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进入狼窝?


院子并不算太大,但是,院子内的情景却让他们不住地惊叹,让人难以想像地在院子内停满了很多拉货的货子,还有两台和流芳一样牌子的高档轿子。院子很安静,除了他们几个外,便再也找不到任何的人影。有的时候真的让人难以理解,这么多的汽车,却看不到任何的一副忙碌的景像,反而显得太过于安静,静得有些诡异。


纶纶,我怎么越看越越有点不对劲呢。好端端的怎么一进来就把大门给关上了,像是有什么秘密似的,我有点怕。小芒扯了扯纶纶的衣角,神色紧张地说着。傻Y头,没事的,也许他们这样做只是另有原因罢了,反正我们现在不管他,实在不行我们不做了不就成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拿我们怎么样。纶纶摸了摸小芒的头,用眼神瞄了眼前面带路的墨镜男子。


也许此时的他也有一此后悔了,必尽,他们自己所看到的这些情景,都无法在自己的心里得到完美的解释。为什么当他们一进入院内,墨镜的年子就很快地把院子的大门关上了?为什么只看到院子内停满的各种车子,却看不到人影忙碌的景象?然而现在自己已经进入了院子,却只能见机行事了,不仅只是如此,为了不让小芒担心,不让小芒害怕,自己也只能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两人一直跟在带墨镜的男子后面。原来自己认为只是一个小小的院子,却完全出乎他们意料地,犹如进入了世外桃源般。院子正中的大门是通往更加宽阔的地方,两人在院子里转了一大圈,穿过了一条条走道,足足在院子里走了有十来分钟,才在一处装修得相当豪华的大宅子前停住了。


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座院子并不是像他之前以为的那般简单,院子里,仿佛就像一个大型的花园,随处可见的各种他们根本叫不出名字,也从未普见过的花儿整理地种植在走道的两旁。伴随阵阵冷风的吹过,带来淡淡的花香,多而不浓,就足以显示房主人对于花特殊的爱好了。整个院子,无法言说的奢华,原先他们经过的一处,还有处大型的露天游泳池,只是由于季节的原因,池面上早已积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层,整个游泳池,像足了一块巨大的镜子,在黄昏余光的渲染下闪光耀眼的银光。


快进去吧,我们老板叫你们先在里面等着,他马上就来。墨镜的男子,指着眼前的这座隐约间流露古朴的大宅子说着。宅子很大,就像一个年代久远的老房子,宅子正中,坐着一樽关公的佛像,怒目而视,神态何其逼真,淡淡檀香不由自主地传入鼻孔,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宅子四周,整齐地树立着四颗大柱子,四条闪着金光的金龙盘于大柱之上,眼前是一颗拳头大小的龙珠,四条金龙仿佛争想斗艳般,神态各异地竞先争夺着……


也许相较于流芳酒店内那古朴典雅的装饰,那刻意添加的装扮,眼前的这座古宅总会在不经易间流露自然的古色与古香,虽然大宅子像是从新装修了一般,样样装饰,都崭新而又明亮,但是,光凭这种种毫不乱加点缀的装扮,就足以让人想像其年代的久远。


两人在空阔的宅子内站了有一会儿,只一会儿的功夫,一名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拄着一根杖头雕着龙头的拐杖步履蹒跚地从边房走了进来。慈祥的笑脸始终演绎于他的脸上,任谁一看,便可以清楚地知道,眼前的这位老爷爷慈眉善目的样子,定是值得人们尊敬的角色。


两位年轻人,快快请坐。白发苍苍的老爷爷看着呆站着的两人,微笑地示意他们坐下……房子给予他们大多的惊讶,也许是他们长这么大以来看到的最为豪华而又古朴的老宅子。以致于他们完全已陶醉其中,忽略了老爷爷的存在。我说你们两小子,怎么听不到老板说的话吗,还傻呆着做什么,叫你们做下就给我坐下。刚才领路的那个带墨镜的年轻男子似乎非常不满纶纶与小芒忽略了老爷爷的存在,对着大他小喊着。


阿虎,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和人说话要和善一点,别动不动就大呼小叫的,可别不小心吓到人了。白花苍苍的老爷爷听到了墨镜男子的小喊,连忙不满地斥责道。


哦,不好意思,你这的宅子可真漂亮,我们都看得入迷了,所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们都没有发现,我们可不是有意的,还希望老人家见谅。纶纶和小芒从墨镜男子的小叫声中惊醒了过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不好意思地道谦。然而未曾见过多少世面的一对年轻人,却显然被刚才墨镜男子的小嚎给摄呆住了,眼神中流露丝丝的惊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