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50.html

宴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没有什么高级官员热情洋溢的讲话,也没有什么烦琐的政府工作报告。只是在宴会的同华阁2楼搭起了一个简易的台子,请演员唱了几首歌,然后在台子后面的大银幕上播放起了南华对倭海战的一些镜头,这些真正的实战镜头经常惹得下面一些已经半百之年的各界名流多有鼓掌叫好,也有血洗百年民族海洋耻辱之后感动得潸然泪下的。

显然这天晚上的宴会并不是专门为了欢迎民国来宾而举行的,这倒让民国几人没有什么不满,多数时候在世界大国之间遭受冷落的民国外交早就有了更坏得准备。

而且宴会上的电影几乎可以让每一个华人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当有一些触动人感情的事情发生后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宴会很快就结束了,民国的代表也被送回去休息。

但是向念恩和孙川却不能休息,鬼子在海战失败以后就采取了新的策略,倭人不断通过菲律宾和南华相近的岛屿派出潜艇悄悄地带着小股部队登陆南华在巽他岛的前沿战区进行骚扰,这样一来张志云就没有时间抽身了。

而高翔就更不要说了,此时他正在科隆坐镇尽快修复受损的航母并补充战沉的舰艇和阵亡后空缺出来的岗位,还要为阵亡的烈士办后世并为烈属提供相应的保障。

刘天行就更不要说了,由于倭人在战略上的大变动,他主持的情报工作就是最紧要的工作,几乎所有的军事部门都在抱怨对倭人情报的缺乏,而南华还在建立美国和欧洲的情报体系,并向印度和中东派出了一些为大部队开路的情报人员。

南华试图在歼灭倭人舰队主力之后喘口气,将仓促的战争准备工作逐步完善,但是显然倭人并不给南华机会。

孙川在宴会上直言了当地批评了民国对粮食管制的失策,之所以这么做除了希望民国南京政府能够重视这个问题外最重要的就是拖时间了。

南华现在自己都没有决定国家的大战略,所以中国战区在南华未来战略中处于什么地位就变得很重要了,是坚决冲海上消灭倭人还是暂时在中国战区的陆地上顶住倭人。

原本这一切很好解决,从海上解决倭人就是战略上最根本的东西,但期间牵涉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南华虽然消灭了倭人海军主力的一大部分,但是倭人依旧拥有和男化想媲美的海上力量,如果在这个时候贸然对倭人重要岛屿发动大规模作战甚至想要直接威胁倭人本土,倭人的教训就在眼前,登陆作战并不是你有海上少许就优势就可以进行的,登陆作战必须你海军拥有对海洋的绝对控制权才能够进行的。

即使南华将战略重点放到海上来,要突破倭国外围的菲律宾、马里亚纳群岛、阿留申群岛组成的外围防卫圈都绝非易事。而南华想要取得海上的绝对控制权只有两种办法:其一是歼灭倭人海军主力,龟缩在外围岛屿防卫圈内的倭国海军让南华有无从下嘴的感觉;其二就是依靠南华强大的生产能力经过一定的时间从军备上全面压倒倭人,这一点是不错的办法而且还可以取得对美国在太平洋上的相对优势,但问题是要实现这一战略需要更长的时间。

现在最敏感的话题就是南京,南华的最高领导层从未来而来,谁也无法容忍南京会再次被功下从而发生历史上惨绝人寰的屠杀。

向念恩、孙川还有何健坐在了一起,他们在宴会结束后就没有离开。

此时他们已经在同华阁所在的小半岛上一座临着湖水并淹没在枫树林中的亭子里。

“都说说吧,决策上的事情关系重大,不好决定,可是犹豫不决那更是大忌!今天我就是想听你们的意见,听完你们的意见我就会拍板,事情不能再拖了。”

向念恩这话是说得霸道,可是孙川和何健的心里暖暖的,两人的眼睛里都有些晶莹在打转。

人活到了做国家领导人这分上所求的除了民族的大仁大义,在个人方面就追求死后留名了。

只要南华胜利了,南华所有兢兢业业工作的领导人都会青史留名,可要是今天的决策错了那可难免要受人诟病,向念恩今天既然问他们那就是征求他们的意见,说是一个人拍板那可是准备一个人担责任。

“向执,说真的我拿不准,从战争胜负考虑先海洋后地面肯定是不会错的,可如果民国那边要出的什么问题......那太惨了!影响太大!”

