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1/


1


堤边大路,邹正刚、彭光在警卫班的护卫下骑着快马朝河堤渡口奔来。土路上扬起一股股烟尘。

马队沿着府河河堤,越走越近……

刘排长十分兴奋地喊道:“是邹旅长和彭政委来了!”

队伍中发出一阵欢呼。同志们情不自禁地奔上前去迎接,柳青、汪梅也在其中。

邹正刚、彭光风尘仆仆地从马上下来。

邹正刚、彭光热情地对大家说:“同志们辛苦了!”说罢两人伸出手来跟大家一一握手。

邹正刚握着饶平泰那双宽大厚实的手,目光上下扫视:“你就是——”

“首长,还是让我自我介绍一下吧!”饶平泰说。

大家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邹正刚。场中有一种不同寻常的平静。

邹正刚紧紧握着饶平泰的手:“不用介绍了!‘饶平泰’三个字分明写在你额头上哩!”

“我们的邹旅长,几次要见我们的鸿箭游击大队长都因战事繁忙错过机会,俗话说:有心栽花花不发,无意插柳柳成荫。今日在这里相见,大家说是不是更有意思呀?”彭光说。(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邹旅长,彭政委!我饶平泰是个有话藏不住的人,有一句话,已埋在心里多时,没机会向首长说,现在不知该不该说?”饶平泰问道。

“你就直说吧!”邹正刚说。

“我想向邹旅长借兵。”饶平泰直截了当说了出来。

“借钱、借粮,这倒常听说;借兵,这很新鲜哩!”邹正刚哈哈大笑。

“你老邹不也是向师部借过兵的?”彭光在一边帮腔。

“老彭,那是补充新源,是经上级审批的。”

“我们这位游击大队长,就是这个意思:要你邹旅长拨给他一个班、排什么的。”

“那不是割我的肉吗?”

“邹旅长,看在我老彭是你的老搭档份上,你也得给饶平泰割一块肉吧!”牛桂兰也上来帮腔。

“割就割呗!我告诉你们,今日特地赶到沙堤渡口来,就是要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鉴于敌人封锁严密,我根据地物资紧缺,上级指示我十三旅抽调一部分骨干,加强你们这支负有特殊使命的鸿箭游击队!” 邹正刚爽快地说。

汪梅突然插话问:“邹旅长,有没有女兵呀?”

“哎呀,你看,刚才一直忙着跟饶平泰说话,简直没有功夫跟我们这两位巾帼英雄搭腔。汪梅、柳青同志,你们的邹旅长失礼了!”邹正刚说着向她们热情地伸出手来。

汪梅、柳青赶紧上前与邹旅长握手。

“柳青、汪梅同志,要道歉的还有我老彭!”

汪梅、柳青:“谢谢首长关心!”

邹正刚问牛桂兰:“这两位女同志,表现不错吧?”

“她们一直都表现得很出色!几个月前,饶平泰孤胆闯孝感城关,那个女主角就是汪梅呀!柳青同志掌管财务,随运输队出生入死,表现得非常勇敢!”牛桂兰说。

“好,好!我们的女同志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战斗,是很好的锻炼呀!谢谢我们的女同志!”邹正刚感动地说。

“这次运棉花,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我心疼啊!”秦伟山沉痛地说。

“地下运输,难就难在‘地下’呀!鬼子企图封锁抗日根据地对外的一切来往,妄想卡住我们的脖子,把我们困死,饿死。我们就是要在血与火,生与死的搏斗中,粉碎敌人的阴谋,让地下运输线畅通无阻!”邹正刚脸上露出刚毅的神情。

“这不仅是物资补给线,也是我军赖以生存的生命线呀!老秦呀,当前你也要把更多的精力投到这方面来呀!”彭光对他说。

“彭政委,我鸿箭游击队所做的一切,如果说还有些成绩的话,都是在县委直接领导下取得的。秦书记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真是一言难尽!”饶平泰抢着说。

“那就好!有你们这样一个坚强的战斗集体,我们的事业就有了希望!”邹正刚说。

“该说的也已经说了,心里的话以后还有机会说。现在我们是不是抓紧时间把棉花送往山里。在青龙岗县委驻地,我们备了些干粮。待船队再往北走一、二十里路,就进入安全区域。只是鸿箭游击队,只能饿着肚子赶回塘口了。”秦伟山说。

“平泰同志,借兵的事稍后就会有结果,你放心就是。”邹正刚握着饶平泰的手说。

彭光与饶平泰握手:“平泰同志,遇到困难,要多依靠当地的人民群众!”

“是!”饶平泰向二位首长敬礼。

“平泰同志,一小队长牺牲了,我看就让那个在青龙岗上跟你耍大刀的张东华来继任,你看如何?” 秦伟山上前对饶平泰说。

“我也是这样的想法。”饶平泰回答道。

“那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呀!”秦伟山点头。

彭光和牛桂兰在跟柳青、汪梅握手道别。

牛桂兰:“柳青同志,湖区建立区乡抗日民主政府后,你要充分发挥学过经济的特长,把税收和供销社的工作建立起来,为新四军和鄂豫边区多开辟财源呀!”

柳青兴奋地:“彭政委、牛部长,你们放心吧!我一定尽全力去开拓新的工作!”

汪梅:“我们还要打好多好多的野猪来慰问山里的首长和战士们!”

哈哈哈!彭光和牛桂兰都被她的天真逗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