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扯《水浒》——处境艰难地小吏

"出自北门,忧心殷殷。终窭且贫,莫知我艰。"这是《诗经。邶风》中一首描写小吏生活贫穷艰难的诗歌,它可能是中国现存最早写小公务员生存的文学作品。在礼崩乐坏的春秋时期,诸侯不尿国王,大夫和各地封建主也不尿诸侯,做一个小国的 小吏,确实没有多少生财之道,也没有多高的社会地位,他不得不慨叹:"王事适我,政事一埤我。我入自外,室人交遍谪我。"不但要做牛做马一样干没完没了的活,而且要受人奚落指责。





宋代的经济文化繁荣胜于以前任何一个时代,在商品经济比较发达的时候,公务人员寻租的机会要多得多,可以包揽官司、敲诈农商,这时候的小吏比《北门》中的小吏要好一些;大多做吏要么如李逵那样纯粹为一碗 饭吃,要么如宋江、戴宗、施恩那样,将手中的公权力私有化,从而保护自己的家族或者以此为保护伞经营特殊行业。但没有制度化的保障,他们的社会地位仍然卑微,在科举出身者的眼里,无非是群奴才而已。




宋江一怒杀了阎婆惜以后,逃到家里避祸,朱仝等人来庄园找宋太公,太公出示了文书,说他和宋江已经脱离了父子关系,因此不负任何连带责任。《水浒》中道:"原来故宋时,为官容易,做吏最难。为甚的为官容易?皆因那时朝廷奸臣当道,谗 佞专权,非亲不用,非财不取。为甚的做吏最难?那时做押司的,但犯罪责,轻则刺配军州,重则抄扎家产,结果了残生性命,以此预先安排下这般去处躲身。又恐连累父母,教爹娘告了忤逆,出了籍册,各户另居,官给执凭公文存照,不相来往 ,却做家私在武里。"



这就是官越大越好当的道理,做吏的风险这么大,为什么还能网罗宋江这样有能耐的人?主要是他们通过各种方式最大限度地降低风险,最大限度地扩大收益。如宋江等人和父母在法律上断绝关系,跟现在某些官吏在老婆犯事后闹个假离婚一样的 道理。顶着这样大的风险做吏,如果不好好地捞一把,那还不如回家做个田舍翁。所以我们看到施恩父子和张团练争夺"快活林娱乐公司"的经营权,戴宗让每个犯人必须交"见面礼"的潜规则。




小吏承担的风险和付出的成本一般会想方设法转嫁给老百 姓,就如现在所说的"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各个部门布置达标、搞各种检查,最后多要落实在乡镇,乡镇干部要应付上面的大佬们,免得因为工作不力而受处分,必须通过各种名目将成本分摊到农民头上。其实,现在的小吏也不容易,收容 制度害死了孙志刚,李思怡被饿死,上法庭受审判的好像都是派出所副所长或者一般警察这样的芝麻官,不但受审的小吏们心里不服气,恐怕其他小吏也有兔死狐悲的感觉,既然冒着当替罪羊的危险,那还不利用机会大捞特捞?





宋江这样的小吏,尽管见多识广、心狠性狡,但他们的经验多是底层经验,也就是说对江湖上的事情明明白白,对基层政府的运作清清楚楚。知道如何瞒上欺下,如何结交三教九流,如何化解风险。如宋江凭的就是"仗义疏财",到了江州结识了戴 宗、李逵后,就会一路使银子,柴进庄上遇到武松后,也是用金钱笼络武松。--这方法应当是放之四海皆准的普遍真理,但如何使银子,如何走门子,基层和庙堂还是有差别的,像宋江这样的能吏,用结交晁盖、李逵、武松的方法去京城,就不 太灵光了。