说完何健就沉默了,看向远远的枫叶,那在灯光中偶尔飘落的红色枫叶是那样美丽。

想想后世,有多少人记得抗战胜利后的情景呢?也许很多,但是一定没有记得抗战初期,那些舍生忘死保家卫国的英雄的人多。

枫叶一生中被人记忆最深刻的不就是一身热血随风回归大地的那一刹那吗?

“向老大,其实处了吴老和严老大家的意思很明显了,他们都不会来,事实摆在面前,从国家和民族的大战略来说我们还是要继续海上计划,但从感情上说.....”

“行了,你们的意思我都清楚了,军队建设还是以海军和空军为中心,但是在不影响未来大战略的前提下近其的目标还是要放到国内。”

向念恩说到这里,又看了看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的两人:“从战争筹备委员会的工作来说军舰制造和科研上依旧侧重海军和空军,总参谋部则需要制定一个陆军动员计划,尽力帮助民国在长江下游和北面山西地区的防御。只有两点要求:一不能丢西安、武汉导致中国的生存受到威胁;二不能丢南京,如果发生屠杀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无论如何既然我们回来了就不能让中华民族再受到这样的奇耻大辱。”

“可是吴老和严老那边?”

“那边的工作我会做,我想他们也应该了解军队的难处,海军现在要在短期内突破倭人的外围岛屿防御圈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们的军舰还在船坞里维修。没有了海上优势在上海打根本就无法取得胜利,我的要求是不能丢南京,哪怕是将南京作为防御的据点把南京打成废墟那也不能让鬼子去为所欲为。”

次日一早,蒋夫人、陈部长、白将军就迫不及待地找到了孙川的办公室。

由于向念恩实际上已经对南华的未来战略拍板了,所以孙川也就很愿意见他们了。

此时的南华总参谋部孙川的办公室,走廊里出奇地安静,原本繁忙的总参谋部似乎一下子没了人烟,这完全是因为一个焦急的声音。

“孙将军,向倭国违法走私粮食的事情已经查到了,这一次我们请了贵国大使方先生和上海领事秦先生‘全程协助’。”

这是蒋夫人的话,说的时候声音有些大,谁都能看出来蒋夫人的情绪有些失控。

孙川是没有去问牵涉到谁,这个事情既然有南华驻民国大使和上海领事‘全程协助’,自然就没有了营私舞弊的可能,至于究竟牵涉到谁怎么处理他可没时间管,重要的是民国南京政府在这件事上的态度和以后在这方面的实际作为。

其实这个事情涉及到蒋夫人的弟弟,当然宋家人还是很有分寸的,她的弟弟并非实际的参与者。

其实这个事情要说就说到了上海的青帮三大头目之一的张啸林,“猛虎啸林”名字是很有气势,其人也是十分嚣张。

此时是因为当年杜先生想要从帮会混如政坛,而这个张啸林刚好曾经在浙江讲武堂上过学,有一些高级军官和地方要员的同窗,因此才加入了青帮,在上海混了个风生水起。

说到蒋夫人的这个弟弟认识张啸林还有一段故事,讲来也无非就是名门世家的蒋公子认识了一个上海的舞女,之后弄大了人家的肚子却在家族的压力下不肯结婚。那女子自然不肯放弃步入上层社会的机会,于是找了一些地头上的人威胁宋公子,恰时杜先生去了香港于是就找到张啸林帮忙,张啸林找人直接把那舞女架上小船,然后装入麻袋沉到了上海外几十里的海里,很是干净利落,就这样宋公子和张啸林算是认识了。

之后张啸林有一个留学归来拿了博士学位的儿子,于是张决定向蒋先生为儿子要个一官半职,可惜蒋先生早听闻这个张公子是个二世祖不堪大用,于是没有答应,张变怀恨在心于是和倭人就走得很近了。

