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早朝

eagledragon 收藏 9 3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size][/URL] 北京的春天,风和日丽,大路两旁树都吐出了绿芽,旁边的野花竞相开放,袁崇焕无心看路边的景色,心中开始有些忐忑,毕竟即将见到最高统治者,那个主宰天下兴衰的少年天子。伴君如伴虎,到底该如何更好地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引领大明王朝走去困局呢?袁崇焕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马车进入北京城的时候是晌午时分,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北京的春天,风和日丽,大路两旁树都吐出了绿芽,旁边的野花竞相开放,袁崇焕无心看路边的景色,心中开始有些忐忑,毕竟即将见到最高统治者,那个主宰天下兴衰的少年天子。伴君如伴虎,到底该如何更好地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引领大明王朝走去困局呢?袁崇焕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马车进入北京城的时候是晌午时分,到底是明朝的首都,天子脚下,展现在袁崇焕眼前的是较为整齐完好的建筑和热闹的人流,一片祥和的气氛,感受不到沿途的压抑与萧条。马车在袁刚的指引下来到吏部驿馆,袁崇焕报了个到,带着一行人临时安顿下来。

安顿好之后,袁崇焕拉上袁刚上了马车,让袁刚带路去拜会孙承宗。来到孙府,递上名帖,请家丁通报。不一会,家丁跑步过来,招呼道:“袁大人,您请!”。跨进孙府大门,传来爽朗的笑声,一位年近七旬、精神矍铄的白发老者走出大堂迎接:“元素,你总算回来了!”。想必就是天启皇帝的帝师、关宁防线的设计师孙承宗了。袁崇焕抢上前一步,深深一揖,扶住老人道:“孙老先生!”。孙承宗哈哈一笑:“元素,一年没见,倒是客套了。来来来,快坐。”。二人分宾主坐下,丫鬟端上茶水,屏退左右后,孙承宗招呼道:“元素,刚到吧,一路辛苦了,喝茶。”,袁崇焕回答道:“还好,晌午刚到,先生近来可好?”。“哈哈,难得元素有心,我这把老骨头还算硬朗!”,孙承宗喝了口茶,抬头问道:“元素可知辽东局势如何?”。“崇焕远在广东,对辽东近况所知有限,还请先生赐教!”。孙承宗叹了口气,“高第不识兵而领军,你我苦心经营的关宁防线被毁大半!辽东,困局啊!好在当今圣上年少英明,元素此次官复原职,圣上必问计于你,你可有何对策?”。袁崇焕思虑片刻,露出坚毅的表情,回答道:“以目前的形势来看,一时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坚守、强军,将防线推移到大凌河以待天时。敌酋皇太极亲政时间不长,其余三大贝勒尚未信服,而朝鲜、蒙古林丹汗部也令其难安。以崇焕观之,皇太极必先解决内部、朝鲜及蒙古部落问题,暂时不会对我关宁防线动手,最多只是骚扰而已。以皇太极的才智,解决这些问题的时间不会太长,顶多一两年而已,之后,必大举进犯我大明。然关宁防线坚固一时不可下,皇太极必然会寻找另外的突破点,这个突破点应该就在。。。”,孙承宗忍不住插话道:“蓟镇!满洲鞑子没有水师,只能走陆路,对!蓟镇方向!元素,你的分析大有道理!哈哈哈,有元素在,大明幸甚!”。孙承宗何等人物,一流的军事家,一点就通,袁崇焕不再继续说下去,而是客气的回答:“先生缪赞了!”。

“元素,老夫怎么觉得你好像变了许多,考虑的更周详了,锋芒也收敛了许多,变得客气了?”,孙承宗摸这垂下的胡须,笑着问袁崇焕。袁崇焕无以回答,只得推说在襄阳大病一场,高烧数日,许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明日早朝时还请孙承宗提点之类,孙承宗爽快应允。

“元素,对强军方面,元素可有什么打算?”,孙承宗继续问道。袁崇焕拿出自己在丁忧期间画的霰弹枪和地雷的示意图,孙承宗果然是行家,接过画细细观看,看毕,一拍大腿:“好!好!好!太好了,对付骑兵有办法了!元素,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袁崇焕只得回答:“崇焕在广东期间,偶遇一红毛蕃传教士,闲谈之后给我的启发,就画了这些东西”。说着,袁崇焕起身一揖到地:“崇焕有一事劳烦先生。”,孙承宗一脸愕然,连忙扶起袁崇焕,“尽管说,尽管说,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

袁崇焕重新落座,继续说道:“崇焕复职,千头万绪,恐非崇焕一人能及,崇焕想将此两样兵器的制作委托给先生,明日崇焕奏明圣上,请圣上将宋应星及外蕃传教士利玛窦调拨给崇焕,让他二人来辅助先生制作兵器,不知先生以为如何?”。

孙承宗慨然应允:“好!不知元素何时需要,莫非用在蓟镇前后?”,孙承宗明知故问,二人相视大笑,声震屋宇。

孙承宗接着说道:“元素可曾向别人提起此二物?”,“从未,先生是第一人”,“哦,我明白了。”,二人又是相视一笑,袁崇焕心想,这个利玛窦是别指望回意大利了!

