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 戍卫者的歌声 集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3/


突然性历来是夺取胜利的最可靠的保证——【德】梅林津

1941年6月22日,德国元首启动了蓄谋已久的巴巴罗萨计划。早已集结在苏德边境的大量德军突然悍然越境,实行了闪电突袭。苏军看上去毫无招架之力,节节败退。

1941年的8月,当最终决定要使用这支代号暴雪的七人突击小队时,首都莫斯科已经旦夕不保。突击队奉命驻扎在莫斯科城外围,却始终没有接到参与针对德军凌厉进攻的正面防御作战的命令。

凌晨一点半,鲍里索夫驻扎的营房里那部代表着有任务的红色加密电话突然尖利的响起,鲍里索夫瞬间被惊醒后冲过去一把抓起话筒,里面传来瓦西里处长焦急的声音:“你们必须马上出发,我们在莫斯科外围的一个侦察连在获取了重要情报后被德军大股部队围困在RHG5040点,现在已经连续抵抗了两个小时!你们马上赶过去支援他们,务必要把那份情报带回来!会有一个排的兵力受你们指挥和你们一起行动。这是你们的第一次任务,关系到你们的荣誉、暴雪的未来和前线千万战士的生命,别让我失望!”

鲍里索夫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电话就被挂断了,紧接着窗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和几响GAZ-AAA型卡车尖锐的喇叭声。

“来的还挺快!”列宁睡眼惺忪的一把把马刀别在腰上,腾的一下从上铺跳下来去拿自己的冲锋枪,没发出一点声音。

弗拉基米尔一声不响的穿好作战服和战术背心,抱着枪坐在屋子的一角安静的调整呼吸,一言不发,使自己进入临战的最佳状态。紧接着是哈米尔和鲍里索夫也准备完毕,他们没有什么太多的特殊装备,趴在桌子上展开防水地图根据瓦西里处长提供的坐标查看地形。

“我是不是该再多带一条弹链?”奥尔吉自言自语但是手脚很麻利,飞快的套上战术背心,又给重机枪换上了一根磨合的最为良好的枪管。一旁的列宁熟练的检查了冷兵器和枪械的消音器,做好了偷袭的准备。维克多将大量的急救药物和止血绷带塞进了医疗包里,拿起狙击枪坐在弗拉基米尔旁边。只有阿廖沙还在手忙脚乱的往背包里狂装手榴弹,被冲过来的鲍里索夫一脚踢开:“就他妈等你了…”

门口停着一辆早已等候多时的GAZ-AAA型卡车和一辆负责护送的T-40型轻型坦克。突击队员们踌躇满志地登上卡车,快速的奔向了指定的集结出发点。经过一段不算太长的车程以后突击队员们到达了集结点,天还是没有亮。一名从坦克的机枪塔里面钻出来的少尉为队员们再次通报了最新的情况和撤离点的坐标后就驱车奔向了撤离点,留下已经蓄势待发的突击小队和一个所有人员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隐隐杀气和被硝烟历练过的勇敢的步兵排。

将突击队员们逐个塞进了各个班中,鲍里索夫沉着下令:“班楔形,排纵队,少将去前导班,以前导班为基准班,出发!”

“是!”哈米尔对自己的绰号很满意。队伍确定了方位以后隐蔽而快速的行进着,随着和目标的距离越来越近,地面的震颤和传来的枪炮声也越来越明显,空气中紧张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重。炸弹和代号“长弓”的弗拉基米尔被安排在了拖后班。被称为“牙医”的维克多和“大炮”奥尔吉则分别放在了拖后班与中间班、中间班与前导班的交界处。非要给自己起一个叫“元帅”的绰号的鲍里索夫自己坐镇中间班的中间。这个排显然是众多苏联军队中很普通的一个排,由三个十二人的步兵班组成,配有两挺排属DP机枪作为火力支援武器。排里的士兵从军衔、行军动作、军备的携行方法和同伴间的反应距离来看,倒都是些久经战阵的老侦察兵。

士兵们对突击队员们的来历都不了解,但是突击队员们一水的军官军衔、怪异的服装装具、手持的精良武器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流畅的单兵军事动作,都让老兵们羡慕的直流口水!

每个兵都梦想成为最优秀的战士啊!所以当全身上下都带着一抹精悍气息的突击队员们走在老兵们身边时,老兵们的眼神里或多或少都升起了一丝景仰!而这一丝军人对于更强悍者的崇拜,足够突击队员们骄傲一辈子了!

被扔在少将班里的列宁把冲锋枪挂在肩上,腾出一只手调整了一下背包的位置,继续前进并问旁边的一个带着苏军船帽的下士:“你们这一个单独的排,是从哪个部队调来的?怎么看上去都像是侦察兵啊?”

