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战中的中国炮兵:大炮与越南女兵

血与火的一天也许是历史的巧合。自1919年中国跨入现代史之后,年度的尾数逢"9"多有大事。1949年共和国成立;1959年西藏叛乱,中央政府出兵平息;1969年中苏边境冲突,几乎打成核战;1979年世界膛目结舌的火团燃到了导火线的根部---2月17日中国对越南的无理挑拨奋起还击,成为血与火的一天。





2月17日凌晨,火箭炮群铺天盖地的红色弹道照亮了黑色夜空,加农炮,榴弹炮,逼击炮渲泄的万千吨豪情植遍火红的森林,由于火炮的怒吼大地发生了剧烈的颤抖,顷刻间,老山地区的越军阵地种种工事被我军炮火吞没了。英雄的炮兵为消灭入侵之敌立了头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我们的炮兵,不仅在总攻前立了头功,而且在以每次战斗中都是响当当的。





某师炮团团长赵扣斌对老山炮战应当很有发言权。1979之战,他随团队执行作战任务,取得毙敌1394人的战绩。1984年的"428"和"712"两次大的战斗他都参与弟一线的组织指挥。下面还是听赵团长讲述两战的经过吧。





死尸填满山沟





1984年初我团接到收复老山的命令。2月18日从宜良开进,20日到麻粟坡,40天准备。4月1日,三个连参加"142"工程,打几炮就跑,引敌人重炮暴露,我用大炮压制。4月26日做好准备,遍为第119炮兵群。占领发射阵地,夜间摸黑干,不能有一点响动。把85炮拆散,运上阵地再组装,离敌人观察所500米。看不见,就把白床单铺在路上,轧着走,把炮藏在房子边,用吊车吊进阵地。4连最近离敌人400米,直接瞄准。





4月28日5点50分开始炮火准备,34分钟打得天摇地动,步兵6点24分开始进攻。炮火准备后,越军两分钟就有反应,一炮过来,一个排长牺牲,是收复老山牺牲的第一个同志。步兵一动,我们进行护送射击,步兵跟着弹坑往上冲,9分钟占领662。6高地,54分钟占领老山,到下午3点30分,662。6以东20多个高地都占了。我们还一炮打掉清水河吊桥,5发击毁敌1辆坦克。





6月11日,凌晨3点,那拉方向枪炮响。开始还说没事,半小时电话不通了,二连部给人家端了,只乘一个报情况的排长。命令我打,我说不打,还有自己人。二营5个查线兵上去,被敌人手榴弹砸下来,还直喊不要打自己人。天亮,侦察科长带一个排想上,又给手榴弹干下来,这才知道给敌人占了。5点30分,一个榴炮营射击,半小时夺回来。6点,敌人反攻,步兵叫快打,有五六百敌人。火箭炮一个齐射,盖住了。步兵叫好,炮兵老大哥打得好。我说,别光说打得好,给我报战果。说至少扔下一百多。我说好哇,你就看看吧。两个榴炮营又干,一直到下午3点,敌人也没能接近阵地。4点,敌人一个加强连从山头后面摸来,让我打,不打。副师长说,给你磕头了。我说,磕头也不打。师长又命令,我还不打。最不打不行了,我说,向左10密位打到河里。再相右10密位,步兵进了防炮工事,好了,8发急速射,都给他盖住了,一个加强连没回去,3天以后还听见敌人在那哭爹叫妈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11"后我吸取了教训,原来大小炮都归我管,我提出,82逼归营管,100逼以上由我掌握,12个炮连,加上4个坦克连。火力分配,分兵把口,在敌人可能接近的地方计划了拦阻。3个火箭炮连,142高地一个,李海欣高地一个,结合部一个。诸元准备好,榴弹炮装上弹药。火力计划代号``野猪``,一说野猪状态,就装上了。





对"712"敌人反扑我们有警觉,敌人356师两个团,316师一个团,共有6个团的番号的部队。判断敌人可能12日凌晨5时发起进攻。零点,我准备好2。5个基数的炮弹。3点,上级给了3个点,让用3个连进行扰乱射击,打一个炮标准。我说,太少。问步兵,说前边没情况。我指着沙盘问步兵团长张友侠,如果你是越军指挥员,早晨5点攻击,部队现在摆在那?他一指清水河以北300米那片地方,说当然在这里,只有在阵地500米以内,不会以外。我说,英雄所见略同,我要打的就是这里。但上面给的点是1000米以外。我们报告了炮指说明理由,副师长说,行。我决定了3个点,6个连一起给我干。隔了10分钟,又打第二次,妈的,没反应,前沿阵地观察说没动静,我不信,给我打照弹,结果还是什麽也没看见。我想,算他妈白打了,没情况,虚惊一场,指挥部下令睡觉,这是3点多,所有部队都睡了。(实际情况:越军已进到我阵地前500米内。赵团长组织的两轮射击,准确地打在敌人隐蔽的战斗队形中,两个营长当场被击毙,兵员伤亡惨重。失去指挥的部队没有暴露,轻重伤员无一呻吟。顷刻,照明弹起,严密伪装的越军蛰伏如前,重伤员至死不动,纪律与素质令人膛目。)5点时,不得了啦,越军都摸到前沿了,所有阵地都接上了火。审俘才知道,越军伤亡那麽大,军心乱了,硬是没动,隐蔽真好,无线电没叫唤。越军一上来,前面要炮火,上边也让我打,打什么?打自己人?参谋长提醒我,封锁前沿阵地,打他的后续部队。我一听,对,到阵地前沿的顶多一个连一个排,可后面还有一个营一个团。火箭炮一口气打了13个齐射,85加农,100迫,152榴,就在阵地前200米内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回打,开成一道火墙,用炮弹封锁得死死的,炮管真的打红了。那一天我的团干进去了一万多发,到中午12点,2.5个基数全干光了。张友侠一听炮弹没有了,两臂一摊,气得背过气去了。没有炮火封锁,他一个团怎么样也顶不住越军六个团的冲击。我说,炮弹马上就上来。早晨一开炮,我就让车队出发,给我拉炮弹,红河州调了470多辆卡车给我抢运炮弹。等炮弹的空儿,越军占领了164高地。下午1点,炮弹上来了,一顿干过去,他一个营只乘6个活的,山头削平了2米。我们一个排15分钟就拿回来了。越军狗日的顽固得很,硬碰硬,没什么说的,真的不怕死,一批一批的往上冲啊,越军伤亡3700多人,死尸把山沟都给填满了。当时叶总看了录象以后说,淮海打战以来还没见过这么多敌人的尸体!那一回,咱步兵团,一人一条越军的铜扣腰带,就是阵地跟前检的。那天,指挥所正团副团以上7人,另一个步兵团团长刘永新也在,准备守不住时他的团顶上去,7个人光抽烟,云烟干了4条,不吃饭,喝了四五箱汽酒,刘永新有点结巴,说:老赵,我看打仗挺好玩,喝着酒吹着牛就打胜了!


7月14日,我们打宣传弹,叫越军来收尸,规定他们要打红十字旗,50个以下,不准代武器。越军来了六七十人,不打旗,架着高射机枪。好哇,你败了还违反规定,还来逞能,我也不客气,急速射,打得一个也没回去,再也不来收尸了。正赶上雨季打热天,防化兵上去消毒,大瓶香水到处洒,用火焰喷射烧,那个臭啊,可把前沿的步兵们熏毁了。





这里要讲的是另一个团长的故事。他叫刘同权,人们称他"大佛"。他有句话:自古军中无戏言,军人一偌重千钧。南疆有我在,祖国请放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