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价上涨调查:山西私营煤老板一天挣一百万

煤价暴涨调查


煤价不能再涨了,国家发改委24日再次发出限价令,要求秦皇岛、天津、唐山各大港口动力煤的平仓价格,不得超过6月19日价格水平,这是自6月19日对全国电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以来,发改委发出的第二道限价金牌。


一次次限价的背后,是电煤供应持续紧张,为什么我们国家的煤炭储量和产量都是全球第一,今年以来却出现电煤短缺,煤价飞涨?来看看我们记者在能源大省山西的调查。



电煤价格翻倍,国有煤矿和私营煤矿都说自己并不赚钱

山西西部的一家国有矿业集团拥有当地最大的一座电煤煤矿,年生产能力120万吨,在这片土地的下面就是厚厚的煤层,工人们24小时轮流作业,煤炭源源不断地被开采出来。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副董事长马长明:“现在买煤的车公路上排满队,只要你敢说一个卖,这些可以说是煤一夜间就没有了。”


在集团的铁路专用线,记者来到时,这列火车刚装好煤,准备发车,工人们说,以前这里几天才发一列车,现在每天都有车皮在这等着,眼前这列火车挂了56节车皮,有时甚至能挂到60多节,企业有关负责人向记者提供了今年的销售合同,从合同可以看出,这里的煤多数销往山东,生产计划已经排到了年底,负责销售的副总经理梁林录告诉记者,他干了二十多年销售,从来没有见过像今年这么火热的市场。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副总经理梁林录:“年底的时候是300到320,我们08年订货的时候,当时山西这块定煤执行的大部分这个价格是335,335订完货以后,很快这个价格就,订完货一边执行合同一边价格就开始往上蹿开了,有350、370、400、450、480、490、500这样。”


在离这家企业不远的一处私营煤矿门口,记者见到颇为壮观的场面,一些重型货车全是来拉电煤的,由于矿上库存不够,这些车辆只能在这等待现生产出来的电煤。


记者:“等了多长时间了?”


货车司机:“一晚上了。”


记者:“等了一晚上还没装上?”


货车司机:“嗯。”


刚才那位负责销售的副总经理梁林录,用了一个非常形象的字眼来形容今年电煤价格的变化,叫蹿。他说现在他们每吨电煤也就卖到450到500元一吨,要不是国家发改委的限价令,其实每吨再涨个一二百块钱都不成问题,那些私营煤矿更加牛气冲天,即使电厂拿着现金找上门他们也不一定买,因为煤炭价格一天比一天高,就拿普通混煤来说,2003年7月,在秦皇岛港的平仓价是176—185元一吨,到了今年7月,涨到了670—700元一吨,五年时间涨了将近四倍,到底是什么原因推动煤价飞涨?记者先从生产成本环节,开始了调查。


在山西离柳集团记者了解到,现在这里每吨电煤的销售价是450到500元钱,那么每吨电煤的成本是多少?企业财务负责人帮记者算了一笔帐,一般来说,煤的成本主要由三方面构成:直接生产成本,管理及财务费用,各种税费。拿直接生产成本来说,里面又包含三部分:采矿消耗的坑木、炸药、雷管等材料费用;工资、津贴、福利等人工费用;动力、折旧、修理等费用。在离柳集团记者了解到,每生产一吨电煤,需要支付的材料费用是21.2元,工资、津贴等32.38元,动力、折旧、修理等费用46.5元。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财务处处长刘湖鹰:“这个今年和去年的我们单位的成本来说,水平还是基本持平的。”


刘湖鹰说,直接投入到生产里的这三部分费用总计是100.58元;那其它费用是多少,刘湖鹰解释说,由于企业现在负担相对较重,所以均摊在每吨电煤上的管理及财务费用达到了94.87元;各种税费在吨煤成本中所占的比例则更高,资源税每吨8元,增值税及税附约为60元,安全费15元,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10元,煤炭转产发展基金5元,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20元,土地塌陷补偿费18.19元。


刘湖鹰:“我们电煤的直接生产成本具体下来就是三百来块钱,每吨。”

刘湖鹰说,现在每吨电煤450到500元的销售价是前段时间才涨起来的,原来并没有这么高,加上安全投入巨大,今年上半年已经达到4000多万,所以企业利润并不高。


刘湖鹰:“到目前为止,也就是按今年的这个电煤的水平来说,可以说是略有盈余,或者是基本保平。”


国有煤矿电煤成本每吨达到了300多元,那么私营煤矿情况如何,一家私营煤矿名叫祥安矿业,位于离柳集团不远,设计产量是9万吨。


记者:“现在销售价格多少?”


