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正在摆脱西方控制 影响力与日俱增

我早已开始思考俄罗斯亚洲政策前景这一惊人复杂的问题。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一些初步结论。

首先,没有一个统一的亚洲。"亚洲"这一概念完全是欧洲文化和政治思维的产物。现在至少存在三个亚洲。以信奉孔夫子和神道教的中国和日本为代表的东亚,以印度为代表的信奉佛教的亚洲(实际上印度大多数人口信奉印度教--本网注),以及信奉***教的中亚和中东,中东又分为什叶派伊朗和主要属逊尼派的阿拉伯国家。

其次,中国和印度近几十年来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发展。至少在可预见的10年,这两个国家多半仍将保持快速增长。世界大部分劳动密集型工业生产仍将继续向那里流动,技术和知识型生产的流入会加速。我推测,10年后欧洲和美国的许多传统工业部门将所剩无几。

第三,中东穆斯林的亚洲目前既落后于西方,也落后于东亚和南亚,未来也将如此。目前该地区由于石油收入的激增,这种落后已有所缓和,但从历史角度来看,落后仍将加剧,并将引发紧张,涉及的将不仅仅是传统富裕的西方,还有富裕程度正逐渐提高的东方。因此,亦幻亦真的"文明冲突"将加剧。

伊朗在这一新的力量配比中起着特殊的作用。伊朗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说到伊朗,通常只是在谈到它可能具有的核潜力时才把它看作一个关键国家。我认为,从整个"大中东"的现代化前景这一角度来看,伊朗也是个关键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整个亚洲的前景都将取决于它最终会和谁站在一起。

第四,三个亚洲都在快速地从政治、经济以及社会方面挣脱西方的主导地位、西方的方式方法以及传统的西方意识形态定式。但新崛起的巨人在摆脱西方的同时,所走的并不是反西方的道路,相反,它们乐于同西方合作。而且,它们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来自于西方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自由化思想,在可预见的将来主要的贸易伙伴也仍将是西方国家。

第五,随着经济实力的增长,三个亚洲的政治影响力与日俱增。但主要的冲突根源仍集中在亚洲。这一是因为经济实力几近闪电般的、不平衡的重组,二是因为国际关系调解机制不够发达。波斯湾出现的安全真空非常明显,由于美国在伊拉克的失败,这一真空加倍严重。伊朗可能核化的问题越来越尖锐。巴勒斯坦问题未能解决。对亚洲大陆及国际和平的最大威胁是拥有核武器的巴基斯坦可能出现动荡。

亚洲发展的多面性要求我们至少采取三种战略。

"亚洲挑战"已完全不是700年、100年或者甚至15年前的样子。目前中国的发展还不仅仅是快得多。俄罗斯每年落后四五个百分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自己腐败和缺少条理。中国的发展更为良性。大批资金被投向基础设施。中国一些省份的道路与机场比我们首都的都好。中国显然比我们更关心教育。在一个仍非常贫穷的国家,大学的设备要优于俄罗斯的多数大学。

所以说,"中国威胁"如今已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并非过去和现在的"反华人士"所认为的那样,这是由于我们自己不能有效和高质量发展和竞争而造成的落后,甚至未来被边缘化的这种危险性。

俄罗斯新的亚洲战略理应是全球而非地区性的战略。亚洲如今已是世界级角色。这一战略的核心首先应是充分利用业已出现的经济机会,而不是防止现实抑或臆造的威胁。

就在不久前,谈及亚洲,都会让人联想到保守、落后。但如今,不加快与东亚和南亚密切经济联系,我们就有永远落后下去的危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