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政要是否出席奥运有那么重要吗? (转)

外国政要是否出席奥 运有那么重要吗?

奥 运会是以人类和平友好为宗旨的世界体育比赛盛会,正因其和平友爱宗旨,所以尽量避免卷入国家间的利益纷争,尤其强调非政治化原则,以求起到以和平友好之体育比赛化解人类敌意、仇恨和冲突的作用。

因此,奥 运会不是一个需要各国政要广泛出席的国际政治会议,其非政治化原则倒是需要尽量少一些政治色彩。

而我们却把邀请尽量多的外国政要作为奥 运会目标,且为此不惜代价,使原本比较单纯的一个世界体育比赛大会因此而掺杂进很多政治因素,问题复杂化了。外国领导人是否出席奥 运,与奥 运会本身无关,来了也不过是一看客而已,尽管是比较尊贵的看客。而我们却以巨大代价把差不多全世界快一半(8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请来,给我们自己带来史无前例的巨大麻烦甚至灾难。

首先,8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齐聚北京,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艰巨繁杂的系统工程,其安保和接待要求之高之重,我领导人会见会谈之频之累,短期内应对80多种错综复杂的双边及多边国际关系,其安排思虑之周全细致要求,非周enlai之天才呕心沥血不足以胜任。且又与奥 运更庞杂之接待和安保重任混在一起,奥 运本身又要防范恐怖袭击、东 突、藏独、颜色 革命、及各种突发事件。如此,该动用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兵力、警力、脑力?我领导人及众多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当累成何等模样方能确保平安无事?其安全把握能有多大?如此代价意义何在?

更可悲的是,以上代价比起我国家民利益之巨大损失还只是小巫见大巫,因我视出席奥 运开幕式之外国首脑多寡为成功与否重要标志,于是突然间我们对全世界那么多国家有所求,等于一下子给了众多国家可与我讨价还价的筹码,大大降低了我之国际政治地位,于是一个本来与政治无关的奥 运,便形成了一个围绕各国首脑是否出席奥 运的一个巨大国际政治经济利益交易市场。我们为此付出了史无前例的惨痛代价,如日本福田以此谋得我东 海巨大主权权益,美国则在第四次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得到了中国金融全面开放等巨大经济利益,可使之永世不绝吸食我巨额财富以拯救其经济崩溃厄运。其他各国政要大概也都不白来,有以藏 独等分裂我国之损人目标相要挟者,有以大订单大注资等利己目标讨价还价者。损人不成再以其交换增加利己筹码。如一些欧美国家领导人据说因西藏问题要抵制出席北京奥 运开幕式,这些国家就有舆论说这将有损其“国家政治经济利益”。因其领导人奥 运期间是否作客北京是其权利,与奥 运比赛本身无关,谈不上“抵制奥 运”。因此我们不可能因其领导人不出席奥 运开幕式就制裁人家,搞坏国家关系,(若如此岂非满世界树敌?) 国际社会也不会认同我有此强人作客之特权。因此,“将有损其政治经济利益”一说,只能解读为若出席北京奥 运开幕式将有益于其“国家政治经济利益”。而付出此“利益”代价的则只能是我们。为使这么多国家领导人出席奥 运我们究竟会付出多大代价?目前还难以确切统计,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待奥 运开过最后盘点下来,总代价必是导致我倾家荡产的巨大损失,必创奥 运历史最惨痛代价空前绝后之世界纪录!此世界纪录及相关政治经济利益交易必成玷污奥 运宗旨之空前绝后丑闻而永载史册!后人当对此反面教训千秋万代引以为戒!

美国等西方国家办奥 运是赚钱的,而我们不仅赔大钱,还赔上重大主权权益及天文数字的经济利益。何以视国家民族利益为粪土若此?****都代表些什么?!

一些网友分不清其中利害奥妙,也跟着某些舆论导向吵吵要制裁其领导人不出席奥 运开幕式的国家。殊不知正是此病态求人作客之虚荣,增加了他人讨价还价的筹码。

何为抵制奥 运会?某国不许其运动队来华参赛,这是抵制奥 运会,是对中国人民的敌视,对其制裁可也!又如某国领导人支持藏 独、疆 独,会见达赖,这我无疑更应对其坚决制裁,撤销我向其采购大单等。但外国领导人是否出席奥 运开幕式于奥 运会本身并无妨碍,因此谈不上抵制奥 运会。来不来作客是人家的权利和自由,世界上哪有强人所愿请客的道理?我又如何能以 “抵制奥 运”为由给予制裁?

因此对外国领导人是否出席奥 运会没有任何值得大惊小怪的必要。我若能听其自便淡然处之,外国政要以“抵制奥 运”作筹码自然也全成废牌。

倒是好大喜功之虚荣透着求人赏脸之自卑,正是此自贱求人心理,凭空送给了他国政要谋求我政治经济利益的筹码。

而任何外人对此虚荣自贱心理的鼓励,都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某大国领导人说“缺席奥 运开幕式是对中国民众的侮辱。”此言当真发自肺腑?若如是为何该国办奥 运时未要求他国领导人出席?显然,此乃政客煽惑对手虚骄心以自增筹码之惯技。

邀请一些外国领导人出席北京奥 运开幕式本无可厚非,但为邀请尽量多的外国首脑而不惜代价,仅为此一临时性面子工程就要以国家民族巨大利益相交换,就令人难以理解了!

不知何人出此馊主意?愚乎?贱乎?内外勾结借机卖 国乎?抑或兼而有之乎?

可悲的是,如此虚荣自卑之劣计却被认定成为我奥 运目标,可见决策层严重缺乏民族自尊自信,视洋人赏脸为奥 运成功标志。这是一百多年来买办文化长期积淀泛滥,及列强文化渗透的结果。此民族自卑心理不仅高层有,其他社会阶层也有,前不久买办汉奸煽起对日谢恩潮就足以证明这一点。日本仅一次象征性的地震人道救援就使一些人宠若惊,以至要涌泉相报,此因自卑而生一厢情愿之亲善幻想,是使日本得以顺利窃取我东 海巨大主权权益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次奥 运更进一步证明:越自卑就越丧失民族利益,越丧失民族利益则越自卑……卑则愈穷,穷则愈卑;此恶性循环将永远困扰着买办精神文化充斥的国家!

买办汉奸文化是近、现代植入中国文化肌体中之最大糟粕和毒瘤,其流毒根深蒂固。自我新中国成立至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三十余年仍未能彻底清除旧中国半殖民地买办文化影响,致使今日一逢开放,及外部文化渗透,便又死灰复燃。由此可见,即使我们以后能彻底清除买办汉奸的政治经济势力,摆脱买办化发展道路,在文化上仍面临根除买办文化毒瘤,彻底荡涤其污泥浊水之长期艰巨历史重任。

杨芳洲

2008年7月22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