祥安煤业有限公司矿长王志友:“现在就是销售价将近300多左右。”


记者:“300左右吗?”


王志友:“合同就是300,最多就是320顶多。”


王志友告诉记者,他们现在电煤的销售价最多是320元每吨,那么成本是多少?


记者:“具体给我们再分析一下里头有哪几部分构成的?”


王志友:“一个就是工人工资,那个材料费用,上交的税主要这几部分投入。”


王志友说,私营煤矿用工相对灵活,现在人工费用比去年上升了20%左右,每生产一吨煤要付给工人40到50元钱,材料费用每吨要均摊到20至30元,剩下的就是各种税费,王志友没有向记者提供详细的清单,但他说,仅今年上半年,花在交税、政府收取的各种费用、协调与各部门关系的钱就达到了500万,均摊在每年九万吨的产量上,等于每吨煤要增加40到50元成本。


记者:“这里面有不合理收费吗?”


王志友:“不合理吧,这个东西又不能这么说了。”


记者:“那从什么角度讲呢?”


王志友:“你这是合理不合理的,你可能存在有,但是地方的政策,咱们必须得生存,地方的一些政策咱们还得给人家保持一致。”



业内人士透露私营煤矿暴利惊人

现在电煤市场可以说是火爆异常,半年多以来电煤的价格翻了一倍还多,那么煤的利润空间到底有多大?在采访中,国有煤矿和私营煤矿在采访中都说自己并不赚钱,事实上,一位曾经开过煤矿的知情人向记者透露,私营煤矿暴利惊人。


采访中,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以目前山西来说每吨300元的电煤根本不可能买到。


业内人士:“普遍的价格就四百。”


这位业内人士说,每吨400元的价格也还只是保守估计,现在煤炭供不应求,完全属于卖方市场,这400元的价格是电煤的坑口价,也就是不包含任何税费的净价,那么以私营煤矿来说,实际的成本是多少?


记者:“那照你这么算的话,一吨煤也就是130、140。”


业内人士:“还没有那么高。”


记者:“还没有那么高?甚至会更低吗?”


业内人士:“对。”


业内人士也帮记者算了一笔帐,私营煤矿的成本主要是人工费,现在能均摊到每吨50至60元钱,各种名目的收费也能均摊到每吨50至60元钱,材料费用也就是十多元,这三笔费用相加也就是100多元,而对于多数私营煤矿而言,由于国家宏观调控政策一直在变化当中,开煤矿实际是在和国家政策赛跑,所以在安全等方面的投入动力并不足,就现在的市场而言,私营煤矿利润十分可观。


记者:“你觉得电煤的利润空间现在能有多大?”


业内人士:“按坑口价来说的话,应该在个250、260了吧。”


去掉生产成本100多元,每吨电煤还能净赚250至260元,也就是说,私营煤矿的利润达到了百分之两百多,另一方面,面对眼下火爆的市场,多数煤矿都会超设计能力开采。


记者:“现在对于煤老板而言,它是不是实实在在的暴利?”


业内人士:“那当然了,那最有钱的就是煤老板了。”


记者:“能够有钱到什么地步?”


业内人士:“有钱到就是有一天可以挣到一百万。”


现在我们再来重新梳理一下几个关于电煤的数据:国有煤矿每吨电煤的成本是300元多一些,其中直接生产成本、财务管理费用、税费各占三分之一,销售价现在是450至500元。而私营煤矿成本是每吨120至130元,现在售价基本能达到400元,而且这400元还指的是坑口净价,并不含税。那么,400、500元一吨的电煤拉到电厂后又是多少钱?


