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E站征文--为何没能与你共赴一场地老天荒

邪灵A1 收藏 4 61
导读:[color=#FF0000][size=16] 昏黄的光线里,有一种气若游丝的疼痛在空气里漂浮。决意要忘记的你,在我的心头无比清晰地纠结兜转。窗外的雨在声声地滴,滴在我明媚安好的青春里。往事的尽头是宿命的相遇:你一身戎装走进我的视野,大片大片的樱花开得繁华炫烂,洁白的花树下娇柔纯净的女子拈花带笑,甜蜜的芬芳里浸润着地老天荒的情愫,你在美丽的尽头一遍一遍唤着我的名字:小如—— 那一季的春天,甜美得像一个童话。阳光灿烂、天空澈蓝、花儿在田野竞相绽放。就在这样一个午后,我惊慌无助地

昏黄的光线里,有一种气若游丝的疼痛在空气里漂浮。决意要忘记的你,在我的心头无比清晰地纠结兜转。窗外的雨在声声地滴,滴在我明媚安好的青春里。往事的尽头是宿命的相遇:你一身戎装走进我的视野,大片大片的樱花开得繁华炫烂,洁白的花树下娇柔纯净的女子拈花带笑,甜蜜的芬芳里浸润着地老天荒的情愫,你在美丽的尽头一遍一遍唤着我的名字:小如——




那一季的春天,甜美得像一个童话。阳光灿烂、天空澈蓝、花儿在田野竞相绽放。就在这样一个午后,我惊慌无助地被部队警卫阻截在军用飞机场的门岗。火辣的烈日下,我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是刚才来参观的幼稚园老师,因为去找寻丢失的钥匙而错过了返校的班车。窘迫的我就这样无奈地站在空旷的飞机场里接受着他们一个一个的审问,心情沮丧!你就在此时出现,仿佛救公主于危难的骑士!你问我联系此次活动的军官电话,我忙不迭地告诉你,因为他的妻子是我最好的闺中密友及同事,于是我的身份被很快证实!临走时,你将我带上一辆吉普车:营区内没有外来车辆,我送你出去。阳光照着你闪闪发亮的肩章,有一些绮丽的花朵和着春天的气息在我的心口悄然开放。


星期五的下午,你满头汗水地站在校门口。看见我时有着明显的手足无措,我静静地等待浪漫的剧情开场。你嗫嚅半天才面红耳赤地对我说:今天我休息,领导说我可以在驻地找对象。我一个趔趄,惊异于这句独竖一帜的爱情开场。你黝黑的面容忐忑不安地等待我的回复,我歪着头想了好一会:做你的女朋友似乎没什么不好,于是眉开眼笑地点点头!第一次认真地打量你,浓眉星目、气宇轩昂,伟岸的身材配上笔挺的军装与我梦里的王子一般模样!


夏日里,我们的恋爱进行得如火如荼,那个叫秦帆的沉稳男子占据了我整个粉红色的日记本。你放假的时候,爱教我擒拿格斗,我也像模像样地比划。偶尔将你放倒,我开心得无以复加,你说我单纯得像个天使!我豪气干云地说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从此我便再也没打过你,你说我是个傻丫头,你不想自己的手下留情,让我不知天高地厚,把自己陷入险境!


转眼间,冬季便不期而至,枯黄的树叶在猎猎野风里萧瑟零落。我们的爱情却美满得可以供所有小说家观赏。我们等待着在来年的五一将爱情修成正果。过多的幸福让我们忽略了冥冥中有一双命运的手将我们操控。


四月里,我满心欢喜地等着做你的新娘,你却忙得越来越见不着身影,你说祖国的一角正风起云涌,剑拔弩张。果然,一纸调令将你我远隔万水千山。临别前,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才可以回来。你沉默!你问我,可不可以随你浪迹天涯,四海为家。我沉默!一种无能为力的悲伤在你我之间流动,我卷起衣袖望着你低声地说:秦帆,在我手臂上用力咬一口,让我永远记得你。你握着我的手,半晌才轻声地说:傻丫头,我怎么舍得咬伤你。泪水在那一刻簌簌飞落,我抓起你的手,狠狠地咬下去。殷红的血从你的手臂上滴落,“秦帆,我要你记得我,我要你永远记得我。。。。。”我诉说得泣不成声。你紧紧地把我搂进怀里,将头深深地埋进我的发丛中,我感觉到你温热湿润的不舍!


分别的日子,在地图上遥想着你的近况。你的信息我已无从获得,在那个动乱的地方,你无法给我寄来只言片语。而我已习惯了江南水乡的春风细雨、繁华似锦。于是深锁了日记、刻意地选择屏蔽你的一切。无望的相思太让人痛苦,我宁愿——忘记!


十月里,你就那样磊落地站在阳光下,一声一声地叫着:小如、小如。我恍然如梦,片刻才飞奔着跑下楼去:秦帆、秦帆!你一把将我拥入怀里:小如,我很想你,很想!我幸福地靠在你的胸口,贪婪地嗅着你久别的气息。半年的时间,你瘦了好多,而且好憔悴。那一刻心痛排山倒海的向我袭来,在无望的相思面前,我选择了忘记,你却选择日复一日的想念。秦帆,你回来了是不是,你不用再去那个遥远的地方了是不是。我多么急迫地希望得到你的肯定。而你只是酸楚地摇摇头:我有六天假,在火车上已经用去了两天两夜,我只可以在这里停留两天。啊!秦帆,我不要你走。我紧紧地抱着你的腰。傻丫头,你抚着我柔顺的长发,眼神里眷恋依旧。眼泪顺着我的脸颊滑落,抬起头来的一瞬已笑靥如花!


相聚的时刻短暂得让人心惊,望着你收拾行装,心如刀绞。此去经年,相逢无期,再遇见也许已尘世流转,旧情难寻。秦帆,我拉住你忙碌的双手,哀求道:秦帆。。。。要。。。我!我的声音颤抖得很厉害。小如——唉!你叹息,亲吻着我的脸庞,炽热而绝望,仿佛要燃尽一生的热情。“小如。。。。小如。。。。。小如。。。。”你在我耳边一声一声地唤着我的名字,刻骨铭心!冰冷的泪水流进我的嘴角,苦涩而缠绵!“小如,祝——你们婚姻幸福!”你终于放开我,盯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我猝不及防,征征地望着你。你苦笑着,握紧我的手,一大颗眼泪滴落在我的手背上,烧灼着我的心一片生疼。转身,你黯然离去。桌子上一张艳丽的大红请柬提醒着我的背叛,那上面写着一个叫小如的女子和一个不叫秦帆的男人将于两天后在小城最繁荣的酒店举行婚礼。


“秦帆——”我发疯地冲向马路,可是人潮汹涌的街头,再也寻觅不到熟习的身影!一年后,你与一个牧民的女儿喜结连理。你说那个女子,她会与你四海为家、不离不弃。她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小如!



夜的深处游动着我撕心裂肺的悔恨,窗外,被风吹落一地的是我永劫不复的爱情!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