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时空的战斗-燃烧的海峡 第八章 血色残阳——攻击 四二一 日本人的苦肉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17/

李玲玲到了大阪之后,她去了大阪古城、基塔、御堂筋、心斋桥、中之岛、米那米、四天王寺、箕面和海游馆等旅游点和名胜古迹玩了段时间。可是不要说接近杉浦昭博的机会,就连靠近大阪军用机场五公里内的机会都没有。

无可奈何的李玲玲心想:既然来到这里,还是呆上一段时间吧,总是有机会能逮住那个小子的!一个多月过去了,她不但没有接近敌人,而且这段时间连那些特种兵袭击敌人的消息也没有了。原来,因为敌人加强了戒备,二虎他们暂时停止行动,准备等到过上一段时间之后,敌人放松警戒之后再行动。

历史的车轮已经进入了1976年1月8日,这是不幸的一天,一位杰出的伟人,我们的总理在这天逝世。

在WG中,我们的总理保护了大批党内外的干部,保护了大批人才,和林BIAO集团、江Q集团做了各种各样的斗争,并提出建设经济,发展科技的宏伟计划。

就在国内举国上下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的时刻,东京首相府内的小犬蠢田一却眉开眼笑。同样穿越过2017年的小犬蠢田一,知道这一天的到来将是日本一个绝好的机会,他高兴得快跳起来。他叫来负责情报和特工的黑田政义,他对黑田政义说:“黑田君,支那的总理去世,这是我们的好机会!”

黑田政义不解的问:“此话如何说?”

“因为我知道,这件事之后,支那国内将爆发大乱,江Q集团将发动一系列血腥事件。我们必须趁着这个机会彻底打败支那!因为未来支那人上台的将会是邓公,一旦他上台,我们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小犬蠢田一冷冷的说。

黑田政义奇怪的问:“尊敬的首相大人,您怎么知道未来支那上台的是什么人呢?”小犬蠢田一听了此话,他愣了下,不过他马上就说:“至于这点,不是你能管得到的!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让那些在支那国内的我们的特工,以及支那的那些亲日人士发挥作用!对了,那个江Q不就是很喜欢我们日本的工业品吗?她对我们日本是友好的!几年来,支那的二号、三号元帅连续去世,而现在支那的总理去世,主席和他们的第一号元帅都在病重之中,而现在,支那军队在冲绳又被美军优势兵力死死压制,你现在应该发动一批人,把支那彻底搞乱!”

“哈伊!哈伊!黑田明白该怎么做了!”黑田政义连连点头哈腰的说,“其实,这个计划我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计划好了!我们在支那的特工,已经接近张红兵,我们将从他身上做出文章!至于计划的具体实施,我已经做好规划书,请首相大人过目!”说完他递上他的规划书。

小犬蠢田一接过规划书,只见上面写着:代号——“猎龙行动”,按我们的情报,一旦支那人的总理去世,主席处于病重之中那段时间内支那高层将处于权力真空期,权力暂时集中在江Q集团手中的那段时间,我们将利用支那人内部的政治运动,把支那的包括许世Y、白崇禧、黄海、陆云飞和李海蛟的台湾战区和大陆分割。我们可以通过江Q集团下手,切断台湾的支那军队的后勤补给和战斗力补充,从而我们可以进入反攻,一举歼灭在冲绳和台湾的支那军队,重新收复冲绳和台湾。

步骤如下:首先,我们的特工人员通过张红兵接近王洪文,通过王洪文进入江Q集团,等到接近江Q集团之后,我们利用他们惧怕在支那主席过世后无法控制军权的担忧,切断大陆对台湾的补给。这样将配合美军对冲绳乃至台湾的打击!

第二步,我们尽可能利用张红兵,进入支那军事机构。也许张红兵迟早会知道我们是日本特工,如果他知道之后,就看他肯不肯配合,若是不肯配合,就把他干掉。当然,如果他肯配合是最好不过的!

第三步,因为支那国内,不可能所有人都受到江Q集团控制,肯定会有少量的人会给台湾和冲绳战区运送物质,我们可以让美军核潜艇进入台海和冲绳海槽进行切断支那运输补给线的行动。

通过这样一系列的打击,支那不要说能不能守得住冲绳,连台湾能不能守得住都是个问题。

“哈哈哈!黑田君,你地,真正高明地!好!太好了!就按这个步骤行事!”小犬蠢田一狞笑起来。

“是的,我们会尽力去办好此事的!至于那个张红兵,我想如果他知道我们的身份之后,十有九成是不肯合作的。不过,我们可以先利用他接近王洪文再说了!”黑田政义狞笑着说。

上海虹桥机场,一辆黑色的红旗牌开出来,车上坐的是从北京和江Q会谈回来的张红兵。当年的虹桥机场,还是上海郊区,公路上人车稀少。突然,两辆天蓝色的上海牌轿车从斜刺里冲出来,车上伸出几支五六式冲锋枪。张红兵的司机见状,连忙加快油门企图逃跑。

“哒哒哒”上海牌轿车上的五六式冲锋枪响了起来,张红兵的司机当场中弹毙命。张红兵的两个保镖连忙护卫着张红兵下车,子弹“嗖嗖嗖”射来,打在红旗牌轿车上。张红兵的保镖拔出手枪还击,“啪啪啪”几枪过去,可是无奈手枪火力太弱,三个人被五六式冲锋枪压制得根本无法抬头。

“嗖嗖嗖”一串子弹击穿一个保镖的身躯,那个保镖惨叫一声倒地毙命。最后那个保镖连忙拉住张红兵在地上爬行,企图躲避刺客的刺杀。

“哒哒哒”一个刺客开枪击中最后那个保镖,那个保镖一头重重的趴在地上。上海牌轿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两个手持五六式冲锋枪满脸横肉的人,狞笑着往张红兵那里走去。

焦急的张红兵大叫起来:“我是上海革命委员会高级领导,你们谁敢杀我!”