记者在山西离柳集团采访时,正赶上一列火车刚刚发运走4000吨电煤,企业负责人介绍说,这是发往山东文登一家电厂的,那么到电厂后的价格是多少?


山西离柳焦煤集团副总经理梁林录:“因为在山东这块的平均价,在这个7月1号又调了一次运费,调了一次运费平均价应该不低于一百块钱。”


梁林录说,由于企业自己有铁路专用线,运输费用平均每吨在100元左右,这样电煤到达山东后,每吨价格应该在550至600元,那么如果用汽车运输呢?


梁林录:“汽运更不行了,汽运成本显然比这高多了。”


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对于多数煤矿,尤其是那些私营煤矿来说,根本不具备离柳集团这样的条件,所以只能采用汽车运输的方式,汽车运输的费用是多少?


货车司机王习荣:“现在,以前说是240吧,可能是今年。”


王习荣家在河北,是位老司机,这次他要把这车煤从山西运到河北邯郸,王习荣说,由于现在严格治理超载,他们每趟车只能拉28吨煤,现在每吨运费是240元左右,那么这240元都包含哪些费用?


货车司机王习荣:“油钱跑这一趟就是,你像过去才5块1毛1,都加石化的油,5块1毛1的时候俺们就我这个车跑一趟都1200,现在都是1400到1500吧。”


王习荣说,从煤矿到邯郸550公里,两天才能跑一个来回,现在油价上调,每趟仅油钱就需要1400到1500元,过路费往返一趟需要1300元,养路费每个月6000元,保险每年20000元,一辆车需要四名司机,每人每月工资3000元,经过计算后记者发现,这些费用均摊后,大约每吨电煤的运费是145元,而王习荣告诉记者的则是每吨运费240元,剩下的钱去哪了?记者决定跟王习荣走一趟,货车装好煤后并没有直接驶上高速,而是来到了一处煤炭运输管理站。


货车司机王习荣:“再加这地销票,地销票一吨是30。”


王习荣说,这每吨30元购买的是地销票,司机们也管这叫小票,是由山西各地区煤运公司收取的管理费,汽车驶入高速公路后,夜已经黑了,王习荣他们简单在路边吃了一口饭,然后继续赶路,路上运煤车辆很多,汽车只能以2、30公里的速度缓慢行驶,夜里,快到太原了,王习荣他们开始打电话联系,似乎在购买什么东西,随后,在环城高速公路南侧,记者拍下了这样的一幕。


“4144,我们打电话联系好了来这。”


记者在这观察了近半个小时,在这期间有十来名司机购买了这样的单据,王习荣事后向记者透露,这种单据他们称之为大票,也叫出省票,凡是要把煤运出山西省,必须要有这份单据,现在倒卖这种出省票已经形成了一门产业。


货车司机王习荣:“它一时一个价,它像前一段时间,它一阵是50、51,后来涨到53、54,现在涨价64。”


王习荣说,这些都是从私人手里倒卖出来的,28吨就要交上1792元钱,而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这种出省票里面包含有山西省统一收取的可持续发展基金、增值税等,正常情况上每吨出省的煤要交纳80至90元,而现在通过私人倒卖,每吨只卖到64元,倒卖者从中渔利,司机也能节省一些费用。


记者:“那损失是?”


业内人士:“损失是国家的。”


第二天下午,货车终于赶到了河北,在这个名叫峰峰和村的收费站,一名交警突然拦下了记者所乘的货车,事后司机向记者讲述了随后所发生的事情。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这次侥幸躲过去了,后来问了问,问了无关紧要的问题,你这车检了没有,我说检了,有保险没有,我说有保险,走吧。”


王素廷说,如果不是因为记者随车拍摄,这次最少也会被罚款一到两百元。


记者:“它用什么理由罚你?”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截住你就罚,只要止住你,随便找个理由就能罚你。”


这些都是各种罚款票据,司机们说,每趟罚个四百到五百都是正常的,经过近20个小时后,货车最终把电煤送到了终点,现在再来算一下王习荣这趟运费的成本:油钱、过路费、养路费、保险、工人工资,这些均摊到每吨电煤上是145元;再加上地销票每吨30元、出省票每吨64元,平均每趟四到五百元的罚款,每吨电煤的运输成本达到了将近240元。那么跑这两天一夜净利润是多少?司机们说,最多剩三四百元。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主要是就得先养着,不挣钱先养着,先得干,能凑合干最好凑合干,实在干不成了那没办法。”


记者:“你对干这行没信心了?”