在全面抗战之前,甚至上海打响之前杜先生都顾念着兄弟感情对张的作为睁只眼、闭只眼,可张啸林却越玩越大了,这一次弄到宋公子身上恐怕是没有好果子吃了。

蒋夫人之所以激动就是因为这事情不知道怎么的泄露出去了,尽管宋公子在中间只是认为和张做买卖对具体的事情一无所知,可是抵挡官员却实在是看着宋公子的面子给予了诸多方面。

蒋先生之前枪毙了抗战不利的韩复榘想来这一次宋公子是不死也要掉层皮了,历史上这个蒋夫人无论和她的大姐怎么不对眼都一再阻止南京特务对她大姐的行动,这一次她却是无能为力所以毕竟是女人的她难免就有些失态了。

“蒋夫人,贵政府能这么做我也很感欣慰,自全面对倭作战以来,我南华支援贵国粮食物资也不在少数。”

孙川这话也是说得很诚恳,那哪里是什么“不在少数”,根本就是难以记数。

“特别是自今年以来,本身贵国就受灾,我国又接收无数难民,这些难民大部分还没有安顿好,错过了进年两次种植季节,我国又将大部分人力、物力投入军工生产,这粮食也并不是取之不尽的。尽管我对贵国政府在这一次事件上的态度表示满意,但是我希望贵国政府明白,我们也并非是万能的,粮食也会有不够的时候,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孙川看着几人还想说话表示在这次事件上的歉意,孙川摆摆手阻止了他们,接着说:“贵我两国都是华夏的炎黄子孙不用说那么多好听的话,只是很多事情都是你们自己造成的,对于帮助贵国抗击外敌,两国同根同源本就是义不容辞,就是不要弄到我们想帮也帮不上的地步,这件事只是一面镜子,其他的事情贵国好自为之!”

蒋夫人听到孙川不断说重的话心里七上八下,可是陈部长和白将军旁观者清,他们很明白话说得越重那行为上就不会有太多的做法。

说真的,事情要是闹起来南华就是要求组成联合法庭给予公开审判也是完全合理的,尽管宋公子不是汉奸可却是做了汉奸都难做到的事情,事情说轻了叫“不知者不罪!”,说重了那就是,“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

前面枪毙韩复榘的事情还不时有报纸拿出来歌颂领袖的执法如山,要是这事情真闹到全国的民众中去那可就好看了。

事情到了这一步,民国三人也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外交这个东西就是这么神秘,一起粮食事件南华已经占尽了主动,所以民国基本上不能有太多的要求,至于支援多少那可全要看南华怎么说。

“至于协助的物资我并不能保证太多,我只能说我国尽力在粮食上给予贵国最大的帮助,至于军火近其恐怕很难给予支持!”

几人一听这话心里说不出是喜还是忧,没有粮食可能内部就会乱起来,现在粮食问题南华会尽力帮助想想不至于造成大面积饥荒,可没有军火怎么玩呢?

前几日已经确定倭人的西伯利亚边防派遣军和新沙俄仆从军几十万南下如今已经进入蒙古境内,又裹挟了10多万蒙古伪军骑兵。此时晋绥军都顶在石家庄西面的群山关隘处;八路军已经开赴敌后,但由于几个月来粮食问题部队始终难以获得大的发展;尽管4天前东北军已经从西安奉命入山西北上,但问题是鬼子从北面来的大军实际上有两条可以南下攻击的路线,这对东北军来说无疑造成了战略上的被动,在茫茫的大漠、草原敌人军队根本就不是集结行军而是好象下雨一样从平坦的草原自北想南刷下来,侦察手段根本无法确认倭人在各个方向上投入的确切兵力。

“可是孙将军,蒙古伪军沃伦部前锋已经下到大庙、布鲁图一线的,一旦倭人大军一到我军在归绥势难抵挡,若归绥失守那时候鬼子向东南可以走归绥自绥远南下绕我军万全(张家口)以西的层层防线之侧后从平绥路西段直下大同,甚至可以走小道沿走和林格尔、右玉、平鲁、朔线过长城南下,甚至可以西进到包头沿黄河南下。

无论如何只有不到30万,粮食物资补给困难的东北军如何能守得住国家的北大门,更何况如今几乎一半的东北军精锐都被布置在万全以西的长城防线,请贵国无论如何能够给予适当帮助。”

从战略上讲白将军的话实在是切到了要害,更要命的是这种情况完全是南华造成的,当年若不是苏联人被赶出了蒙古和亚洲大部分领土又如何会准许倭人随意通过蒙古南下?

