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一卷:大西洋 第六章:核爆欧洲(五)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9/


二月份的安大略湖,即便是白天最高温度也不过徘徊在零下十二摄氏度左右,加上湖面上凛冽的北风,湖边的气温往往可以达到零下二十多度。恶劣的自然环境,令一周前奉命抵达这里戍守的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士兵们叫苦不迭,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来自于温暖的弗吉尼亚州,隶属于贝尔沃堡的第29步兵师。而就在这一湾碧水的对岸,由魁北克市登陆的欧盟远征军正在围攻加拿大最大的城市—“公猪之城”、“泥泞约克”—多伦多。

欧盟与美国的战争已经持续了近1000个小时,而双方以加拿大东部为主战场的地面战也已经持续了近一周的时间。在魁北克省法裔居民的协助之下,秘密潜入魁北克市法国外籍军团第2步兵团成功的夺取了魁北克市附近的各大港区,掩护战前便秘密从欧洲起航的欧盟陆军机械化军团的成功登陆。从战略上来看,这无疑是一次成功突袭行动,在战争爆发之前欧盟各国成功的隐瞒了其战略企图。而秘密集结起来的精锐部队也成功躲过了美国在欧洲的情报网络,显然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们无一例外的深陷于欧盟各国所释放的烟雾之中—在战争爆发之前,美国一度认为威胁仅仅来自于新纳粹政党执政后的德国及其在东欧的盟友。而将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西、南欧国家列为了潜在的盟友,甚至寄希望于与法国结盟击败新纳粹主义德国的可能。但出乎华盛顿和五角大楼意料之外的是第一支登上北美大陆向美国本土进攻的正是法国陆军。

加拿大军队的反应速度令这次战略上几乎完美的突袭险些归于失败,加拿大陆军第5机械化步兵旅在第一时间从位于魁北克市以北25公里处的魁北克省CFB Valcartier陆军基地的赶赴战区。多年以来海外部署的经验令加拿大拥有一支规模不大但富有战斗力的地面部队。加拿大陆军的每个旅(brigade)级战斗单位都由三个步兵营及以下担任支援任务的炮兵、装甲、工程兵团级(regiment)战斗单位组成,另外还编制有一个补给营(battalion)、一个旅部及其通讯中队等其他支援单位。在收复魁北克的行动之中加拿大陆军还有一个战术直升机中队和野战救伤车队支援第5机械化步兵旅的行动。

欧盟方面并非不清楚加拿大陆军第5机械化步兵旅的行动可能对远征军的顺利登陆造成的影响。但是由于这支部队主要由魁北克的法裔居民组成,其“法语军旅”的称号,使巴黎想当然的认定可以利用魁北克的独立运动倾向诱引这支部队阵前倒戈。但是显然最终结果令欧洲人失望了,在法国军团漫天抛洒的法语传单和高音喇叭的鼓动之中,加拿大陆军第5机械化步兵旅的装甲车毫不留情的碾碎了“魁北克解放阵线”那些乌合之众组成的外围防线,直扑欧盟军团立足未稳的登陆场。

从圣查尔斯河口西北岸的Balturo & Beaupoot港区到南岸的泊位,加拿大陆军的多个轮式步兵战车突击群甩开了深陷于巷战之中的步兵分队直插港区。与前期潜伏的法国外籍军团展开了殊死的攻防,而更为惨烈的争夺则集中于圣劳伦斯河左岸的Vieux Potr港区和Anse adx Foulons港区,受拉布拉多寒流的影响,圣查尔斯河在冬季有4个月的冻期,虽然天气在这几天转晴,货轮可以勉强通行,但在满是浮冰的水面之上,满载着法国陆军第7机械化步兵旅主力的滚装货轮已经只能缓慢的行使着。已经登陆的法国陆军第7机械化步兵旅第2装甲团1个连的13辆“勒克莱尔”2型主战坦克成为了法国陆军手中最为坚实的防御基础。这些全重53吨的钢铁猛兽宛如法兰西曾经纵横中世纪的重甲铁骑,在圣查尔斯河畔一次又一次的击退着加拿大陆军夺回港口的努力。