二人继续闲谈,直到晚饭时间,孙承宗留袁崇焕吃过晚饭,袁崇焕才尽性而归。


次日清晨,袁刚早早地送袁崇焕来到东华门外等候早朝,一群朝臣也陆续到来等候,少不了在袁刚的提醒下一一见过,对过多的寒暄袁崇焕都是匆匆带过,实在问烦了就推说在襄阳的一场大病,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以前见惯锋芒毕露的袁崇焕的官员,见到一个客气的袁崇焕觉得有些奇怪,也没太在意。

“百官早朝!”,随着当值太监的一声吆喝,等待早朝的官员纷纷向文华殿走去。

文华殿,身着黄袍的少年崇祯皇帝朱由检端坐在高高的龙椅上,接受百官的朝拜。远远地,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但在灯光的照射和皇宫气氛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威仪,袁崇焕不敢细看,心想,这便是自己要辅佐的大明皇帝了。

礼毕,众官平身,有官员开始有奏折上奏。袁崇焕初来咋到,也没有什么好上奏的,就细细地听着别人的上奏,也顺便认清各位主要官员。在冗长的奏折与答辩中,袁崇焕看到了崇祯的英明睿智,但也看到了朱由检的多疑与刚愎,更重要的是看到阉党虽倒,然而党争却又有卷土重来的迹象,本不该大做文章的小事却成了相互攻击的借口。看到崇祯隐约表现出的厌恶与不满,袁崇焕忽然又明白了一点,朝中党争不断,执政效率低下,难怪皇帝会厌烦,难怪皇帝会对整个文官集团不信任而与文官集团形成对立,难怪皇帝会信任太监,因为皇帝本来就没有几个人可以信任!虽然崇祯刚刚搬到阉党,朝中看似有一番新气象,然而,暗流涌动,看来将来自己也将和崇祯一起面对文官集团、以及对整个文官制度的彻底改革了,荆棘遍布、前路艰难啊,看来只能等收拾辽东后再来想办法对付了。

随着太监一声“退朝!”,百官跪拜后陆续退出,崇祯也从龙椅上下来向后宫走去。袁崇焕正想离开,一个太监喊了声:“袁大人,留步。皇上有旨,宣袁崇焕乾清宫见驾。”。

来到乾清宫门外,稍待片刻,太监宣旨:“宣袁崇焕见驾!”,“袁崇焕接旨”,一边随太监步入乾清宫。乾清宫作为皇帝起居生活的地方,比起太和殿和文华殿的威严,乾清宫显得轻松一些。袁崇焕不敢大意,来到崇祯办公的地方,连忙跪拜:“臣袁崇焕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崇祯连忙扶起袁崇焕:“袁爱卿请起!”,接着说道:“袁爱卿守制丁忧,朕夺情召你入宫,实为辽东紧急,不得已而为之。对辽东局面,袁爱卿可有良策?”。袁崇焕这才看清崇祯这位少年天子的面容,英俊中带着几分消瘦,也有几分急切与忧虑。袁崇焕看在心里,虽然依稀已有应对之策,然而也不敢把话说的太满,思虑片刻,回答道:“回皇上,臣离开辽东近一年,对辽东局势所知有限,一时恐难有完全的应对之策。”。崇祯脸上掠过一丝失望的神情,袁崇焕看在眼里,继续说道:“然臣有些不成熟的想法,如有不妥,还请皇上恕罪!”,崇祯又流露出急切的神情:“袁爱卿但说无妨!”

袁崇焕回答道:“臣以为,辽东近期不会有大事,敌势虽强,只因敌酋皇太极尚未服众,且朝鲜、蒙古为其制肘,而辽东坚固,皇太极必以安内为其要务。然一年之后,其必有所动。臣预计有一年的时间,此间以守为主,一则重修大凌河,将辽东防线前移,二则强军备战。二者之中以强军为第一要务,臣丁忧一年,日夜思虑,鞑子所持者,骑兵也,然臣已有应对骑兵之兵器,皇上请看”。说着,袁崇焕拿出图纸,给崇祯过目,崇祯看过之后欣喜之情表露无遗,对于袁崇焕提出的要孙承宗主持新兵器制造以及宋应星及传教士利玛窦协助等事宜一概应允。

袁崇焕接着说:“陛下,这些只是臣初步的想法,具体的平辽策,须待臣回辽东细查后再奏明皇上。”,崇祯显然已经安心了许多,嘉许道:“袁爱卿,辽东,朕就托付给你了!”

“谢陛下!臣还有一事禀告。”,“袁爱卿请讲”,于是袁崇焕让太监呈上自己从广东带回的红薯,并让太监拿出一个在火上烘烤,“此物名叫红薯,近年由外邦传入,据臣所知,此物耐旱,产量颇高,又不影响主粮的种植,在我朝广大地区均可种植,可作为粮食短缺时的补充。臣知道近年陕西、河南、山东等地时有旱灾,若将此物推广种植,必能大大降低灾情。臣在广东东莞时,已让东莞县令黄松龄在东莞推广”。

说话间,烤红薯的香味传来,太监呈了上来,袁崇焕拨开红薯,示范着吃了点。到底是十八岁的少年,烤红薯的香味吸引着崇祯也忍不住尝了点,点点头,“不错,不错!”。说完,崇祯又恢复了天子的威仪,正声说道:“兵器、粮食,袁爱卿身在丁忧,而心在朝廷,朕心甚慰。来人,赏黄金百斤,蟒玉一对!”。

袁崇焕连忙跪下,“谢陛下隆恩,然臣寸功未立,不敢领赏,请陛下收回成命,待臣平辽之后再赏不迟!”

崇祯开心地笑了:“好了、好了,袁爱卿快快请起,朕答应你便是!”,崇祯、袁崇焕目光相交,袁崇焕忽然感到了少年天子的真诚!

离开皇宫,袁崇焕才感觉到背上的一丝汗意。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