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2/


小沙西知道义父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父亲商量,没有来得及问原委,应了一声急忙跑了出去找自己的父亲。

当小沙西刚刚走出房间几步就看到不远处的父亲一边沉思着一边向他的方向走来。芒塔现在还在思考着刚才和玛卢戈交谈的情形,或许因为玛卢戈曾经一度对自己产生误会,芒塔还不时的笑了出来。

“父亲,我正要找您呢。”小沙西急忙的说道。

“哦,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看把我家小秃鹰急的。”芒塔看到儿子急急忙忙的样子笑着说道。

沙西咽了一下口水说道:“不是我有什么要找您,是义父他有急事要找您。”

“什么急事?”芒塔听说子夔有急事4要找自己,已经猜出来一定不是寻常的事情。

“不知道,我看义父很着急的样子,根本就没有来及去询问。您还是自己去问吧。”小沙西也是一脸很迷茫的样子说道。

沙西刚刚离开去找芒塔子夔就走到地图旁边不断的思考着上次战斗时的场景,企图从中找出些什么异常好不断的去完整自己的的思考。不过当他刚刚才陷入思考就被突然近来的一个人给打断了自己的思考,他抬头一看来人不是旁人正是让小沙西去寻找的芒塔。后面沙西紧跟在旁边。

“你来的正是时候,我有一些不确定的事情需要和你一起参详一下。”

接着子夔把自己的想法,更贴切的说是根据高戈提供的情报汇总出来的猜测统统的向芒塔详细的说了一边。

听完子夔的想法芒塔不断的在屋内跺来跺去,他在思考着子夔说的每一个细节以及依据,他和子夔有着同样的感觉,不过也和子夔一样。他现在还不敢妄下定论。俗话说“兵者鬼道”任何事情是不能简单的依靠表象得出结论,万一自己一方的猜测出现一点差池自己的军队就会在战场上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你的消息是否可靠?”芒塔凝视着子夔问道。

“不会出现错误。我的弟兄通过望远镜亲自侦察得到了。”子夔很肯定的说道。

听完子夔的话,芒塔又一次陷入了思考,屋子内现在安静极了,只能听到芒塔跺步的声音,子夔和小沙西的眼睛也随着芒塔走动的方向有规律的一定着。屋内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时间也停止了跳动,这样的情景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他们三个人都已经不清楚到底是一分钟还是一个小时了。突然芒塔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和他往常一样,起初是很缓和的轻声微笑,后来就是毫无遮掩的嚎啕大笑。子夔看着芒塔的举动知道他已经理出了头绪轻声的问道:“是不是想出什么了?”

“不错,我想你也很肯定了吧。”芒塔直视着子夔说道,言表之间显出了无比的自信。

子夔看者芒塔自信的眼神并没有说话,俩似乎都看透了对方的心思一样,同时笑了起来。沙西`还不能理解他们是什么意思,摸着自己的小脑袋疑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和义父。他并不明白眼前的两位长辈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梳理的清清楚楚。

“你们到底是怎么了,这么高兴,有什么高兴事告诉小秃鹰,也让小秃鹰也高兴高兴呀。”沙西娇声的说道。孩子气十足,根本就没有了之前的小英雄气概。

“哈哈,小家伙就你灵,哎,这个嘛。。。。。。”芒塔假装为难的说道,“这个嘛,现在还不能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听了芒塔的话,沙西一脸失望的转向看着子夔希望他能够告诉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让他们这么高兴。

子夔还看不出沙西 的想法?也是装做无奈的样子说道:“别看着我呀,在我这里也是赎难相告。”

眼看着不能知道父亲他们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了,小沙西自我宽慰的说道:“不告诉就不告诉,我还不想知道呢。”

等沙西说完俩人看着沙西天真的样子又大笑了起来。子夔道:“看来咱家小秃鹰生咱们长辈的气了。”

沙西知道在长辈面前已经没有什么便宜可以占了,也懒得辩解。

话归正题,已经推测出对方出现的情况,芒塔和子夔又商量起来如何的利用敌人出现的这一新情况。

而回到营地的蒙特和奥朗德由于损兵折将被自己的主帅亨利骂的是狗血淋头,虽然二人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中都对亨利的话不屑一顾,他们仍然认为这次战斗的失败和亨利的指挥不当有着密切的原因,在孟特看来,亨利糊涂的使用奥朗德是这次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正是因为奥朗德的隔岸观火才使自己损失惨重,如果援军能够按照起初的约定,一旦自己被敌人发现,便马上援救,就算没有达到原先的目的也不会遭到这么大的损失。

而奥朗德认为就是因为这个老家伙采纳了古里斯的馊主意才导致了这次战斗的失败,在他看来亨利已经到了该退休的年龄,现在让他领兵打仗显然已经极其不合适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这个军队不全军覆没才是稀罕事情,于是在他心中萌发了赶亨利下台的想法,如果自己现在就有这个实力的话,亨利一定会马上坐上回国的轮船,永远的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虽然二人心中各有打算但是也很“认真”的听着亨利的教训。亨利指着他们的鼻子还在不断的大骂着。过了很长时间,或许是骂的累了,亨利喘着粗气说道:“还不给我滚!怎么觉得不解气吗?废物们!”

听到让自己退下,两人知道暴风雨终于过去了,松了口气向营帐外走去,两人相视一看,眼光中充满了对对方的轻视和仇恨。

这次一役,亨利损失惨重,虽然他报仇心切,但是也清楚现在最忌讳的就是失去理智的茫然报复,只好命令手下,坚守不出。一求再有良策。在他心中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敌人会突然变的如此强大,他不知道为什么一个野蛮的部落能够让自己和自己强大的军队一次次的受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