或许加拿大陆军会后悔自己出于虚荣的心理,将从德国接收的20辆升级后的“豹”2A6M型主战坦克,部署到了阿富汗战场,以至于国内的部队所装备的依旧是上个世纪70年代年交付的德制“豹”1C1型主战坦克,虽然这些主战坦克后来使用新型炮塔升级成“豹”1C2型主战坦克,外型和防护能力上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依旧与“勒克莱尔”2型主战坦克存在着难以跨越的代差。在圣劳伦斯河左岸,法国陆军一个连的“勒克莱尔”2型主战坦克便击溃了加拿大陆军第5机械化步兵旅主力装甲团的攻势。在日落之前,在被战火侵蚀的魁北克市,断壁残垣之间到处可见加拿大陆军被击毁的各式装甲战车的残骸。而港区对于那些苦战了一天的加拿大士兵来说却依旧还是那么遥远。

战斗毫无疑问的进入相持阶段,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胜负的天平只取决于谁能更快更多的获得有生力量的支援。在被炮火夷为瓦砾的港区,以法国陆军第7 装甲旅为主编组的欧盟远征军第一梯队的3个团级部队—第2 装甲团、第35步兵团以及第8炮兵团在几乎不间断的炮击和空袭之中,陆续登陆用他们的血肉和钢铁一起构筑起了欧洲人在阔别近200年之后在北美的第一个登陆场。而在他们身后,法国陆军还有3个旅的部队正在泛海而来。而在魁北克的外围加拿大陆军第2机械化步兵旅正从设于安大略省东部CFB Petawawa基地全速集结而来,紧随其后的则是部署在美国本土东部的美国陆军的本土集团军群。

虽然五角大楼有意将部队改变为行动部队(UA)、应用部队X(UEX)和应用部队Y(UEY)的全新模式。但是显然那些停留在纸面上的蓝图已经赶不上这场战争了。庞大的美国陆军此刻依旧在陆军部和陆军参谋部的领导,其下采取战区陆军、集团军群、野战集团军、军和师以下部队或分队的编制模式。在匆忙建立的北美战战区联合司令部的协调之下,美国陆军重建了第12集团军群。

美国陆军集团军群是战时为了便于指挥,在较大的战区内由数个野战集团军合编而成的战略军团,平时则没有这级部队。集团军群所需兵力取决于战区的基本任务、作战范围、作战地幅的特点和敌情等因素。其编制除了包括类似于战区陆军部队司令部所编辖的各种职能部门和直属部队外,通常都由2-5个野战集团军、若干个独立的军或师,以及根据群属兵力大小所必需的战斗支援和战斗勤务支援部队编成。美军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组建过3个集团军群,此此重建的第12集团军更是在布雷德利的指挥之下,横扫法国北部、解放卢森堡和比利时,突破“齐格菲防线”攻占鲁尔区,在易北河与苏联红军会师。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硝烟散尽之后,规模庞大的集团军群便退出了美国陆军的作战序列之中,再也未被组建和部署过。

对于约翰.歌斯特总统要求美国陆军进入战时动员状态的命令,五角大楼曾一度表示难以理解。在他们看来欧洲远征军在魁北克的军事行动至多不过是一次牵制美国反击力量的佯动而已。毕竟在五角大楼的心目之中,在没有从美国强大的海、空力量手中夺取制海权和制空权之前,欧盟陆军至多只能象在魁北克那样进行小规模的偷渡和突袭。

“一旦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对于欧洲各国来说将无疑是一场灾难。无论是工业潜力和资源储备,我们都拥有着绝对的优势。更为严峻的是而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太平洋方向的军事力量依旧毫发无伤。虽然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开始在第一、第二岛链之间集结力量。但是在战局明朗之前。这两个国家并不会急于采取行动。而在迈克.李总统的任内,我们在东亚构筑的恐怖平衡更将有效的制约这些国家的军事调动—我们的军队虽然撤出了韩国和日本的军事基地,但这两个国家自身的军事力量依旧将长期而有效的牵制着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决策。”但是约翰.歌斯特却清楚的看透了欧盟的底牌。

作为曾经的盟友,欧洲各国显然清楚美国的战争潜力。而俄罗斯和中国在目前的情况下也不会急于火中取栗,在太平洋地区发动攻势。毕竟在美国军队撤出东北亚地区之后,在第一岛链之内,互相的猜忌和领土的纠葛已经令韩国和日本与中国形成了恐怖的平衡。无论是那一方,都没有可能无视自己身边的威胁,投入到针对太平洋彼岸的美洲战场上来。而面对一个团结一致的欧洲,俄罗斯更多的要考虑的是自己西部边境的安全,毕竟历史上真正令这个世界上领土面积最大的感觉陷于毁灭边缘的打击都是来自于西欧的霸者—条顿骑士团的重装骑兵到西吉斯蒙德三世(注1)的飞翼骑兵,从拿破伦的近卫军到希特勒的党卫队,俄罗斯的土地之上留下过太多欧洲人的足迹。因此如果可以选择莫斯科可能更愿意看到欧盟和美国两败俱伤的结局。