王习荣的同伴王素廷:“反正是这几个月够呛,搞不好下个月就得停车。”


现在国内到底缺不缺煤?市场需求能不能支撑这么高的煤价?


前面记者又算了算煤炭运输的成本账:一吨电煤生产成本分别由三部分构成,人工费用50至60元,各种收费平摊下来是50至60元,材料费用10元至20元,这样电煤的直接生产成本就是110至140元,而现在电煤的坑口价普遍售价是400元。电煤的公路运输成本每吨近240元,其中油钱、过路费、养路费、保险、工资等约145元,煤运公司收取的地销票也就是本省销售的管理费30元,销往省外的出省票64元,还有路上的各种罚款,就这样经过层层加码,一吨110至140元成本的电煤运到电厂价格就高达650元甚至更多。但决定电煤价格的除了成本,还有需求,那么现在国内到底缺不缺煤?市场需求能不能支撑这么高的煤价?我们来听听专家的分析。


记者:“导致目前电煤价格迅速上涨的原因是什么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经济运行部副主任王战军:“应该是需求从2003年以来全国煤炭消费量由15.79亿吨快速增加到2007年的25.8亿吨,年平均增长了2.5亿吨,主要消费行业里面电力它是由2003年的八亿二千五百万吨一直到现在2007年的十四亿七千七百万吨,这么大的增长量,它的年均增长量是一亿六千三百万吨,所以这么大的增长,需求的增长造成了供需之间有点失衡。”


记者:“那么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目前存在的这些问题?”


王战军:“我们觉得应该从供求关系上来解决价位上的问题,就是抑制高耗能的需求,就是抑掉需求吧,你把过快的需求搞下来;第二个就是增加有效的供给;第三个我们认为还是应该继续坚持煤炭价格市场化的改革方向,还是要进一步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理顺煤炭价格的形成基调,国家加快建立和完善现代化的现代煤炭市场的交易体系。”


半小时观察:有形之手该抓哪里?


为什么一吨成本只有100多元的煤,运到电厂就变成了600多元,而且还买不到?这一怪现象,说明我们在资源管理、价格体制、物流渠道方面还存在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是世界第一产煤大国,煤碳资源极为丰富,如果我们管理得当,煤价不该出现大起大落,以致严重影响国民经济正常运行;我们的价格管理体制也需要改进完善,煤电本是唇齿相依的关联行业,但一个暴利,另一个巨亏,值得我们反思;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通过我们记者的调查,我发现当煤从被挖出的坑口运到电厂,这一过程是如此的艰难。政府部门要收管理费和出省费,铁路部门除了正常费用外还要费很大的劲,才能包下车皮,而要走公路,你将面临不断的罚款。事实上,运输环节是导致煤价暴涨的重要因素。


比如,每吨销往外省的煤需要向当地上缴64元的出省费,这笔费用究竟意味着什么?这笔钱又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煤价和电价呢?我们来算算这样一笔帐。发改委前不久宣布从7月1日起将全国电网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5分钱。我查了一下资料,平均一吨煤大约可发电2777度,这次提价相当于为电厂在每吨煤上补贴69元。而一笔出省费,就几乎抵消了电厂的提价收益。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不明来历的费用都掺杂在煤价里。这些费用最终是靠我们的企业和老百姓来埋单。


现在提高电价,管制煤价,但是管不胜管,出现了煤碳告急,电厂出现煤荒,最终煤价还是在私下交易里持续上涨。其实,市场的应该交给市场,政府应该做好的是理顺煤碳资源的管理,抓好流通渠道的秩序,这才是治本之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