“和他们是一起的。”那个下士红着眼睛用枪口指了指枪声响起的地方:“我们是一个加强侦察连,是两个打剩的侦察连合并的。前些天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我们排正在给团运动担任侧翼警戒,后来他们就……”

下士的声音突然沉默了,列宁也说不出话来。但凡当过兵的男人都懂,这是……兄弟啊!曾经在一口行军锅里吃饭,一张上下铺中睡觉,又曾经在炮火中把后背袒露给对方的兄弟啊!

我知道你们在前方流血拼命,老子就要赶过去了,你可得讲义气等着我啊!

咱宿舍的柜子底下可还有一瓶上好的伏特加,你他妈的不是眼馋好几个月了吗!咱还要一起喝啊!

别忘了咱兄弟发的誓,我还等着喝你和帕莎的喜酒呢!

你做了英雄,老子也不能让敌人瞧不起!

就算死,咱哥几个也要死一块啊!

等着我给你报仇吧!

等着我给你报仇吧!

列宁也没有再说下去,只是重重地在下士的肩头拍了拍。难怪第一眼看到这个排就深深的被那股不屈的斗气震撼,兄弟的血,就是最最气血飞扬的求战书!

元帅停下来抬起头张望了一下四周,从胸前战术背心的地图匣里掏出一张防水材料制成的军用地图来,又拿出指南针再次确定了磁北和行进的方位角后对哈米尔说:“按地图前面应该是一片狭长的呈条带状的开阔地,通知各班准备强行通过吧!”

“可是咱们的侦察连既然是被围困,那么德军就不可能想不到如果又小股的援军来支援的话就很有可能经过这片开阔地啊?难道他们不会设伏么?”哈米尔望着密密的丛林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我们可不可以从西面绕过去呢?”

“不可以。”元帅很坚定的反驳道:“从西边绕过去我们就是按照强行军的速度行进也要多花费2个多小时,到那时候很可能侦察连早已伤亡殆尽了,更不用说到时候我们的战斗力折损率了!就像你说的一样,只有对于小股的渗透支援的情况下这片开阔地才有价值,而对于在东线几乎未尝败绩的德军来说,他们根据经验也不会为了防御一支还不确定会不会来的小股突击队而使用大部队进行包围。最重要的是现在时间就是生命!”元帅将地图折叠起来收回地图匣里,顺势转身将背在肩上的SVT-40半自动步枪抖下来握在手里,沉声命令道:“牙医与少将换位,前导班拆分为两个小组近侧警戒侧翼。重火力跟随其余两班,跃进掩护,快速通过前方开阔地,于对面丛林150M水源处集结,开始行动!”

士兵们仍呈纵列的队形行进至近侧集结出发点。列宁带领一号警戒组奔向左翼。一个视野良好的小洼地的一个小反斜面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卧姿射击掩体。牙医也悄然的带领着6名士兵鱼贯冲向开阔地右侧的丛林。十几秒钟后,看到了望远镜里的列宁和牙医几乎同时做出了准备完毕的手势,元帅回身扫了一眼已经透出隐隐杀气的精悍士兵们,缓缓举起了右臂又猛然挥下:通过开阔地!

长弓班里的士兵率先冲过了冲击始发线,以熟练的单兵战术动作猫着腰单手提枪,迅速向开阔地中间的一片有石块遮蔽的洼地运动过去,同时一个DP机枪组在他们的侧面伴随掩护。进入洼地后同班的少将将班里的士兵分布呈辐射状卧倒,目视搜索发现没有异常后回头对元帅打了一个“跟进”的手势。

元帅的步伐稳定而迅速,该班的士兵快速超越了长弓班,向更靠近远侧的一个可以勉强隐蔽身形的石堆冲了过去,另一个DP机枪组半蹲着在他们的侧后方伴随掩护。尽管在高速运动中,可士兵们的手从来就没有离开扳机护圈,而是高度的警戒着,随时准备给偷袭的敌人以最凌厉最凶悍的打击。

士兵们分散在乱石堆中迅速的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有着良好视野的隐蔽物后向四方警戒。DP机枪组倚靠在乱石堆外沿向右侧目视搜索。还有十几米就冲过开阔地了,元帅稍稍松了一口气,在高姿匍匐的状态中转过头准备给长弓打手势。突然“砰”的一声沉闷的枪响,正在面朝右翼警戒的DP机枪组的弹药手被呼啸而至的一颗7.92mm重弹削去了半个后脑勺,重重的扑倒在地上。紧接着对面丛林的左侧枪声大作。机枪的主射手看到溅在弹盘上的灰黄色的脑浆没有丝毫的慌乱,猛地转过身抱起机枪就打起了老兵惯用的长点射。但是没等这个精干的机枪手打完第二个长点射,第二颗不期而至的7.92mm重弹就打碎了他的脑袋!