那么对于欧盟来说可作的选择便屈指可数了,他们只能在美国这台恐怖的战争机器完成预热之前,摧毁他才能保证自己最终不会被它所吞噬,即便不能摧毁这台机器的全部零件,至少也要它施展威力之前尽可能的削弱它。那么登陆北美,发挥欧盟各国在地面部队上的优势,尽可能将战火烧向美国的腹地。基于这种考量,欧洲人只能选择不吝啬损失和伤亡,竭尽所能的向北美大陆投送力量。

这将是一场生死时速的末日赛跑,欧洲各国动员了几乎全部的海、空运力量向登陆场—魁北克进发。就在法国陆军第7装甲旅从货轮之中驶上加拿大本土的同时。更为庞大的运输船队已经从欧洲本土出发,全速向北美驶来,而欧洲欧盟各国为了在北约框架内克服空运能力不足所建立了战略空运组织机构更倾尽所能,突破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的层层拦截,飞越阴霾的北大西洋在魁北克的天空播下希望的伞花。

当驻防纽约德拉姆堡的美国陆军第10山地步兵师2个旅级战斗群率先登机,在从兰利空军基地起飞的美国空军第1战机联队的F-22A“猛禽”型战斗机的掩护之下,紧急驰援加拿大的同时。法国陆军第11伞兵旅及第13龙骑兵伞兵团也在魁北克各地展开了大规模伞降。这无意是一场华丽的死亡圆舞曲,超过1/4的欧盟运输机在北大西洋的上空被击落,而即便顺利降落在战场之上的法国士兵也要面对来自空中和地面的双重杀伤。在紧急会议室内约翰.歌斯特总统和美国政府的首脑们便亲眼目睹了一段从AC-130H型空中炮艇机上拍摄的惨烈场面,白茫茫的大地之上,数百个还未来得及收揽的绚烂伞花,在不停环行飞行的AC-130H型空中炮艇机的M102型105毫米榴弹炮、博福斯L-60 40毫米速射炮的炮火之中被无情的收割了。除了在魁北克实施空降之外,德国陆军KSK特种突击队在美国本土东北部的新英格兰地区的缅因州实施伞降,牵制美国陆军在这一地区的行动。

欧盟远征军在加拿大东部地区的空降行动,在48小时内在魁北克附近投送了近3个旅的精锐伞兵,虽然伤亡惨重但却有效的策应了魁北克欧盟登陆部队在正面战场的行动,在美国陆军的增援抵达之前,欧盟远征军已经完全控制了魁北克市,并将战线向蒙特利尔方向推进。而美国第10山地步兵师的抵达只是暂时阻挡这些欧陆铁骑的进攻。

因为在北大西洋之上,另一场空前的恶战同样如火如荼。不顾航程上的限制,欧盟各国集结起了空前规模的海狼集群—2艘法国海军提前服役的“梭鱼”级攻击型核潜艇、3艘“红宝石”级攻击型核潜艇、4艘德国海军U212A型多用途常规动力攻击潜艇、7艘U206A型常规动力攻击潜艇、2艘西班牙海军的S80型常规动力攻击潜艇、3艘“西北风”级S70常规动力攻击潜艇、2艘葡萄牙海军的德制209PN型AIP动力攻击潜艇、2艘意大利海军的德制212A级AIP动力攻击潜艇以及3艘荷兰海军的“海象”级常规动力攻击潜艇组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弧线穿越美国海军在大西洋中部的曾经用于防御前苏联红色海狼的海底声纳基阵,向着美洲大陆逼近。而在它们的身后还有更为庞大的海军舰艇和运输船队。冷战时代苏联和华约集团没有作到的,今天由自己的盟友来完成,这何尝也是一种讽刺。

为了阻挡它们的前进,美国海军大西洋投入了所有可以动员的兵力,但是面对着新世纪的“无敌舰队”,大西洋舰队耗尽了所有的战力,却依旧无法阻挡敌人靠近北美的海岸线。在摧毁了欧盟舰队两个航母战斗群—意大利海军的“朱塞佩.加里波第”号和西班牙海军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轻型航母之后,幸运的“大R”—“企业”号航母战斗群也最终在欧盟海军航空兵和潜艇部队的联合绞杀之下被彻底的摧毁了。通望美利坚的大门终于被艰难撞开了。满载着地面部队的运输船队在魁北克和蒙特利尔一线登陆,那是12个旅级规模的欧洲精锐部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