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10、谁是最能杀你的人?(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上次于效飞提出的在这个区和外面解放军占领的地区之间开辟一条秘密通道的事情,上海市委已经同意了,人民保安队的总指挥部和各区指挥部当然希望能用自己的行动早点把解放军接进上海,所以也早就安排起来了。

陈达文和人民保安队的总指挥部联系以后,人民保安队的总指挥部马上给他派过来一群工人。区指挥部的那个工人特意把两个人拉到陈达文的面前,向他介绍说:“我来给你介绍,这两个同志是包玉,边城,都是从事工人运动多年的老同志了,斗争经验丰富,对组织十分忠诚,刚从敌人的监狱里边放出来,就立刻要求重新战斗,现在是我们区保安队的骨干哪,这次我可是忍痛割爱了!”

既然这儿已经是共产党的天下了,陈达文说话也不避讳了,他和两个人紧紧握手,问道:“是党员吗?”

两个人一齐点头:“是。”

“太好了!”

陈达文看了两个人一眼,又有点好奇地问道:“你,是什么工人?”

尽管这些人是党派到工人中间去做工作的,但是他们也全都在工厂工作了很长时间了,和真正的工人一模一样,但是这个叫边城的脸色显得白嫩许多,不象是长年干体力活的。

边城很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不是搞工人运动的,我是从大学来的,出狱以后才到这边跟着组织保安队。”

“哎呀,是大学生啊,大知识分子!有学问,更欢迎!以后你要在理论上多给大伙提醒啊!”

边城更加不好意思,但是马上说:“好,现在咱们马上开始工作吧,要用咱们的实际行动,迎接上海的解放!”

晚上,于效飞向上级发报,小开在那边回电说,上级已经同意了于效飞的计划,马上就可以打开从城外到工厂区的通道。

于效飞从里边房间出来,把电报内容向大家一转达,他们小组的所有人都跳了起来:“我们的人就要进城了!上海就要解放了!”

于效飞也笑了起来:“行了,别高兴太早,只是进来一支小部队而已。陈达文,跟保安队都联系好了吧?咱们要保证把解放军同志接进城来,可不能出差错啊!”

“放心,全都是挑出来的好同志,而且他们也不知道具体的地点,只有总指挥部和区指挥部的几个领导知道详细计划,那些路线咱们不是都研究过吗,没有问题!”

“好,不过,咱们最好来他一个双保险!”

早晨3点的时候,上海郊区响起了雷鸣般的炮声,从解放军的阵地上飞来了成百上千发炮弹,雨点一样打在了对面的国民党军队的阵地上。本来就已经支离破碎的国民党军队的阵地,立刻变成了一片火海,在已经被摧毁多次、变成了焦土的阵地上匆匆挖出来的战壕里边的国民党兵抱着脑袋,趴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完全听天由命了。

片刻之后,炮击向两边和前后延伸,附近的国民党军队的阵地被夷为平地。在炮击的掩护下,一个排的解放军迅速跃起,快速朝上海市区插过来。这十几个人作战素养极高,在这样紧张的冲锋中,没有一个人说话,只能让人感觉得到他们的十几双腿从解放军上的阵地一个接一个地跳出去。在震耳欲聋的炮声和重机枪的射击声中,没有一个国民党兵感觉得到有人从他们的身边跑了过去。

这些解放军动作极快,灵活地穿过小路,钻进上海郊区的破房子的空隙,进入了上海市区。

国民党在上海苦心经营多年,在市区里边也准备了多层防御工事,准备和解放军进行巷战。这些解放军进入市区之后,刚进入正式的街道,就在路口看到了国民党兵用沙包堆成的工事。

阵阵的炮击,把这些国民党兵吓得如同惊弓之鸟,他们躲在沙包后面,只露出了半个脑袋,朝外边惊慌地观察。一个国民党兵忽然看到从对面跑过来一群人,他连忙大叫:“什么人!口令!”

跑过来的小队伍大声骂道:“瞎了眼啦!是自己人!我们是向上级报告去的!”

工事里边的国民党兵全都把脑袋伸出来,借着空中的阵阵火光,仔细地看了一阵,原来正在朝自己快步跑过来的人果然穿着国民党的军服。但是工事里边的国民党兵也不敢大意,还是用枪口对准那些人,喊道:“你们为什么不在前边守着,跑回来干什么,要开小差吗?”

那些国民党兵脚步不停,边跑边骂道:“你没长脑子啊,电话线全都炸断了,不跑回来怎么向上边报告?”

工事里边的国民党兵一看,骂他的是一个少尉,军衔比他可大多了,他不敢多废话,只好闭上了嘴。他们就这么看着那些人从他们的身边跑过,进入了后面的街道。

化妆成国民党兵的解放军一枪没放,轻易就冲过了外围国民党兵的防线,正要朝里边跑,却发现从对面跑过来一群人,也有十几个,看样子手里都端着冲锋枪。这些解放军急忙朝路边卧倒,隐蔽起来。

对面的人也早就发现了他们,但是那些人没有说话,却举起了一个包着红布的手电筒,在空中划了三个圆圈。

解放军排长松了一口气,也赶紧举起了一个包着红布的手电筒,在空中划了两圈。

暗号对上了,对面的人大步跑过来:“是安排长吗?”

“我是安长征!是上海的工人同志吗?”

陈达文跑了过来,和安长征紧紧握手。

安长征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一脸的纯朴。

陈达文说:“好了,下边就由工人同志来带路,咱们尽快到市里去!”

他的话音还没落,就听见不远处枪声大作,陈达文一愣,那边正是于效飞他们隐蔽的地方,于效飞带着几个人在后方进行掩护,防备有敌人误打误撞地跑过来。

安长征侧耳细听,却大惊地说:“敌人的装甲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