话说回来,此时民国政府好不容易在四川有了自己的炼钢厂和兵工厂,但是大部分的武器弹药都经汉中北上西安去装备东北军去了,广西生产的武器弹药也正在运向西安、太原。这就足够说明一切了,老头子向来抓军权抓得厉害,这一次把弄出西安事变的东北军武装起来还是在张学亮领导下的东北军武装起来那是真的到了不得已的时候了。

中国两次历史上汉族政权被外族灭亡都是从西部先入川之后下襄阳,之后顺长江南下灭亡中原政权。

此时的东北军十万精锐尽在南华陆军,新招收的士兵一无装备、二缺粮饷,训练就更不用说了,自东北军入关以后蒋先生就一直将东北军看得过去的部队收买到中央军,其他部队说不好听的已经变成了乌合之众了,而东北军稍能打的此时也在大同、万全之间的长城防线作战。

其实孙川早就看过了无数遍的地图,倭人若是能从蒙古南下以现在西北地区的力量除非再调遣30万上下的中央军精锐,否则根本不堪一战,其实白将军还没有将倭人自蒙古而下的危险说完,若倭人拿了包头顺黄河西进然后南取兰州,然后沿古丝绸之路直接打西安的侧后那更是不堪设想。

当然,战争也不是说打就打,倭人想打也要看看补给情况,就南华所掌握的资料,在哥克撒同意倭人向新沙俄的首都驻派两个师团的协防部队之后,倭人南下的部队将相当部分的重武器都留在了叶尼塞河防线,其原因就再简单不过了---补给。

因此只要一看地图就很清楚,死死地看住平绥路,如果倭人能够一直从蒙古大漠维持高强度的补给那中国就是亡国也也不冤枉。

不过事情倒是明摆着,这就是倭人几乎是最疯狂的反扑,实际上倭人陆军部的最新计划就是从陆地上解决中国之后可以陆路得到东南亚的橡胶还可以和法国取得联系从而直接在印度洋开辟和欧洲的航线。

孙川站了起来,在他那个从天花板一直接到地下还不到地图一半高上下靠卷轴滚动调节地图位置的中国战区图上看来看去,那个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察哈尔、绥远、山西、陕西和周边地区。

而陈部长此时却闷闷不乐,他们这次来固然是要说北面的事情,但是既然国内南方省份已经送去了大量的武器,那么南华需要支援的自然是凇沪战场,只有中央军够强大才能坚定那些摇摆地方军的决心。

“我手上确实没有更多的部队和武器弹药,倭人最近一直在巽他岛以潜艇运送小部队挑衅,我们需要在菲律宾方向占领一些岛屿节制倭人的直接攻击。”

孙川的话显然让民国的人很失望,不过他的话并没有完。

“从战略上说山、陕北面平绥路上的交通枢纽大同是重中之重,我想派部队从第5战区运3个师去帮助防御,而我军在贵国其他部队可以协助淞沪前线。我会打电话督促包汉文的,让他尽快在上海以西南京以东太湖一线建立第二道防御,对于中国战场我们也是有底限的,一不能让倭人入潼关、二不能让倭人下南京。只要我南华军队在中国远征军没有死光就不会后退!

但是从大战略上我们必须以海军为主,没有海军我们的补给就不能到贵国那就根本谈不上支持,现在国际形势很微妙,美国人站在了倭人一边,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其中的意义。”

孙川把话说到这份上几人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南华一直以来对中国都是诚心以待他们心里清楚,他们更清楚南华不会改变以海军为主的大战略,若是在海上处于劣势那么也就没什么支持不支持好谈的了。

还在第5战区由于天气的原因倭人无法展开攻击,大面积的洪涝区成了天然的屏障。

不过孙川的话已经明确告诉所有人,一场惨烈的大战将同时从两个方向上展开了,这是两场国家存亡的死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