士。让他更恼火的是,把这个打警察的凶僧逮捕后,因为美国上层人士的干扰,检察官拒绝起诉,使喇嘛最后无罪释放。戴利对旧金山警察的建议是,必须把藏独的喇嘛当作恐怖分子一样对待,严加防范,如果不然吃了亏都有苦说不出。

中国在对待这些政治流氓的时候,也不能按常理出牌。必须改变过于顾及西方的舆论,而不能有效的维护自己的利益的情况出现。

五十八

中国需要提防的是西方拿出最大的一颗大萝卜,来满足中国人的虚荣心,就是以允许中国加入西方八大工业国这个大亨俱乐部,用西方既定的规则,令中国为西方的利益服务。尤其是当前西方在世界各地的影响力大幅减弱,需要中国的帮忙才可以在世界的很多地方维持其利益。如果中国人满足于这种虚妄的做了世界大国的美梦,就会傻乎乎的牺牲自己的利益,而成为西方国家的帮凶。

中国在世界事务上的政策,还是要用明初的九字真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为基石。首先要增加国防力量,建立一支中洋海军(相对于中国目前的近海海军和美国的远洋海军),能够保护中国的海外利益和中国这条从沿海到中东和北非的海上新丝绸之路,必须能够防止当代的匈奴来扰乱这条生命线。中国军队除了在潜艇和护卫舰上要加速国产为主的发展,还要充分运用友好国家的支持,通过贸易上的互利共同体,把北非和中东的国家利益同中国利益绑在一起。

广积粮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考虑,一个当然就是发展经济,这恰恰是中国人做得最好的一点。另一个就是要进行长远的战略物资储备,比如在东南亚和非洲发展以中国市场为主的粮食基地,补偿中国因为大规模城市化带来的耕地损失。在原材料上,中国应该大量动用手上过多的美元储备,在中亚,东南亚,南亚和北非购买矿业资源,在美元进一步大跌前,抢占全球的资源。在石油资源上,中国应吸取美国的教训,建立一个以替代能源为主的经济,而在目前,就应该充分利用产油国家,如伊朗,苏丹,委内瑞拉等和西方的争执,在油价上取得优惠,支持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

而当前高居不下的油价,会对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经济造成极大的打击。中国必须让反美的产油国知道,如果中国得不到大幅削价的石油供应,而导致经济衰退的话,中国就无法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而使他们成为西方强权下一个军事干涉的目标。楚人无罪,怀璧其罪,这个道理估计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也听得懂。如果他们的目的是要打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经济,他们大可以增加对中国需求的石油输出,但就继续减少对西方为主的国际市场的供应,让西方那些投机基金,在把美国股市和房市炒死了之后,在石油期货市场上,把油价炒过150美元一桶,令按照国际油价定价的西方消费者为此买单。

而且中国在产油国家,比如说非洲的贸易,是用中国的基建工程换取当地的能源。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易货贸易。随着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上涨,建筑成本也相应提高,应该可以保证中国经济不受打击。在国内政策上,不应该实行政府补贴的低油价政策,而是应该放开以消费者为主的汽油价格,但在生产和基本民生方面,例如农业,能源,公共交通和运输等等,根据重要性采取不同的退款政策。在能源效率方面,则必须通过严格的管制,使汽车等商品的能效达到高水平。

本文内容于 2008-8-2 10:01:47 被10月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