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老警旧事《1》

七十年代未。

那时我刚入警不久。一拨二十郎当的小伙子,身着一身“上白下蓝”,是当时城里一道最亮丽的风景。

训练是艰苦的:全封闭、军事化。上午是业务培训,下午是擒拿队列…两个月后,终于迎来了实战技能培训,大家亢奋无比。

记得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的上午。

我们的训练科目是摩托驾驶。“边三轮”,像初恋的情人一样,早把我们诱惑了。大家列队注目着眼前那辆在全局屡立战功、为数还不多的“长江边三轮”摩托车,听着教员《其实就是我们刑侦大队的大队长》,对着摩托指点着机械原理、结构组合…

“大队长,真厉害。什么都懂!”我们窃窃私语。

大队长,人不高、精瘦。当时也就三十六、七岁,最多十年警龄,但搞过不少案件。口才极佳、口碑还可以。

也许大队长觉得应该到了“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时候了,他挽起袖子,神彩飞扬地把手一挥:“来,我给你们露一手--原地掉头!”话未说完,他便跨上“边三轮”,轰起了油门。

路是水泥地的。斜坡。百把米。大队长加大油门提速了…“吱-”急刹,转向,掉头…

紧接着,大家瞪大眸子、屏住呼吸,只听“轰”一声,就见“边三轮”侧翻倒地,大队长腾空而起…

“啊,出事了!”有人惊呼着。我也和大家一道不约而同地奔过去。

这一跤,大队长摔得不轻。他歪裂着嘴,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一边像是在喃喃自语:“妈的,路太滑!”大队长当着众人,显得十分尴尬。

“是的,路太滑…”有几人随声咐合,在给大队长台阶下。

更多的人,也在言不由衷:“就是、就是…”可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丑,还不是“抖神”给弄出来的。

我们真想笑,可谁也不敢笑。倒不是怕“把欢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而是怕搞不好,那天大队长会让我们也来个“嘴啃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