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夜里 他眼巴巴的望着那根火腿肠

晚上很热,却因为还是想活动的缘故,约出朋友出去吃烧烤,成都闷热的夜晚让我这样的胖子日子相当难熬。


一如既往的先挑鸡心,常去的那家放眼望去居然没有出来,因为好像奥运的缘故,连我们这样偏僻的地区都开始整治,一边走还在一边说,这个烧烤摊摊真是癞格宝变的 哆一哈跳一哈,喊跳哪就跳哪。简直没有规律讲究,苦了的,是我们这样向往烧烤鸡腿腿神往青岛扎啤的人。


换地。


其实我们这里真的没办法,除了诺大一个军工企业在这外,周围的全是进城打工的农民,我曾被朋友戏称城乡结合部出来的民工。


少顷,来到一放眼就是附近农民开的烧烤铺子前,鸡心黑不溜秋,鸡腿小不啦几,不过本着消灭一切阶级敌人的心,怀着为我们的父辈在三年困难年代很少吃肉,在现当代身为他们的子女要加倍吃回来的心情,怀着吃饱喝好建设二十一世纪新中国的壮志,看到酒桶里的冰啤酒,我们还是决定,不管是农民烤的还是哪个烤的,只要没得耗子药,吃!


吃的时候,我还是被刺激了一下,期间有8-9个人过来了 ,民工打扮,一看就知道这些可能是附近建筑工地的民工,碳一般的皮肤,浑身散发出一种最原始的汗味,也许很难洗澡,也许又是一天重活。很有几人佝偻着背,骨骼略略有些变形,一看就是从事重体力的人。中间有一个小孩子,大约10岁,其中某人的儿子。


可能是其中某一人今天有什么很高兴的事情吧,邀约这些应该是他亲戚或者朋友的工友一起出来逛街,到了烧烤这里就一直嚷嚷着要请客,山里人的直爽和好客也比较粗鲁的表现出来,一边拉着众人进烧烤摊一边吆喝着卖烧烤的拼桌子,而其他人一直好像很不好意思。


好不容易大家坐了下来,而这时我才发现其中的那个小孩子早已在烧烤摊前徘徊,我装作抽烟活动身体,也站在烧烤摊位前了。


只见他拿着一根没剥的火腿肠,拿了一根竹签,很迫不及待的想穿进火腿肠里,而他的旁边就是烧烤摊主一直在帮忙的女儿,由于父母也是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机,其实女孩穿着应该说很差,两人一般大小。小女孩看到小男孩的动作,一把把火腿肠抢了过来,而小男孩好像因为要吃烧烤的缘故,显得非常高兴,并没有在意到小女孩眼里厌恶的目光,重新拿起另一根火腿肠央求店主油炸。而这些动作,不远处的那群大人并没有注意。


大人们因为可能很不好意思的原因,一直在相互敬烟,之间所有人都显的很窘迫,直到模糊的听到请客的人给小男孩说,要他去点菜,因为小男孩以前吃过烧烤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他们都不曾吃过这些在街头到处可见的烧烤,也才反应出来为什么他们所有人在来吃烧烤的时候和坐着的时候会显得如此窘迫是因为他们可能才从山里出来打工,他们以前不曾吃过,他们的经济很困难。


小男孩一直在望,一大堆东西显得无从下手,最后只在水桶里拿出了几串土豆,拿给店主,店主轻蔑的给小男孩说,不够,你们那么多人,多拿点,小男孩又拿出了几串土豆。


小女孩一直很轻蔑的看着做着一系列动作的小男孩,而我,也从刚开始的旁观,变成了仔细观察。


小男孩一直在烧烤摊前守着,一直盯着油锅,一直好像很迫不及待的想享受这样对他来讲是次大餐的美味。眼里早已没有别物。


由于我们的第二拨烧烤已经最后炭烤了,他们的菜在油锅里翻炸,旁边的炭烤上除了肉没有菜,油锅里的除了菜就是一根火腿肠。菜捞出来的时候,小男孩对着过来的可能是他叔叔的什么人说,看,我们的好大一堆,话毕,吞咽着口水。


我内心开始复杂起来。


想着我的某一表弟,花了十几万在贵族学校里读完了初中高中,最后却在高考的时候连最坏的大学也没考上,也因为其父母的缘故,让我们失去了联系。而这些吃着烧烤的人呢,却在因为一顿烧烤开心。


看着这帮人没钱但很幸福的样子,我突然觉得,在地震灾区很多人对我发出的感慨,什么都不重要,活着就好。


仔细看看店主的小女孩儿,本已穷困,却对同龄人报已厌恶的目光,小小年纪反而学会了这些本不应该出现在他们身上的世故。


突然觉得,这也就是命,也许小男孩会在十几年后想起这顿快乐的烧烤,也许也会突然明白小女孩的眼神代表了什么,也许会有机会改变他的一生,但是每个人的性格是注定的,我相信小女孩的性格注定了她的命运。


店主来送菜的时候,我多点了三个鸡腿,让店主以他们初次到那烧烤摊去,小店赠送的理由给小男孩送去。


虽然我从来没有过过如此贫困的日子,但是在小男孩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儿时的身影。


酒足饭饱,回小区,继续和朋友饭后散步消化。

本文内容于 2008-8-4 13:51:22 被九子貔貅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