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时中国年轻人的想法!

刚刚从上海回来,看了繁忙的造船流水线。7月22日英国《今日中国防务》网站上所说的中国将在长兴岛3号船坞建造航母的说法我认为不可信。那个船坞是为了建造7000标准箱以上大型集装箱船准备的。目前在大型集装箱船方面还是韩国占领主要市场,中国国有造船行业在江苏、浙江、山东大量民企杀入造船业后,正在全力冲击技术含量更高、附加值更高的船舶。回来后,我想起了我收藏的书中有一本1936年10月非卖品的《江南实业参观记》,在查找时看见了一本1936年10月号的北新书局的《青年界》杂志。1936年10月对于中国来说可以说是国难当头的时期,当时的杂志有点像今天的网络论坛,什么声音都有。




在这期杂志上,既有当时已经有了名气的周作人的小品文《自己的文章》,也有价格在1元两角的《查特莱夫人的情人》这样的图书广告和一些小说、剧本、歌曲、英语学习、医药问答等文章。


有意思的是在这期杂志的“青年论坛”中,文字就比较激烈了。比如“青年论坛”的第一篇文章是一个名为李蕊写的“非常时期我们应该做些什么”的文章。文章开始写道:帝国主义——尤其是XX,我们的“友邦”——的内在矛盾,一天得不到解决,我们这半殖民地就一天得不到宁静。他们为减少本身的葛藤,自然要向旁边的国家进攻,而且一定要拣丰肥没有硬骨的鲜肉下手……。接下来作者写要做的三点:①讲求军事的学识和技能;②领导和训练群众;③割除汉奸。


在下一篇文章中作者张铭奇以“敬告青年”为题写道:时代不容我们缄默了,更不容我们偷安了,过去的事实,明白的告诉我们,容忍屈辱虽能苟安一时,但决不能听其宰割;而束手待毙,崇尚空言,更难以辅于大计。求援外人,好似受人权柄,自寻末路。即如国联之无能,恰如世界的傀儡骗局。总而言之,我国完全依人作嫁,以至走入“山穷水尽”之境,大有“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之慨!


后面还有一些类似的文字,现在70多年已经过去了,当时的年轻人绝大数已经离开了。说到造船业,当时也有一位年轻人——柴树藩因不满日寇对中国的蹂躏前往了延安,后来他成为了新中国船舶行业的奠基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