“狙击手,10点钟方向丛林!”列宁在左侧的警戒组里大声吼叫起来,用自己的PPsh-41冲锋枪对着德军机枪手的大致方向不惜子弹的用扫射来抑制射击,发出“空空空空空空”的微弱的枪声。列宁突然意识到了自己非主流的枪声,一把抢过边上的一个士兵的冲锋枪凶狠的一边扫射一边大吼:“警戒组全员开火压制,吸引火力!”巨大的枪声使敌人误认为警戒组是突击队的主力所在,迅速引来了德军的集火射击,警戒组的其他士兵也不顾生死的纷纷向着德军的隐蔽阵地倾泻着密集的弹雨。被夺枪的士兵好奇的拾起列宁的那把“没有声音的PPSH-41”试射了两发短点射,这个敏锐的捕捉到了对方枪口火焰的苏军士兵抬高了身体刚刚准备瞄准,第三颗7.92mm重弹就迫不及待地射入了他的前额翻滚着将他的大脑和脑干搅成了一团糨糊!

在二十几支毛瑟98式步枪和MP-38型冲锋枪中加装了6倍瞄准镜的毛瑟98式长枪的独特声音清晰可辨。

“怦!”长弓卧姿平稳出枪。据枪,瞄准,射击一气呵成。德军的狙击手或许意识到了什么,悄无声息的收枪准备更换狙击位置,但是一颗7.62mm的阿廖沙特制的莫辛纳干狙击专用弹还是轻而易举的找到了这位远道而来的普鲁士客人。

德军狙击手的头颅突然像一个被吹破的气球一样炸裂开来,成为数十块黑色的、黄色的或者红色的碎块,纷溅到了方圆两平米的地方。将德军狙击手的身影永远定格在了一个标准的低姿匍匐姿势上。

所幸如同鲍里索夫所预料的,一向轻视苏军的德军并没有派出大部队来把守开阔地,只有这三十多人的战术级别的阻击小队,配属一名狙击手。在唯一的狙击手阵亡后,除了几十支步枪的对射,丛林中竟然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反倒凸现出一种近乎诡异的宁静。

“侧打火力点!”列宁突然大喊。

一直沉默的德军阵地右翼突然想起了一挺MG-34机枪,拼命的向着警戒组压制射击。元帅向长弓一挥手,高声命令:“同步通过!快速前往远侧集结点,机枪压制!牙医组回撤!”说着顺手掏出30式手枪向德军阵地的一处火光打了一个双连击。

牙医带领右侧没有遇敌的2号警戒组迅速向远侧靠拢,而元帅则带领着两个班在敌人火力被列宁组引走的间隙全速向远侧冲去。大炮也在一个乱石堆后架起了机枪八面威风的和德军的机枪对射。冲到远侧的士兵们发现自己处在德军机枪的射击死角里,但是在远侧也恰好看不见机枪的枪口焰。

高姿匍匐的长弓在运动中向德军的机枪开了一枪,可那挺MG-34通用机枪却没有停止怒吼。“他妈的,有防盾!”长弓咒骂道,但却迅速的向已经冲到远侧的炸弹做了个“榴弹攻击”的手势,顺手从上方往枪膛里塞了一发曳光弹。

不停的交换位置和交替射击也没有长久的蒙蔽了训练有素的德军,坚持了几分钟后列宁的警戒组的火力规模终于被德军看出了破绽。如梦初醒的德军调转枪口,却发现开阔地上的苏军已经到达了远侧,于是又开始不顾一切的向一号警戒组进行报复性射击。没有重火力的警戒组显然已经被压制住了,只是零星的放上几枪。列宁抬起枪口艰难的打了一个扇面,大声吼叫:“老子过不去了!你们先走吧!”

“扯淡,”大炮头也不回的用重机枪扫射拼命的压制着德军的集火射击:“刚他妈一挺机枪就怂了?”

“砰”长弓平稳的将一颗曳光弹射向德军的机枪。曳光弹拖着亮红色的尾迹扎向机枪的防盾,长弓也快速的转移了位置向大部队靠拢。远侧心领神会的炸弹看准弹着点,准确的将一颗高爆枪榴弹砸在了德军机枪手的头上,绽开的礼花迅速照亮了还没有亮起来的天空。

“烟幕隐蔽!”元帅一声令下,士兵们向开阔地投出了烟幕弹,剩下的一个DP机枪组也加入了大炮的压制行列。第一警戒组梯次减少火力与德军脱离接触。踹了一脚一个还在守着阵亡战友尸体的士兵,列宁瞪着通红的眼睛带领着余下的5名士兵通过烟幕向对面的集结点冲去。看不见苏联士兵轮廓的德军潦草的胡乱射击着,打出一片毫无目的性和精准度可言的流弹。咆哮的大炮端着重机枪愤怒的向德军方向打了一个十几发的长点射,转身和元帅他们消失在了密密的丛林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