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六章 尊严 63节 深入腹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最快更新在http://www.17k.com/html/bookAbout.htm?bid=6996,全书已经完成,解禁也完成大半,如果喜欢的话,请点点看吧


清廷的如意算盘,能不能打得成,这全都得取决于神州自由邦,人家到底乐不乐意呢?或者说那个只好财货和美人的家伙乐意吗?

这一点,岳效飞暂时还没想过,因为停在镇江城外长江航道之上的“火凤级巡洋舰”并没闲着,它们的目标很明确,它们要去芜湖,但不是去打仗,而是去接人的。

“铁到芜湖自成钢”在明朝中叶至清朝中叶是广为传诵的,这里是我国明末之时最为重要的钢铁生产基地,无论工业水平还是生产质量在当时的世界之上,都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尤其当时博洛用来攻击苏州之时的大多数大炮生产所用的钢、铁等金属大都来自于此。因此,对于此处,这次有了“火凤级巡洋舰”的岳效飞志在必得,这就是放清廷血的地方。

想想把芜湖的铁工给他一揽子“绑架”之后的情景,岳效飞就会脸上现出阴笑:“奶奶的,明年让你耕田连犁、铧都没有,如果喝着风也能打的话,那就打吧!”

这就是新兴的资本家们的想法,他们和以前的封建势力所需要的截然不同。就如各个势力,他们要得往往无非是地盘、金银、粮草,无论闯军、明军、清军皆是如此。

这些势力从来没有,这些依然代表着封建统治势力从来没有把百姓看在眼中过。殊不知,在工业生产之中,广大的无地盘并不代表什么,一群觉醒而努力的百姓才是制胜的根本。

就如同当年美国的南北战争,机器战胜棉花需要的仅仅只是时间而已。所以他岳效飞要的不是地盘,他要的是人,要得是能够觉醒的人!当然有些手段而又觉醒的人那就更好了。

王昌就是这么一个人,虽然他在清军的匠营之中带领着匠户们为清军打造战车,这些战车所使用沉重的青铜制造的滚子链,对于士兵们造成的体力疲惫,正是他们与胜武军战车交锋之中,落入下风的“隐性”原因之一。

而这一次他负担着在他来说更加光荣的任务。

早在神州军攻击无锡之前,他及家人已经被神州军的海豹特种部队接了出来,家人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而他自己则跟随着海豹去完成一项关系重大的任务。

说到这儿,就不能不说说王昌的手艺,虽然他对于炼钢、制铁本事不大,可是他做的铁活,在江南一带却颇负盛名,尤其与芜湖的卜家老店卜家的关系又有极深的渊源。

海豹的大队之所以在这次江南之战中,几乎没有现身,原因也是基于这件事。他们在保护王昌前往卜家店的途中。

当然他们是沿水路去的,为了保证这件事的成功,出动了大部分的海豹,并赶在这次江南之战前,就已经使用快船沿水路到达芜湖。

不负众望的是,王昌通过卜家老铁坊的人脉连络到了各处铁工的掌柜或者师傅。结果,在海豹们使用隐秘手段将这里的近万名铁工,隐藏在马鞍山之北的慈佬山之中。

只等船队沿江而上接他们离开就是,与此同时海豹亦对芜湖及附近的矿山、铁工坊等等铁工有关的场所进行了破坏。一时之间芜湖城内城外、山上、山下大火四起,爆炸不断。

固然,这时也驻守了不少清军士兵,一来这里地处江南深处,防守的尽是些什么明、顺降军。再加上神州军的手段确实有些毒辣,敢于带队出巡的官员往往一夜之间,全家被杀个鸡犬不留。

几天下来,侥幸活着的官兵们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得过且过。每天装模做样的四处搜搜看看,看到了也权只当没看到。

就算搜到了貌似炸弹的不良之物,硬是没人敢拆。如果说烧得、炸得都是私人之物,纯属私怨与我无关。那么官家的制炮、造弹之所被烧被炸又是两国大战,非是我等小兵可以顶得住的,只发出报急文书了事。

至于在这雨大路滑之际何时能到南京,自然不在他们考虑之列,“干我鸟事,能做的都已经做了,等援军吧!”

至于根本重要的是,只替知府大人守好衙门就算是完了差事。民间百姓们,却因为神州军对付这些清军、胡虏绝不留情面,况又绝不搔扰百姓。也俱是人心所向,只盼大军早早打来,还汉人一个清平天下。

而岳效飞率领着巡洋舰编队,路过南京之时,并没有遇到什么横江铁锁之类的事情,就那么大摇大摆在夜色掩映下的长江之上的闯了过来。

原本镇守南京燕子矶炮台的守军还打算开炮拒敌,哪知守将大人在拿千里镜装模做样的向江上瞭望了片刻,将站哨官兵大骂一通。

“放的什么狗臭屁,哪里有什么敌军战船,哪一只狗眼看见了?”

众军兵缩着脑袋不敢言语,更不敢说:“你看江上那一道道雪亮的灯光,却不敌军的战船么?”面对将军大人的恼怒,只好一个个嘴里附和称是。

“妈的,都去睡觉,谁在敢乱发警号扰乱军心,定斩不饶。”

直到回到自己的住处,守将大人才抹了一把汗,嘴里喃喃骂道:“险些让这些狗才害得老子丢了性命,只求皇天菩萨保佑,敌军千万不要用大炮轰就是,只要留下一条小命,做牛做马也是愿意的。”

也是前面几天里,“火凤级巡洋舰”的炮火齐射,已经给清军沿江的炮台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一发炮弹的发射,将带来的是几千发炮弹的齐射进行报复,而一次齐射,不管多坚固的炮对号一般就几乎没什么活人了。

这样的消息,使清军沿江不多的几乎所有炮台的守将,似乎得到了一个默契。如果是别家战船,大炮轰将过去,说不定还可以捞回大功一件。而遇到那种没帆的战船,最好装作没看见,不然一顿齐射,能留下小命那就算是万幸了。

因此,这次前往芜湖接回这些工匠的任务,并没有如同岳效飞最初想象的一般,要在长江之上杀开一条血路。基本是一炮没放,开着船去接人回来就是,实在是顺利的有些意乎寻常。

而仗打到这个份上,也实在有些没意思了!

因此,“威慑行动”历时15天的战斗宣告结束,而转运江南的行为居然达到了达一月之久,一百多万人离开江南这鱼米之乡,前往那个传说当中的天堂一一神州自由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