宋江每次离开梁山出去私访,喜欢带四个人。前两个自然是落难时结交的死党戴宗与李逵,戴宗是他第一心腹,而且就如蒋氏的戴笠,是个情报头子当然要十分仰仗;李逵不但忠心耿耿,更兼武艺出众,是最好的保镖。另外两位就是燕青、柴进, 这两人的优势是宋、戴、李三个小吏最缺乏的。燕青长于大城市,是著名大企业家卢俊义的心腹,相貌英俊,精通各种方言,了解各地风月,连李师师这样阅人无数的花魁也一见倾心,可见其魅力。宋江这样的人顶多能在山东县城里的卡拉ok厅里 摆摆谱,到了北京的"天上人间",他就傻眼了。



你看他们一行到了东京,见到了李师师。"但是李师师说些街市俊俏的话,皆是柴进回答,燕青立在边头和哄取笑。""酒行数巡,宋江口滑,揎拳裸袖,指指点点,把出梁山泊手段来。柴进笑道:我表兄从来酒后如此,娘子勿笑。"这样的大台面,自 然只有柴进和燕青才能撑起来。




柴进骗过了值班的王观察头上的翠花(大内的通行证,那时没有照片只能如此),然后进了皇宫侦探了一番。这活只能柴进做,他是周世宗嫡传后裔,真的天潢贵胄,那种贵族气质梁山其他人物谁也学不会。




戴宗已经够能干的吧?拿着伪造的蔡京信件来见蔡九知府,当知府问他在蔡府见了谁,他杜撰在蔡府,早晨寻见了一个门子接了书信,一会又是这个门子接待,次日又是这个门子交给回信。




金圣叹批阅道"寻见二字好笑,写得如市之门,可张罗雀。""只是 这个门子,如贫士仓头相似",一个常常处在基层的监狱官,他如何想象的出相府的气派?就如笑话中将农民想象皇帝的日子就是每天吃油条,用绸缎擦屁股一样。蔡九更加相信书信是假冒的,他骂戴宗:"门子小王不能够入府堂里去,但有各处来的 书信缄帖,必须经由府堂里张干办,方才去见李都管,然后递知里面,才收礼物。便要回书,也须得伺候三日。"可怜的戴宗 ,可怜的小吏,这样繁琐的办事程序让小地方的人如何了解,尤其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发达。



宋江后来极力诱柴进、卢俊义、呼延灼这些高层次人才上山,有经济的、军事的考量,但不可忽视的一种原因他是希望改变领导层多是低层次人物构成的状况。靠这样的人起事可以,做大就不行了。太平天国一直坚持用紫荆山起事的两广老兄弟, 视儒士如狗,焉能不败?



聪明的草寇是不甘心永远做草寇,一有机会就会极力改变其核心层的组成。刘邦靠沛县一般小吏起家,但能网罗天下贵族,如韩贵族后裔张良;朱元璋是个叫花子,但他手下的宋濂、刘基、李善长等人无论学问、声望、智慧都是人中之杰。以往的 历史课常常说农民起义成功后被地主阶级夺取胜利果实,但是只有这样王朝才会命长一些,一直坚持是个农民政权恐怕国祚不会多长。刘邦进咸阳还爱和樊侩那些老乡喝酒赌钱,哪像个皇帝,有了叔孙通,大汉王朝才有点气势。





宋江很自卑,所以不论对柴进、卢俊义,还是对高俅,一再称自己是"文面小吏",他证明自己地位的方法绝不是聚集越来越多李逵这样的人,--这些群氓只能利用一时,而是需要号令更多柴进、卢俊义这样的人。就如没学问的人总在名片上写着 自己是"某某学博士",暴富的人用名牌把自己包裹起来。



小吏出身的宋江,当然不满足草寇的生活方式,他需要建章立制,需要外在的程式来强化自己的地位,于是排座次后便大力制作各种旗帜、依仗,让裴宣掌管军法。但最有表演性、最能体现权威的地方自然是朝廷,除了推翻大宋自己当皇帝外,只 有招安一途。宋江没有倾覆大宋的力量,他选择招安也符合一个小吏的人生理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