为首的那个满脸横肉的家伙冷笑了声:“老子杀的就是你!告诉你,我们是国家安全局的!我们的李司令一直要找机会干掉你!皇天不负有心人,今天可终于逮住机会了!”那个自称是安全局特工的家伙抬起冲锋枪,瞄准了张红兵的脑袋。“啪啪”两声枪声响起,可是张红兵没有被打死。惊魂未定的张红兵定神一看,却那两个满脸横肉的家伙痛苦的捂住胸口,摇晃了两下,倒了下去。

一辆解放牌大卡车停下,车上一大群的民兵跳下车,向那两辆红旗牌轿车猛烈开火。那两辆红旗牌轿车见势不妙,连忙加快速度飞快的逃离现场。

从那些民兵当中,走出一个年轻干部模样的人,向张红兵走了过来:“首长,我们来晚了,让您受惊了!”

张红兵愤愤的踢了那两个家伙的尸体一脚,气急败坏的大骂:“好你个李海蛟!居然想用暗杀的手段对付老子!看老子怎么对付你们!”

几个民兵上前搜查尸体,果然从尸体上搜出国家安全局特工的证件出来。看到证件,张红兵快气炸了肺:“好你个李海蛟,老子不就是想升官吗,又碍你什么事了?居然对我痛下杀手!”这个时候,另外一辆民兵的汽车开过来,把那两具尸体拉上车开走。

处理完现场的那个民兵干部对张红兵说:“首长,请您上我们的车吧,我们一定平安把你带回到上海革命委员会司令部。”说罢,他把张红兵请上解放牌卡车的驾驶室,他让司机下来去后面的车斗内,而他自己亲自驾驶汽车。

一路上,张红兵心怀感激的问:“这个同志,很感谢你救了我,可是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个民兵干部回答说:“我叫刘卫东,今年二十五岁。”张红兵看了看刘卫东,赞叹了声:“不错啊,年轻人,有前途!我保证你以后将前途无量!”

刘卫东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说:“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是个小辈,还得依靠张司令您多多提拔啊!”

“这个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大力推荐你的!你先送我回家,过几天,我带你去见上海WG办总司令王洪文。”张红兵笑着对刘卫东说。

车开到上海革命委员会司令部,刘卫东把张红兵送进司令部后,他下了汽车,准备骑上自行车回家,却被张红兵叫住:“小刘同志,还骑这个破自行车干吗,来来来,我让司机送你回去!”说罢他不顾刘卫东的推辞,硬把他拉到一辆黑色三排窗的大型红旗轿车面前,把他推进去,并叫来一个司机:“小林,你把小刘同志给我送回家去!”

感激得热泪盈眶的刘卫东连连说:“谢谢首长!谢谢首长!这还是我第一次坐小汽车呢!”

刘卫东回到家,等到那个司机小林走了后,他关上门。刘卫东走进房间内,他按了下床板下一个不为人所知的按钮,床铺慢慢移开,同时床下一块地板打开,下面居然是一个地下暗室!刘卫东走进暗室内,里面一台发报机,他发出一封密电:仓永贤二向总部汇报,苦肉计实施成功。可惜牺牲了优秀的帝国军人藤野君和渡边君!

黑田政义给他回了密电:藤野君和渡边君是为帝国的事业而牺牲的,我们已经重重犒劳他们的家属。现在当务之急是,你务必接近支那高层!使得我们代号“猎龙行动”的计划务必取得成功!

回完密电的黑田政义马上向小犬蠢田一汇报了情况,听了黑田政义的汇报,小犬蠢田一还是不放心的问:“中国特工相当厉害,我们这样做,他们会不会察觉出什么来呢?”黑田政义回答道:“首相大人,您放心好了!我们行动地点是在上海,而上海现在是支那最乱的城市!那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支那特工,只有狂热的政治运动!”

听了黑田政义如此这般的道来,小犬蠢田一狞笑着说:“好,太好了!只要我们的计划成功,支那根本就撑不到邓公上台的那天!对了,你再给我补充一条,务必在1976年十月以前,最好能让特工把支那的那个邓公干掉!”

“哈伊!”黑天政义连连点头哈腰,走了出去。黑田政义走出去后,小犬蠢田一靠着沙发上,狞笑着:“哈哈哈!历史马上就要在我手里改写了!支那还想改革开放?还想发展经济!支那人,你们等死吧!一旦我们把你们的邓公干掉,以后你们将变成第二个朝鲜!永远在贫穷之中度过!”

原来,刚刚所谓的刺杀张红兵,这一切都是苦肉计!那两个被仓永贤二打死的家伙,根本不是什么中国特工,而是地地道道的日本特工!为了能接近张红兵以求下一步接近江Q集团,黑田政义不惜去牺牲两个历尽千辛万苦才混入中国的高级特工。

那个所谓的“刘卫东”在家里呆了两天后,一个士兵进来对他说:“小刘,我们的张司令请你去!”

“刘卫东”一听此话,受宠若惊的站了起来:“真的吗?那实在太感谢张司令了!好,我马上过去!”

门口停着一辆黑色红旗牌轿车,那个士兵给“刘卫东”开了门,等“刘卫东”上车之后,他再到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汽车往张红兵的革命委员会司令部开去。

到了革命委员会司令部,张红兵亲自走下台阶迎接“他的救命恩人”,张红兵紧紧握住“刘卫东”的手说:“小刘,快,快进来,上海WG办总司令在里面等我们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