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与马明哲

江南为枳 收藏 6 132
导读:马克思看马明哲 同样是工作,报酬的高低由什么决定?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来解释一下。 首先,作为无产者,工作获得的报酬,是否由我们付出的劳动的多少决定的呢?这个问题的另一个问法是:所谓的“报酬”是否就是我们出卖劳动的所得呢? 举个例子来说一下。 中国平安老总马明哲先生年薪6000万。我妈妈是一名技术学校的教师,一年工资大概两万多。如果劳动真的是可以出卖的商品,那么商品的价值应该建立在生产它的必要劳动时间上。那么,马明哲先生的劳动时间是否是我妈妈的三千倍

马克思看马明哲


同样是工作,报酬的高低由什么决定?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来解释一下。


首先,作为无产者,工作获得的报酬,是否由我们付出的劳动的多少决定的呢?这个问题的另一个问法是:所谓的“报酬”是否就是我们出卖劳动的所得呢?


举个例子来说一下。


中国平安老总马明哲先生年薪6000万。我妈妈是一名技术学校的教师,一年工资大概两万多。如果劳动真的是可以出卖的商品,那么商品的价值应该建立在生产它的必要劳动时间上。那么,马明哲先生的劳动时间是否是我妈妈的三千倍?我妈妈周学时八,那么马明哲先生每周上班两万四千个小时?他一周能干一千天的活?


我上面的质疑显然是错误的。因为我忽略了马克思先生对劳动的分类,即劳动分为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简单劳动是指不需要经过特别学习和训练的劳动。复杂劳动是指包含着较多的技巧和只是的运用,需要经过专门学习和训练的劳动。在同样的时间内,复杂劳动是强化的或加倍的建党劳动,从而比简单劳动创造出更多的价值,所以少量的复杂劳动可以和大量的简单劳动相等。


但是,即使马明哲先生可以认为自己的劳动比我妈妈的劳动复杂三千倍(姑且不论这个比例是否会让我妈妈觉得自己的劳动受到了侮辱),那么他的工作比起中科院的那些院士呢,是否他的工作也比那些院士复杂数十倍乃至数百倍呢?


此外,以供求关系也无法解释上面的现象。马明哲先生再了不起,中国和他同样优秀(甚至比他更优秀)的管理者有的是,数量要远远高于中科院的院士。如果现在马明哲先生辞职不干了,马上会有成百上千的合适的人选去坐他的位置,马明哲先生自己想必也不会自恋到认为“如欲平治中国平安,当今之世,舍马明哲其谁也?”。


那么,是否可以认为劳动报酬应该和自己创造的价值成正比呢?


我们必须承认,有时候很少的努力和付出就会有很大的回报,有时候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取得巨大的成功。但是如果真的按照这个原则作为薪酬支付的标准,那么,这样的位置给谁坐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了。这种捡便宜的事情,谁都想做,而且谁都能做,HR部门只要做些签,让大家抓就好了,职位的赋予就会变成和体育彩票一样(之所以用体育彩票打比方,还有一个原因:这样很容易引起西安体彩式的作弊,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没有严格的制度,很难保证公平)。但是事实显然也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么,马克思会怎样解释薪酬的不同呢?


马克思先生天才的区分了“劳动” 和“劳动力”的概念。劳动是存在于人体之中的能力,它不同于劳动,劳动是劳动力发挥的过程。如果用物理学的概念打个比方,劳动力是“能”,劳动则是“功”。劳动者出卖的不是“劳动”而是“劳动力”(否则资本家就没的赚了),相应的,劳动者获得的酬劳也应该是劳动力作为商品的价值。


劳动力的价值是由劳动力再生产所必须的生活资料的价值决定的。


它包括三个部分,


一,劳动者本身所必需的生活资料价值,用于劳动者体力和脑力的恢复


二,劳动者养育子女所必需的生活资料价值


三,劳动者受教育和培训的费用。


此外在劳动力的价值决定上,还包含着历史的和道德的因素,即劳动者必要的生活资料的种类和数量,不仅指人的生理上的最低需要,而且指在一定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维持劳动者正常生活的需要,因为它与这个国家或者地区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相关。这是劳动力不同与其他商品的一个重要特点。


这是否可以解释马明哲先生的巨额薪金呢?


实际上,仅靠前三条显然解释不了现在绝大多数人的薪酬。什么是“必须”,解释起来过于多样化。比如,好利来蛋糕算不算是生活的必需?液晶彩电算不算是生活的必需?送子女出国留学算不算是必需?自己去读MBA算不算是必需?如果我们认为这些不算是“必需”,“必需”指的只是保持人最低限度的生活,那么现在中国绝大多数工作者的薪金都远远超过必需。


关键在于“此外”。


我认为,历史和道德的需要在薪金问题上扮演着决定性的角色。


尽管从管理学理论上来说,应该通过岗位分析和岗位评价,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科学方法确定岗位能级层次,对岗位的“相对价值”进行分等排序,然后以此为根据,最终实现公平报酬。但是,实际上很少有企业这样做。因为在工作分析中,要确定很多因素,比如,承担的任务和责任,工作量,工作环境,完成工作需要的知识水平等等,一方面,很多因素本身很难量化比较。加工一个轴承需要和做一个财务报表,哪个需要的知识多?哪个工作量大?哪个责任重?这些都是仁者见仁,无法比较的;另一方面,即使这些因素均可以单项比较,如何确定各个因素的权重,却是模糊而不确定的。一个炼钢工人所需要的知识显然没有一个会计多,但是他的工作环境却远比会计差,那么知识和环境在薪酬付给中究竟应该各占多大的权重呢?


一个真正客观的岗位能级分层需要大量的统计数据和社会学工作,一般的企业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历史和道德才是薪金的决定因素。以历史为基础付给薪金避免了大量的计算,而且也显得有理有据,同时也有利于企业本身的稳定。至于以道德为基础,即以社会对某个职位应该获得薪金的期望,决定实际薪金的付给。这样的薪金付给,不仅更有说服力,而且带有一定的强制性,其中一个隐含的逻辑是“你觉得我这儿给钱少,你去别人那儿啊,还不是一样的”。


对于马明哲先生的薪酬,我觉得以历史和道德的因素解释会更加符合实际情况。一方面,世界上的大企业(主要是欧美企业)高管的薪水都比较高,马明哲先生在其中决算不上是拿的多的。另一方面,中国国企的历史以及目前的社会舆情都不支持马明哲先生获得如此高的薪金。矛盾的焦点即在于此。



我的博客 www.vergangen.blog.sohu.com

以及 www.bullog.cn/blogs/vergangen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